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中国思想界现在的中心任务

中国思想界现在的中心任务,就是从思想上彻底打垮和消灭法西斯主义。中国思想界所以要提
出这个任务来,并把它作为中心任务,其重要的理由之一,就是为了战胜侵略我国的日本法西斯强
盗,使神圣的民族解放战争贯澈到底,取得最后胜利。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在思想上分清敌
我,不容丝毫含糊,不容在我们的抗战阵营之内还有人宣传法西斯主义或其亚种。不但这样,中国
思想界所以要提出这个任务来,并把它作为中心任务,其另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为了将来的建国,
建立三民主义的新中国,而不是法西斯的中国。或类似法西斯的中国。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必须
在思想上反对一种误国害民的思想毒素,这种毒素就是法西斯主义或其亚种,要与这种误国害民的
思想分清界限,不容丝毫含糊。只有在思想界肃清了这种毒素,才能达到“抗战必胜,抗战必成”
的目的。因此,这个任务,是中国目前思想界的中心任务。

法西斯主义是全人类的公敌,是全中国人民的公敌。同盟各国现在正与法西斯进行历史上空前
伟大的战斗,中国是进行这个战斗的最早一国。六年来的斗争,证明法西斯主义是中国人民不共戴
天的仇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彻底消灭这个敌人的。

为了彻底消灭这个敌人,不但需要武装斗争,而且需要思想的斗争,这就是对一切法西斯欺骗
宣传的斗争。

一切法西斯欺骗宣传的核心,就是假装的民族主义。希特勒、墨索里尼、日本军阀,都向他们
国内的人民宣传他们的所谓民族主义,但是这与真正的革命的民族主义,是毫无相同之点的。

法西斯主义者并不爱他们的民族。

希特勒毁灭了德国,墨索里尼毁灭了意大利,日本军阀毁灭了日本——难道这就叫做爱民族吗?

希特勒、墨索里尼、日本军阀使大多数的德国人、意大利人、日本人陷于贫穷、破产、饥饿,
剥夺他们的一切幸福和自由,最后又把他们抛入反动的战争的深渊——难道这就叫做爱民族吗?

希特勒、墨索里尼、日本军阀在他们的人民中间宣传复古、倒退、迷信、盲从、堕落、野蛮、
无理性、神秘主义,破坏了德国、意大利、日本原有的进步和文明——难道这就叫做爱民族吗?

法西斯的所谓民主主义,就是摧残民族、掠夺民族、强奸民族的主义。

法西斯主义者就是这样的一伙强盗,他们强奸了自己的民族,挖掉了她的眼睛和舌头,并且继
续在她的身上吸她的血,但是这伙强盗说,他们是最爱这个民族,他们是为这个民族的利益而奋斗。
如果这个被蹂躏的民族起来要求自己的生路,他们就说她是“叛逆”,说她是“分裂”了国家的“统
一”。

法西斯主义者所代表的,乃是少数的大金融资本家,他们公开垄断了全民族的经济和政治,这
种垄断比十八九世纪欧美的自由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坏百倍。但是他们却假仁假义地攻击
自由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他们不要脸地宣布他们所代表的乃是“全体”,他们的经济和
政治乃是“全民族”的经济和政治。

一百个人里面,九十九个人的利益不代表全体的利益,一个人的利益反而代表全体的利益,这
就是法西斯的数学。一百个人里面,九十九个人向一个人要求生存的权利,叫做“煽动阶级斗争”,
一个人剥削迫害九十九个人,反而叫做“阶级合作”,这就是法西斯的逻辑。

法西斯最后只有不要逻辑,用极端的唯心论和唯心史观来维系自己的统治。墨索里尼说:“法西
斯主义是宗教的概念,人们把握它不是用内在的直觉的报告的观点,而是依据至高无上的信条的观
点,用客观意志的观点。他引到个人的提高,是他自觉自己是精神界的一员。”

