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以出版自由繁荣出版业:解除精神匮乏的不二法门

凡是常到各书店的门市部去看看、常常留意报纸上的书业广告的人,都能发现,目前出版业中
表现着极不正常的现象。无数的读者正渴望着读到能够帮助人认识现实解决问题的出版物,可是新
书新杂志都显著地减少。许多曾经每日出版若干本书的书店,现在只能日出一本乃至几日出一本乃
至完全不出新书了。在这出版业衰颓的情形下,大量地继续不断地印出来的只是“色情”作品和“公
报”式的书刊。前者以迎合低级趣味和麻痹读者为目的而到处泛滥;后者的出版对他们自己是“报
销”,对读者是蒙蔽欺骗,虽然并没有人欢迎,也源源不断地向市场倾销。于是出现了很多卖弄风情、
搔首弄姿的所谓“作品”,甚至《玉梨魂》《情书一束》也翻印重版;于是甚至有些官方的杂志书籍
大量印出来后,却堆在栈房里,任其霉烂。这些书本来只是糟蹋纸张油墨,并无什么人阅读。——
透过这种种反常的现象,我们可以听到读者的叹气、民营出版的诉苦和作家的呻吟。一般读者在艰
难生活中本已对书价摇头,但纵然出高价,也有无书可购之苦。正当的民营出版业已奄奄一息,陷
于绝境。许多作家能够也愿意供给为多数读者所欢迎的新作,然而终于只能搁笔或写些不关痛痒的
东西。看了这种种现象,怎能不使人忧怨、使人愤慨?一个国家的出版业情况就是这个国家的文化情
况、民主程度的最正确的测验器。目前出版业中的反常现象实在是严重的危机。中国人民在精神食
粮上也如在物质食粮上同样有匮乏的恐慌,而且是被迫着接受腐烂不堪的精神食粮,或甚至以砒霜
来代替。要走向民主,要走向胜利,要使中国不再是一个文化落后的国家,这种现象绝不能继续存
在。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中,人民一定能够自由地得到合于他们需要的读物,也就是一定有一个自由
的繁荣发展的出版业。或者说,以繁荣的出版业来供养人民的充分的精神食粮是自由的国家的一个
重要的标帜。——由这里我们就可以解释目前民营出版业困窘、出版物在质与量上都显着衰颓的现
象产生的原因。抗战打开了人民的头脑。人民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各种书籍。抗战开始的一年内出
版业繁荣的现象即由此而来。假如出版家能够不受任何障碍,继续自由地供应合于需要的书籍,广
大读者自然会全力支持他们。纵然物价高涨、百业艰难,但只要出版物销数多,定价仍可不致狂涨
过甚,自由的出版业也决不至于不能维持。

同时,在自由的市场上,不合现实需要、不受读者欢迎的出版物自然会淘汰,出版物在质上也
就一定能不断提高。固然一般市民中容或仍有一部分人倾向于低级趣味、喜欢无聊色情作品,这其
实是在过去任何时期都有的,不过当正当的出版业繁荣之时,投机出版物究竟只是少数,它们的读
者也有可能被引导向正当读物。只是因为现实的苦恼既助长了人们的不正常的心理,而正当的出版
业又萎缩不堪,才使色情书籍能够泛滥一时,几乎成为出版业的主流了。有心人固然为此扼腕叹息,
但未始没有人在暗中窃笑,以为得计。正本清源,要克服这种危机,也非使正当出版业自由发展、
正当出版品得到保障不可。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须彻底废除现行检查办法,还必须在纸张、印刷、交通运输各方面都
有充分自由的保障。在目前大后方纸的恐慌下,第一件要紧的事是如何发展纸业生产,而不是统制
纸张。在纸的统制下,平价纸的不均等的供应更加速了民营出版业的末运。再加上多数印刷所被控
制、邮寄运输上的重重限制,书刊未出之前先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既出后仍有被停止发卖的危险,
把民营出版业逼得一筹莫展 。这许多实际情况不改变,出版业衰颓的现象是绝对无法挽回的。

最近有三十家出版业联名发表紧急呼吁,他们沉痛地说,他们将“被迫从出版岗位上总撤退”,
要求当局给以纸张、印刷、邮寄、资金周转上的便利。我们以为他们的要求是极端正当的。这些出
版业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坚持岗位至今,是值得赞扬的。我们希望他们继续坚持,全国作家和广大读
者,一定都会支持他们的主张,来要求解除对于出版业的一切束缚,要求给出版业以自由和繁荣发
展的可能。

——《新华日报》1945 年 6 月 26 日
原题《出版业的危机》

1945年6月26日, 12:00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