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国际民主与国内民主不要分割

罗斯福总统在其致美国第七十八届国会咨文中,提到了美国国内右派反动分子的问题。他说:“真
的,如果这种反动发展了,如果要重演,而我们又回到一九二○年后的所谓‘正常’时代,那么,
我们敢断定,我们纵然在国外战场上克服敌人,但在国内也必屈服于法西斯主义之下”。罗斯福总统
在这里不但为美国国内提出了右派反动的问题,而且为其他许多国家国内提出了右派反动的问题。

我们敢说:许多重要国家国内的右派反动问题,决不止于是一个国内问题,这必然成为一个国
际问题。由于一个国家在国内屈服于法西斯主义之下,因而它在国际间也必然成为法西斯主义的支
柱,而不能为民主主义的支柱。以故目前讲求国际民主的人,首先就要讲求国内的民主。

国际民主既然与国内民主不可分割,所以要想参加到世界民主国家家庭中去的人们,就无法违
反国内民主的原则。因为今天世界上所最恐惧的东西就是法西斯主义。罗期福总统主张免除恐惧的
自由,应当首先解释为把法西斯的威胁和恐怖加以彻底免除的自由。如果任何国家国内关于法西斯
的恐惧,没有彻底免除,那就等于整个国际间关于法西斯的恐惧,没有解除。

无论国内的民主也好,国际的民主也好,都要从本质上表现,形式是次要的问题。从根本上讲,
民主就是人权。人权不外乎行使人民的权力以及享受人民的权利。人民无法行使权力,也就无法享
受权利。目前测量民主的程度,不仅是拿享受权利来做标准,而且是拿行使权力来做标准。我们不
要以为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仅仅是一个权利问题;实际上,这是一个权力问题。只有实际行
使这种权力;才能叫做享受权利。

在这次反法西斯主义的战争中,在英美两大民主国家中,绝大多数人民都感觉到他们国内的民
主非常不够。罗斯福在其咨文中提出要承认一个《第二人权宣言》。在保障人权方面,我们中国更应
当与我们的伟大盟邦——美国——竞赛。

再者,民主与和平是密切联系的。这就是说,国内的民主与国内的和平是密切联系着。同时,
任何国家内的民主与和平又与国际的民主与和平密切联系着。我们中国今天与英美两大盟邦比肩作
战。……因此,也就是为了国际的民主与和平而斗争。

——《新华日报》1944 年 1 月 19 日社论

1944年1月19日, 12:00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