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抗战与民主不可分离

――祝第二届联合国日

自美国总统罗斯福去年宣布以六月十四日为联合国日以来,到现在已经一年。去年有二十八个
国家庆祝这一个节日。纽约曾有五十万人的空前大游行。今年联合国胜利在望,全世界对于这个节
日的庆祝,必定更加热烈,更加盛大。

人类的命运,现在处在决定的时机。决定人类的命运的,乃是此次大战的结果,这是人所共知
的事实。在此次全世界人类反对法西斯野蛮侵略者的神圣战争中,我们中国进行了对日抗战六年之
久,尤其是以劣势武器在敌后坚持至今的游击战争,乃是我中华民族所创造的伟大奇迹。我国六年
的抗战,诚如中国共产党在全面抗战爆发以前老早就指出的那样,一改我国在国际间的地位。从九
一八到八一三,由于卖国贼汪精卫之流把持国柄,勾结轴心,对外屈辱,对内反共,我中华民族曾
被人看做卑怯无能的劣等民族,但是经过了六年的团结抗战,我国却已经被列入世界四大强国之林
了。这种铁的事实,证明了中国共产党从九一八起就主张的对日抗战乃是完全正确的,也证明了当
时主张屈辱投降的卖国贼汪精卫之流是何等可耻。我们庆祝联合国日,我们庆祝联合国的胜利,庆
祝人类正义之胜利,也庆祝中华民族的强盛,庆祝抗战的胜利。

反对法西斯,不仅为了人类的现在,而且也是为着人类的将来。现在所进行着的世界战争,就
是法西斯主义的政治原则与民主的政治原则之间的战争。在这个战争中,自由主义与共产主义共同
在民主的旗帜之下反对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者赞成最广大的民主,这是无庸多说的了。而此次世
界战争爆发后美总统与英首相同拟的大西洋宪章,也规定了人类的四大自由,和免除一切穷困与恐
怖。联合国日发起人罗斯福总统在去年今日的演说中,再一次强调了维护人类四大自由的必要,他
说:“信仰人类共有之四大自由,乃吾人与敌人之主要分野。”又说:“人类共有之四大自由,乃人类
所需要之要素,正如空气、日光、面包与食盐之不可须臾或离,剥夺人类所有此等自由,则彼等必
将无法生存,剥夺其一部分自由,则其另一部分必将枯萎。”我们庆祝联合国日,就要维护民主。我
们庆祝联合国日,乃是为了拥护民主,为了反对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是这样一种政治原则,它
对外则主张“亚利安种族至上”或“八 一宇”的并吞,对内则主张“盲从领袖”、“全民政治”、“全
民经济”的独裁,反对共产党,压迫人民大众,一切民主自由被它摧毁无遗。不剿灭法西斯主义,
不确立民主主义于全世界上,即使这次战争胜利,还不能奠定人类永久和平。现在与将来不能分离,
抗战与民主亦不能分离,原因就在于此。

中国共产党,与全国人民一样,完全赞成在中国实行民主的政治原则。中国共产党在他的党员
所参加的地方政权中,遵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与抗战建国纲领,并把民主政治的原则具体化,
这就是三三制的民主政权。中国共产党并坚决主张:民主的政治原则应在全国实现,这不仅对于现
在的抗战有很大好处,而且对于全人类也有很大好处,因为我们中华民族是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
大民族,因为我国有很高的国际地位,我国的一切设施会对全人类发生极大的影响,对于将来的世
界和平发生极大的影响。

可是,正在庆祝第二届联合国日的时候,正在全世界高唱民主自由的时候,正在法西斯侵略者
快要倒台的时候,在我抗战阵营之内居然有人提倡类似法西斯主义的怪论,这岂不是奇怪之极么?

这些人所提倡的中国式的法西斯主义,以“中国文化至上”来代替希特勒的“亚利安种族至上”。
对中国以外的民族,重唱汪逆精卫的“以中国文化融化外族”的胡说。对中国国内,重唱希特勒的
“全民政治”“全民经济”“全民战争”和“盲从领袖”的滥调。这个中国式的法西斯主义,完完全
全像希特勒主义一样,公开反对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它也同希特勒主义采用同样的排外手法,自
称“继承民族传统,排斥一切外来思想。”在实际上,它对于中国的传统,只继承了唐之周兴、来俊
臣,明之魏忠贤、刘瑾等奸贼之特务政策的传统,继承了曾国藩、李鸿章等反对太平天国媚事反动
清朝的反革命之传统,继承了一切唯心论的反动学术传统,它所抛弃的,却是民主精神的传统,却
是岳武穆、文天祥等民族英雄的传统,以及中国五千年来学术史上唯物论的优良传统。对于“外来
文化”,它所真正要排斥的乃是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等进步的思想。而它在“排斥一切外来文化”的
面具之下,偷运进来的,乃是大量最丑恶的法西斯主义的私货,希特勒墨索里尼的私货。中国法西
斯主义者之所谓“继承民族传统,排斥外来思想”,实际上就是继承中外文化中一切丑恶方面的大成,
排斥中外文化中一切优良的成分。这就是现在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反动的政治代表们所提倡的中
国式的法西斯主义之内容。这种中国式的法西斯主义,居然自称为“三民主义”,实在可笑之至,实
在是诬蔑了孙中山先生的伟大学说的民主精神,实在是诬蔑了中华民族。

我们庆祝第二届联合国日的时候,我们心中充满了对民主自由的憧憬,对人类光明前途的希望,
我们心中也充满了对法西斯主义的仇恨,要在全世界扫清这个毒素,当然也决不容许它在中国猖獗
起来,以致将来再陷我民族于万劫不复的地步。

当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中的政治代表们企图提倡法西斯主义以毒害我民族的时候,为了使抗战胜
利,建国成功,我国文化界就有一个极其严重的任务,这个任务就是要加紧进行反法西斯的教育。
这是当前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但是如果那样设想,以为当前民主教育的目的主要是为着反封建,
就会走上另一极端,犯另一种错误。当前中华民族的主要任务,乃是打败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如果
有一时一刻忽视或忘却了这个现实,就是不对的。因此,我们所说的民主教育,乃是具体的、适合
中国目前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今后建设新民主主义中国的需要的那种民主教育,不能把它抽象了解
为一般的民主教育,一般的反封建教育。应知这种民主教育,不应成为一般的反封建的教育,而只
应为了抗日的目的成为一般地反对法西斯主义和特殊地反对中国法西斯主义的教育。否则,我们的
教育就脱离现实,脱离当前的战斗任务。其次,应该把这种教育,安放在争取民族解放和建设新民
主主义的新中国的现实的基础上,而不应把这种教育放在空洞的名词或概念(如平等、自由、博爱、
文化与科学的发展等)的基础上。在这里,我们也应紧紧地记着:民主与抗战是不可分离的,将来
与现在是不可分离的。

正确的进行抗战与民主的教育,反对德意日法西斯主义,反对中国法西斯主义,这就会大大的
增强力量,来争取抗战的胜利和建国的成功,这就会促进人类正义的胜利,促进神圣的抗日民族解
放战争的胜利,这就会帮助奠定将来的世界和平,和独立的新中国之建成,这才会更加提高我国在
国际间的地位,而对全人类的和平幸福作更大的贡献。

――《解放日报》社论 1943 年 3 月 14 日

1943年3月14日, 12:00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