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民主与国情

当清朝晚年,最初有人提倡洋务运动,主张学外国人造枪炮、办工厂的时候,曾遭受一种激烈
的反对。反对者并不能否认外国的确靠了枪炮机器而比中国强,但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
决不适用于中国。提倡洋务运动很坚决的薛福成在当时就曾如此说过: 或曰:以堂堂中国而效法
西人,不且用夷变夏乎?是不然。夫衣冠语言、风俗,中外所异也;假造化之灵,利民生之用,中外
所同也。

这个道理。到了现在看来,自然更谁也不能发生疑问的了。

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科学,却没有只适用于
某国的科学。外国的水是氢二氧一,中国的水也还是氢二氧一;外国的大炮是那样造成的,中国的
大炮也同样是那样造成的;外国在“声光化电”之学上已经研究出了许多道理,这些道理移到中国
来也还是有用。——既然外国已经先发展了这些科学,而中国还没有,那就没有办法,只好“用夷
变夏”一下,从头学起来。

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
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曾听见有一位乡下老先生说:中国人坐汽车
会发晕,这就证明汽车只是外国人的玩意。现在却有些已学会了坐汽车的先生们说:中国人民倘过
民主自由的生活,就会出乱子,所以民主只是适用于外国,不合国国情,岂不是同样荒谬么?

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
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
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
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所以,卜凯教授说得好:“民主方式即为科学方式,科学理论不分国界,对任何人皆可适用。”
孙哲生先生也说:“中国不能与世界分离,我们要与世界各国图共存,必须适应世界环境与潮流。”

——《新华日报》1944 年 5 月 17 日
原标题《民主即科学》

1944年5月17日, 12:00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