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56)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原著︰李志绥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

当夜开车,第二天中午到了武汉。机要室派来送药和文件的飞机早已到了。张耀词、吴旭君、我、周福明、徐福明、徐业夫和四位“女将”一起,和毛住进了梅园招待所。
现在整个一组的内宫气氛和以往大大不同。以往汪东兴一向控制全局,对毛的动静了若指掌。张耀词的作风却是胆小怕事。现在政治局势紧张,张畏畏缩缩,以求自保。张不让我向他讲明毛的健康情况。毛医务上事,张说他是外行,管不了,也搞不懂,他只管警卫上的事。
这次一起出来的警卫局警卫处长曲琪玉,為了打探毛的一切,同这些“女将”很接近。我和吴旭君处于一种“被排斥”的状态。我觉得他的狂妄自大令人难以忍受。
毛开始采用了全新的安眠药服法。经过五天,安眠药量恢復到以往的用量,同时睡眠也调整过来。
吴旭君同我商量,病好了,再待下去,恐怕会有不愉快的事发生,不如见好就收,回铅山去继续搞四清。我们商量好了,先告诉张耀词。张面露难色,说︰“你们回来以后,我总算知道了点情况,老曲他们对我封锁得厉害,什麼都不告诉我。”
我又去见了毛。我说︰“你的病全好了,安眠药恢復到过去的常用量。我同吴旭君参加四清工作队的事还没有完。我们还是到江西铅山去,搞完这项工作。你有事时,我们可以随时再来。”
毛沉吟了半响,说︰“四清虽然没有完,也差不多了。现在的问题不是四清了,要比四清大得多。你们留下有好处,我随时有事找你们办。”
我听完后瞠目结舌。四清是自土改以来最大的运动,动员了上千万城市人口下乡。看样子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难怪毛问也没问汪东兴四清做得怎样。我开始明白,正在发生一场我尚不了解的大事件,虽然不完全知道这事件的内幕,但毛说比四清大得多,那麼其规模之大说可以想见了。
我很踌躇。留下来,跟这帮随来的人可能难以相处;但既然要有“大事发生”,毛的羽翼无疑是个避难所。
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回乡下去。那里更安全。
我说︰“可是我与吴旭君换洗衣服都没有带,每天穿这身棉衣服,很不方便。”
毛说︰“你告诉张耀词,将你们的衣服由北京带来,这好办得很。等我叫你走的时候,你们再走。”
政治变动的脉博清晰可感。毛退隐到他的房间里,整日与“女将”廝混。曲祺玉在毛四周筑起一道无法突破的隔离。我尽量不去值班室,免得和这些人多接触。毛叫我,我才去看毛。我在政治边上,纳闷著会出什麼大事。

2009年7月30日, 10:5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