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民不畏死

.黎 望.

一个全世界知名的学人、诲人不倦的长者、坚贞不屈的民主战士,闻一多先生,在李公仆先生
的血迹未干、全国人民创痛犹新的时候,又被法西斯特务反动派暗杀死了。

这是中国反动派千百次罪行中,又一次最无耻最卑劣的暴行;这是反动派千百种罪恶中又一次
滔天的罪恶。这样一位千百万人民爱慕的长者,这样一位学行优异的学者,仅仅是为了执着于全国
人民要求和平、民主的愿望,就不能见容于中国法西斯反动派。最后是出于这种最卑劣、最险狠的
暗杀行经,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反动派对于和平、民主的人民怨毒之深不难想见。

由于李公仆、闻一多先生之被暗杀,已经完全暴露出法西斯特务狰狞险凶的面目,已经使全中
国的人民警觉到,反动派已经不惜与全国人民为敌,要实施血腥的屠杀政策!

一切法西斯暴君的衣钵,已经反动派一手继承下来;一切专制暴君所不敢做的,中国的法西斯
反动派已经完全做了。反动派已经集了一切横暴、险狠、卑劣、无耻的大成。

反动派也许在得意的狞笑吧:可是,别忙,血泊中倒下去的是一个李公仆,是一个闻一多,然
而继续起的将是千千万万的李公仆、闻一多,千千万万争取和平、民主的人民是镇压不了、也是屠
杀不了的;要不,一切暴君的统治就该永不会动摇了。米兰街头墨索里尼的尸身、柏林城下的希特
勒尸灰,该就是殷鉴不远的。

在反动派的眼里看来,大概以为这种血腥的恐怖政策,将会镇压住人民的要求和平、民主运动,
封堵住一切人民的口吧!然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切专制暴君的防堵水流的行为,最终是逃
不掉灭顶的命运的。要想这样来屠杀尽一切要和平、民主的人民。更是梦想。人民的力量正如象勒
纳湖里的水蛇样,是会在切夫头的颈上,重新生长起一个头来的。至于反动派这种自绝于国人的行
为,正如象汉朝的郎中主父偃所说:“吾日暮、故倒行逆施”而已。

反动派要想用这样的屠杀来恐吓、来镇压住人民吧,然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如果,
中国人民在这种血腥的暴行前,对于横逆的忍受到了极度的时候,中国人民将会表示自己的意志:“时
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反动派也就会临到入墓的时候了。

在生者的创伤、死者的血痕前,虽然会使一些善良者叹息、劫懦者却步,然而更多的是使迷茫
者辨清是非,犹疑者坚定脚步,而千千万万被死者的血浸渍的战士,将会跨过死者的血迹,奋然前
行。

七·一六昌晨五时欲哭无泪中写成
——《新华日报》1946 年 7 月 18 日

1946年7月18日, 12:00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