法西斯主义者对自己的民族尚且如此,对旁的民族的蹂躏就更不用说了。日本法西斯在中国所
宣扬的“王道”,我们中国人永远也不会忘记。

但是法西斯主义的末日已经来了。我们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类现在所进行的战争,就是灭绝
法西斯的战争。我们叫做民主阵线,因为我们不但现在反对法西斯,将来更反对法西斯,我们流了
这么多的血,就是为要实现民主的中国,民主的世界。将来的中国和将来的世界,一定不允许有无
论什么形式的法西斯的流毒丝毫存在。

这个思想,在大西洋宪章里已经有了确定的表现。大西洋宪章第六条规定“待纳粹的专制宣告
最后的毁灭后,希望可以重建使各国俱能在其疆土以内安居乐业,并使全世界所有人类悉有自由生
活,无所恐惧,亦不虞匮乏的保证。”以后罗斯福和丘吉尔又都再三发挥了这个论点。

我们中国不但在拥护大西洋宪章的华盛顿公约上签了字,并且还有孙中山先生全部反对法西斯
的遗教。

法西斯主义是否认民族平等的。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公开宣传非亚利安民族是劣等民族,
并且公开侮辱了中国:“真是出人意外,有人以为一个黑人和中国人因为学过德文,预备终身用德语
说话,及为某个德国政党投票,就可以变做德国人。这就是我们的种族开始不纯正。”但是孙中山先
生却再三说他的民族主义就是要打破民族间的不平等,就是要做到中国“同现在列强处在平等地位”,
坐到“中国境内民族一律平等”。

法西斯主义是冒民族之名来压迫剥削本国人民的。墨索里尼说:“法西斯革命创造力的根源就是
组合的国家,即经济力量完全划一于调和的国家,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在其中是根绝了的。”但是孙
中山先生的民族主义,却与民权主义民生主义密切结合而不可分离,所以孙中山先生批评辛亥革命
的根本失败,“就是由于当日同志仅仅知道注重民族主义,忽略了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的过错”。

法西斯主义既然要“根绝”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当然也就是要“根绝”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
法西斯主义认为民权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认为人民不应该有什么自由和权利。希特勒说:“大多
数人不得决定,只有少数人可以决定。”但是孙中山先生却主张少数人不得决定,只有大多数可以决
定,主张“以人民为主人,以官吏为奴隶”;主张“共和与自由,全为人民全体而讲,至于官吏,则
不过国民公仆,受人民供应,又安能自由!”孙先生不但坚持现在是“民权时代”,并且预言民权主
义“以后的时期很长远,天天应该发达”;中国只应该比法美更进步,造成俄国式的“最新式的共和
国”。在经济上希特勒党的政策大纲明白规定着“国家统治一切社会化的企业,如托拉斯等”。而希
特勒、戈林、墨索里尼、齐亚诺等也就在这样的“统制”“划一”之下成了最大的财阀。但是孙中山
先生的民生主义,却是要“四万万人都可以享福”,要“大家有平米吃”,要“耕者有其田”。

孙中山先生不但在理论上反对法西斯,而且在行动上反对法西斯。中国这样的民族,本是只应
该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的,但是还在民国十三年,居然就有个买办资本家陈廉伯,为了破坏孙先生
在广东的革命根据地,阴谋要求广州成立什么“法西斯蒂的政府”,孙先生不顾某些外国人的压力,
毅然决然地反对了陈廉伯,这就是有名的商团事件。孙先生如果活到现在,一定比以前格外痛恨法
西斯,一定是全中国和全世界反对法西斯的急先锋之一。

为了反对法西斯,为了贯彻反法西斯战争的目的,中国一切革命的民族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应
该联合起来,来加强抗日战争的力量,加强民族团结的力量。加强全国人民为光明的将来而斗争的
信心和热情。

在这个反对法西斯的大联合中,三民主义者、共产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应该是亲密的战友,因
为无论三民主义、共产主义或自由主义,都是与法西斯主义不能并存的。

“五四”和“五五”是中国民主思想的二十四周年纪念日,是孙中山先生在广州根据地就任非
常大总统的二十二周年纪念日。这三个纪念日这样巧妙地联合在一起,应该是思想界反对法西斯大
联合的一个象征吧。

中国抗日战争和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万岁!

中国思想界反对法西斯的大联合及其胜利万岁!

――《解放日报》社论 1943 年 5 月 5 日

1943年5月5日, 12:00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