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73)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

到一九七一年八月时,毛对林彪的不信任达到极点。清华大学革委会副主任谢静宜的丈夫小苏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工作,通过谢传来消息︰林立果在空军成立了秘密组织,包括“联合航队”、“上海小组”和“教道队”,在做武装夺权的準备。小苏要毛注意。毛决心南巡,趁南巡的机会和大军区的领导人及省的领导人打招呼。

林彪个人任命的党羽多半在中央,也分布在各省及军区。毛自信以他的威望仍可以得到省和军队领导人的支持。这点毛讲的很清楚。他行前同我说︰“我就不相信,这些司令员们就都跟林彪走。难道解放军就都会造反不成?还是那句老话,如果解放军不听指挥,我再上井岗山打游击去。”

八月十日专列循京广线南下,途中停过武汉、长沙、南昌、杭州、上海。一路上,毛同沿途各地党政军负责人作了多次谈话。谈话的主要内容是,毛指出︰“卢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没有解决。有人急于想当中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

毛从未挑明想夺权的人是林彪,但他的暗示已昭然若揭。另一方面,毛对林為他大肆吹捧的个人崇拜的背后动机也起了疑心。毛讽刺地说︰“我同林彪同志谈过,他有些话说得不妥嘛。比如他说,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不符合事实嘛。马克思和列寧不是在几十年内相继出现的吗?什麼‘大树特树’(指杨成武写,由陈伯达修改的一篇吹捧毛的文章),名曰树我,不知树谁人,说穿了是树他自己(指林彪)。”

“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工作单位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那四大金刚(指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经过她。做工作要靠自己动手,亲自看,亲自批。不要靠秘书,不要把秘书搞那麼大的权。”

林彪想夺毛的领导权,要分裂党——毛的话中影射这些已明显出现的问题。毛说林彪对这件事(指卢山会议之事)“当然要负一些责任”。但是毛仍留有余地。毛说︰“对这些人怎麼办?还是教育的方针,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林还是要保。不管谁犯了错误,不讲团结,不讲路线,总是不太好吧。回北京以后,还要再找他们谈谈。他们不找我,我去找他们。有的可能救得过来,有得可能救不过来。大凡犯了路线错误的人,是很难挽回的。看,陈独秀、王明、张国燾,他们回头了吗?”

此次南巡离开北京将近一个月。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二日傍晚到了北京丰台。回中南海前,毛又找了北京市和北京军区的负责人做了丰台谈话。主要的内容是林彪。谈话以后,回到中南海游泳池已经快到晚上八、九点鐘了。

汪东兴接到从北戴河打来的电话时,我正在游泳池内整理我的器械装备。那时是晚上十点多鐘。

这电话是中央警卫团副团长张宏由北戴河打来的,说林彪的女儿林立衡(又名林豆豆)讲,叶群和林立果要绑架林彪外逃。

2009年7月30日, 11:19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