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灾难实在太深重了。在国民党反动派将近二十年的长期专政中,中国的混乱达到空
前未有的程度。前十年,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进行内战。结果,日本帝国主义打进来了。在抗战的
八年中,越到后来,国民党反动派越是抗战消极、反共反人民积极。日本一投降,他们就把他们在
抗日战争中保存的实力大量派出,全国大打。……

长期的灾难折磨着中国的人民,但同时也教育了他们。从二十年来的历史事实,他们深深地懂
得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专政不改变,中国就永远不可能安定,中国人民就永远不可能有好日子。这个
真理,不但中国的人民懂得,而且许多远隔重洋的外国人,也都逐渐清楚地了解了。现在,只有那
些舐刀口上的血来养肥自己的奴才们,才还在那里厚颜无耻地讲他们那个臭不可闻的“法统”。而三
国会议的决议,却不但要国民党停止内战,并且要它放弃一党专政、放弃它那个“法统”。

然而站在人民的头上、吸人民的血过活的国民党反动派。并不是轻易地就放弃他们的专政的。
恰相反,他们要用各种方法来继续维持他们的专政。内战是一种方法,制造暴行与血案也是一种方
法。今天,中国还不能安定的主要原因就在这里!

曾经有人提出这样的说法:“要变不要乱”。仿佛谁要把中国变得更乱似的。现在,官方豢养的
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共产党却希望天下大乱。其实,“要
变又要乱”的人是没有的。中国人民和它的利益的忠实代表者中国共产党,不但“要变不要乱”,而
且正是要“以变止乱”,而且知道只有变方能止乱。与这相反,“要乱不要变”的人却是有的,那就
是国民党反动派。他们企图“以乱止变”,他们正在用各种可怕的乱来阻止他们的专政被改变。自然,
他们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
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
的“安定”就是全中国人民的祸乱,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与全中国的利益根本矛盾的。他们的统治“安
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
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而且,他们所希望的他们少数人的“安定”也不
过是主观幻想而已,老百姓太多了,他们杀不完,他们抓不完,他们关不完,因此他们就难于“安
定”。他们最恨共产党,说什么共产党一天不消灭,他们就死不瞑目。他们大概认为是共产党破坏了
他们专制独裁的“美”梦。其实,就是没有共产党,他们的梦也是不能实现的。袁世凯时代,中国
没有共产党,但是袁世凯的专制宝座还是没有坐稳。满清时代,中国更没有共产党,但是满清皇帝
的家天下也不能万世不变。

自然,今天中国人民有了共产党,而且是这样成熟与强大的共产党,对于反人民份子的倒行逆
施,是一个重大的阻力。保卫中国人民的利益就象保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这正是我们共产党人的
神圣的天职。……英美盟邦记者在亲身访问了解放区之后,或者说:“一切证据使我们相信:共产党
的行政是中国最好的”(格尔德:《关于中国的近况》);或者说:“在各个游击区和边区里面,民主方
式的政府已经实行起来”(费尔特:《中国内部的危机》)。这些神奇的创造不是由于别的,正是由于
中国共产党人无时无地不是在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奋斗。中国共产党人的这种特点,这种精神,就是
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先生也不得不承认。他曾说中国共产党人“能够与人民同甘共苦。人民没有饭吃,
他们情愿自己不吃,先使人民吃;不好的地方,人民不能建设,他们替人民建设;遇有艰难危险的
事情,他们能够为人民的先锋”。而对于国民党人,则蒋介石先生也不得不这样承认,即:“在我个
人感觉到,我们什么都不行,如果有点行,我们的国就不会如此。我们不行的地方,第一是道德不
好,不足为人民的表率,所以我们的党员不但不受人民的尊敬,并且受人民的厌恶……”(以上均见
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十三日《总理纪念周讲演词》)。这的确是两党的根本差别点。这也同时是两党许
多争论的分歧点。一个(共产党),一切为人民;一个(,主要是其统治集团),它的目的却是为
了维持少数人的独裁,因此它的政策与办法,就是内战、特务、屠杀、逮捕、抓壮丁、加重赋税、
滥发钞票,等等,因此,它使中国极端混乱,它使人民极端痛苦。

国民党的论客们,你们说你们是真的希望全中国的安定吗?那么你们为什么要东拉西扯,信口胡
说,不敢把真正的乱之源说出来呢?中国人民早已知道什么是拨乱反治的办法了,那就是——

停止内战!

取消特务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

——《新华日报》1946 年 5 月 17 日社论
略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