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35)

第二篇

一九五七年–一九六五年

沿途景观大变,不再有火焰冲天的后院土高炉,也没有穿红著绿的农村妇女。农田一片荒芜。眼下不见任何农作物和农民的跡象。王任重所辖的武汉非常吃紧。我们仍住在东湖客舍。消夜食品用的油炸花生米和酱牛肉不见了,早餐时的生煎包子也没有了。招待所里,不但没有香烟卖,而且也没有火柴。偶尔有鱼可吃,蔬菜罕见。可见库底都被挖空了。

才几个月前,王任重还炫耀湖北农田亩產量為一万、二万斤的稻谷,现在却闹了饥荒。王任重说是天灾导致饥荒。但湖北天气一九五八年至五九年真可说是风调雨顺。,真正原因是年轻力壮的男人都派去炼钢和修水利,田里的稻子没有人收割,放著烂掉。而收割的一小部分稻谷全缴给了北京。

到了长沙,住到省委的蓉园招待所。我们的住房内仍然摆上了中华牌香烟和碧螺春茶叶。不过烟和茶都有些霉味。看来库存很久了。现在都挖了出来。这时湖南的日常生活用品的供应,是比湖北好,我们一如以往,仍旧可以吃上湖南腊肉,安东鸡。

周小舟可注意到了湖南和湖北的差异。一九五七年毛曾严厉批评这位湖南第一书记不学别人种二季稻。这次王任重也随同毛至长沙。有天罗瑞卿、王任重、周小舟一起闲谈时,我也在场。周小舟说︰“去年湖北不是一直受表扬吗?说他们的工作做得好,说湖南就是不行,没有热火朝天的干劲。现在看吧,湖北到底怎麼样?恐怕有霉味的烟、茶都没有。他们去年就把库底挖空了。我们湖南再差,还存了点库底。”

周小舟说这些话时,很气愤。我和罗瑞卿闷不作声。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也在场,訕訕地走开了。两省的街道也有明显不同。湖南仍有小食在卖。

毛决定回他的出生地韶山。他从一九二七年,也就是卅二年前,就没有再踏进韶山一步。

毛的韶山之行是他追寻真理的途径。他当时已不相信领导干部。纯朴的韶山不会搭起戏台来等他。毛对韶山太熟悉了,熟悉到他一眼可望穿任何欺骗的伎俩。韶山纯真的老乡会和毛讲真话。毛属於韶山。他信任他的乡人。

2009年7月30日, 10:2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