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定一·

一位新民报记者问我:“有人以为,中国记者不如英美记者,你的意见如何?”我回答说:“我不
以为然。中国记者是并不逊于别国记者的。英美记者固然有他们的长处,但是中国记者,能在重重
压迫之下把人民所要知道的真实消息透露给人民,这种经验,这种本领,则远非英美记者所能及。
比如一棵树,生在平坦的地上,长得很高很直,是容易的,如果在石头缝里弯弯曲曲生长起来,虽
然样子矮小,却确是不容易。”我这里所说的中国记者,是指大后方的大多数记者而言的。

世界上为什么会产生现代的报纸?这是因为人民大众要求知道真实的消息。现代报纸是资本主义
社会的产物,几乎是同民主主义的思想同时产生出来的。专制主义者不要人民聪明懂事,只要人民
蠢如鹿豕,所以他是很不喜欢现代报纸的。新专制主义者,即法西斯主义者,他们比其先辈,就更
高明些了。戈培尔的原则,就是把所有报纸、杂志、广播、电影等完全统制起来,一致造谣,使人
民目中所见,耳中所闻,全是法西斯的谣言,毫无例外。到了戈培尔手里,报纸发生了与其原意相
反的变化,谣言代替了真实的消息,人民看了这种报纸,不但不会聪明起来,而且反会越来越湖涂。
看德国,不是有成千成万人替希特勒去当炮灰么。

所以,有两种报纸。一种是人民大众的报纸,告诉人民以真实的消息,启发人民民主的思想,
叫人民聪明起来。另一种是新专制主义者的报纸,告诉人民以谣言,闭塞人民的思想,使人民变得
愚蠢。前者,对于社会,对于国家民族,是有好处的,没有它,所谓文明,是不能设想的。后者,
则与此相反,它对于社会,对于人类,对于国家民族,是一种毒药,是杀人不见血的钢刀。

所以,也有两种记者。一种记者是为人民服务的,他把人民大众所必须知道的消息,告诉人民
大众,把人民大众的意见,提出来作为舆论。另一种记者,是为专制主义者服务的,其任务就是造
谣,造谣,再造谣。

中国有少数人,集合新旧专制主义者的大成,他们一面办报造谣,一面又禁止另一些报纸透露
真实消息。他们很怕真正的记者,因为他们有不可告人之隐,所以喜欢鬼鬼祟祟,喜欢人不知鬼不
觉,如果有人知道他干的什么,公开发表出来,或者说,把他所要干的事老老实实地“暴露”出来,
那他就会大怒,跟着就会不择手段。把外国记者放上黑名单,时时刻刻以有形无形的手段恐吓着中
国记者,叫他们“小心!小心!”就是这种手段的举例。

记者是应该“小心”的。但他们的“小心”,不应用来服侍专制主义者,而应用来服务于人民,
当人民的勤务员。人民是记者们最尊贵的主人。如果为这样的尊贵的主人服务,当然应该自觉的“小
心”。这种“小心”,不是不许发表真实消息,恰恰相反,是要竭尽一切可能,使消息能够十分真实,
使言论能够真正代表人民的意思。

在抗日战争中,人民是谁?就是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自由资产阶级、开明士绅、以及一切
爱国分子。他们就是国家民族的真正主人。专制主义者,则压迫人民,剥削人民,使人民求生无路。

》八年的历史,是一篇辛酸苦辣的历史。这些说不尽道不完的辛酸苦辣,是有代价
的,是有重大代价的。《新华日报》是人民的报纸的典型,他所受的压迫因而是一切压迫形式的最集
中的形式。但是,他也受到人民的爱戴,而且是最大的爱戴。

八年过去了。今后怎样办?

这样办:(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二)力求真实,丝毫不苟。
我希望《新华日报》这样做,希望大后方一切为民主而奋斗的记者这样做,并且希望给《新华
日报》以经常的指教批评,使它日益完善。我希望慢慢地在新闻界里创造出一种新的作风,就是为
人民服务的作风,力求真实的作风。以此作风,来革除专制主义者不许人民说话和造谣欺骗人民的
歪风。

——《新华日报》1946 年 1 月 11 日创刊八周年纪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