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57)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

一九六六年二月八日,毛在武汉梅园招待所听取文化大革命五人小组中的彭真、陆定一和康生匯报经过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讨论同意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匯报提纲>(后称<二月提纲>)。中共中央在一九六四年设立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组长是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彭真,另有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副部长周扬、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新华社及人民日报社社长吴冷西等成员。毛主持这个会议,并让我坐在后排旁听。

毛在会议上说︰“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就同陈伯达、康生说过,姚文元的文章很好,但是没有打中要害,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毛又问彭真︰“吴 这个人是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

康生抢著说︰“吴 的《海瑞罢官》是一株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

别人都不讲话。

毛接著说︰“当然,不同的意见都可以‘放’出来,可以比较鉴别,好坏自明。你们可以放。让各种意见都可以放出来。”

彭真说话了,他想為他拿来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匯报提纲>提出辩护。这份提纲中强调,在学术讨论中,要坚持实事求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要以理服人,不要像学阀一样武断和以势压人。彭真说︰“学术问题还是照主席的指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才能使学术空气活跃起来。”北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已讨论同意这一提纲,现在就等毛批準。

陆定一说︰“学术讨论和批判不能随意提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结论,否则就鸦雀无声了。”

此后没有人再讲话。

三人已划清阵线--康生认為吴 事件属于阶级斗争,想发动批斗吴 及其同伙的运动。彭真和陆定一则认為大家对此戏的各种意见,应该看作学术辩论。几分鐘的寂静后,毛决定散会。

彭真说︰“是不是写一个‘中央批语’请主席看过,发全党。”

毛说︰“你们去写,我不看了。”

我马上知道大难要临头了。毛设下圈套。他不看便表示他不赞成。但彭真不了解毛。彭真和陆定一正一步步涉入险境之中,这个“中央批语”一发全党,就完了。

二月十二日这份<二月提纲>上有彭真及陆定一写的<中央批转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匯报提纲的批语>,批发到全党。

当晚毛对我说︰“看来还是我的那句话︰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不倒。”毛準备给彭、陆两人迎头痛击。彭真这份<二月提纲>往后成為恶名昭彰的反社会主义宣言,并导至他的崩溃。

2009年7月30日, 10:5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