【历史的先声】论学术自由

·庄沙音·

……学术自由就是自由研究、自由讨论,不受非法干涉。反对学术自由的人,常把学术自由看
做是“随便”说话,是有害民族利益的,是洪水猛兽。这还了得?然而这是最俗流的看法,不值一驳。
学术自由是有益国家民族的,特别是对于现在的中国。欧美民主国家的学者也一向是维护学术自由
的,他们的这种斗争是和反法西斯的战争相互联系着的。只有在法西斯的国家才会把学术自由当做
是洪水猛兽!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日,希特勒攫得政权以后,首先便焚毁了各大学图书馆和公共图书
馆的图书。仅在柏林一地,就消灭了一万担科学书籍和古典文艺书籍。一切知名的学者,非遭放逐,
即遭屠杀。过去的德国在科学上曾经有过很大的贡献,现在却只剩下了一辈假借“遗传学”、“优生
学”、“人种改良学”的伪科学家。从此,德国便陷入反科学的黑暗时代。我们的反法西斯战争,在
文化的意义上,就是要维护学术自由,反对摧残人类的精神遗产——文化。中国是反法西斯侵略的
民主国家,中国需要学术自由,学术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奠基石之一。民主政治有极丰富的内容,如
选举,如黜官,如结社,如演讲。而学术自由就是民主精神与民主习惯中的最要紧的东西。我已经
读过张申府先生的《友声与民主》,他说:“我很相信,民主至少有两方面,一是民主政治或民主制
度,一是民主习惯或民主精神。一狭一广。二者当然相关,是互相制约、互为因果的。没有民主政
治,民主习惯大概不能普遍;没有民主精神,民主制度更恐不易实现。因此才所以特别需要今日要
求民主者,最好先就己身或自己团体尽可能的培养些民主精神,养成些民主习惯,以开创风气,以
为天下先,以为后世训”(《新华日报》1942 年 9 月 27 日)。这话我完全同意。我还要说:在大学里
提倡学术自由,就是为了培养民主精神或民主习惯,而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民主政治或民主精神。
干涉学术自由是不当的。自古以来,凡能提倡自由的时代,其学术必能昌盛。周秦时代学术最发达;
到宋朝,私人讲学之风甚盛,天下学子,闻风景从。到了清初,乾嘉诸老不闻政治,于是脱离现实,
专门从事古代经典之训释与考证;自由讲学风气,不复得见。民初的北京大学,是由蔡子民先生主
持的。其时提倡学术自由,蔚为风气,影响全国,收效后世。正如梁漱溟先生所说:“讲到他的器局、
他的识见,为人所不及,便从这里可见。因其器局大、识见远,所以对于主张不同、才品不同的种
种人物,都能兼容并包,右援左引,盛极一时,而近来其一种风气的开出、一大潮流的酿成,亦正
发育在此了”。有这种精神,文化才能发展、国家才能进步。

我们再说说外国的情形。譬如英国的牛津大学,一向以古老著称,学生教授还穿着中世纪僧侣
式的黑袍,并且还保持了许多过时的习俗与环境。然而牛津当局对于学生的求学,却是采取极端放
任主义的。几年前曾来中国的世界学联代表之一,英人傅路德先生,是牛津的毕业生。他曾对我说:
“牛津的风气已经变了,什么思想都有,什么政派都有,大家可以自由竞争,但绝不超越一定的范
围。”这是很好的。牛津绝没有一道一道的政府法令,政府也不把学生当做政争的工具,教授更不问
学生的党派。提倡教育独立,这才是真正的学术自由。

欧美民主国家尚且如此,我们中国是要超越欧美的民主政治的。国父考察了欧美民主政治以后,
认为还有很多缺点,所以才创造了国父的民权主义。那么,在中国,要有更大限度的学术自由,是
绝对应该的。

……

——《新华日报》1942 年 10 月 11 日

1942年10月11日, 12:00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