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11)

4 月 24 日

早上听“美国之音”(偷听敌台?),说中国学生抗议警察施暴罢课,目的是给政府施加压力,要民主自由。今天有 34 所大学 6 万余学生罢课。有的占领广播室,有的要夺学生会的权,有的要搞大串联,成立团结学生会,街上也出现了小字报。

上午,我分别找依林、万里、宋平谈了形势。他们都同意我们昨天电报采取的三条措施。万里同志找北京市做工作,让他们消除顾虑,大胆工作。

下午 5 时,万打电话来,说北京市反映,形势非常严峻,对中央态度不明朗,很有意见。他建议开常委会。

晚 8 时,常委碰头会是关键的一次会议。大家意见空前的一致。认为形势严峻,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旨在打倒共产党的政治斗争,必须旗帜鲜明地采取得力措施,加以制止。方针是首先稳住北京,进而稳住全国。北京市委表示,只要中央态度明朗,我们就能发动群众,挽回局势。组织上,通过乔、胡、李铁映组成领导小组,负责第一线处理学潮。

接小平同志电话,明天上午 10 时去见他。

据可靠消息反映,追悼会结束后,赵下午就去打高尔夫球,真是放得下心。

“美国之音”不厌其烦地反复广播北京学生为抗议警察“施暴”而举行罢课,目的是给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民主自由的消息,大有给学生打气之意。日本产经新闻也为之呐喊,说什么这是“群众性反体制运动”,在东欧捷克、匈牙利发生过,在中国尚属首次。在国内也有一些新闻媒体大加渲染,如科技日报登载《风一程,雨一程,壮歌送君行》,赞扬学生在追悼会前后,在天安门广场闹事的长篇报道。

中央给各地党委的电报已于昨天发出,人民日报也写了一篇评论员文章,题目是《化悲痛为力量》,其中指出“如果社会动荡,秩序混乱,就会给少数惟恐天下不乱的人以可乘之机,危害四化建设的大局”。但是中央所有这些措施都跟不上形势了。事态发展很快,今天有 34 所大学 6 万余学生罢课。有的学生占领学校广播室,有的夺了学生会的权,有的要搞大串联,仿照波兰“团结工会”那样,成立“团结学生会”,街上也出现了大批小字报。

上午,我分别找依林、万里、宋平同志谈了对当前形势的估计,征求他们对处理学潮的意见。他们都同意昨天中央采取的三条措施。万里同志是老北京,曾长期担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他主动表示愿意找北京市领导同志做工作,让他们消除顾虑,大胆向学生做工作。

下午 5 时,万里同志打电话来,说北京市领导反映,形势非常严峻,中央态度不明朗,他们很难工作。万里建议立刻召开常委会讨论对策。我同意了万里同志的建议,决定晚 8 时开常委碰头会,扩大到有关同志参加。

晚 8 时召开的常委碰头会是一次关键的会议。参加的同志有常委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列席常委会的有杨尚昆、万里,还有书记处的芮杏文、阎明复、温家宝(影帝?),政治局委员田纪云、李锡铭、宋平、丁关根同志,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也参加了会议。在讨论中,大家一致认为当前局势严峻。首先在北京继而波及到全国的学潮,实际上背后有人操纵,煽动闹事,这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旨在打倒共产党的政治斗争。中央必须旗帜鲜明地采取得力措施,加以制止。方针是首先稳住北京,进而稳住全国。李锡铭在会上表示,只要中央态度明朗,北京市委有把握把群众发动起来,挽回局势。在讨论中,我提出三个可供选择的方案:一是人民日报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传达今天常委碰头会议的精神;二是由党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向全国各省市发一通知;三是在北京召开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传达今天会议精神。经过讨论,大家认为可先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会议还通过由乔石、胡启立、李铁映三位同志组成的处理学潮的领导小组,负责在第一线处理学潮。散会时已是晚上 11 时半。

我接到小平同志秘书王瑞林打来的电话,明天上午 10 时小平同志约我和尚昆到他家去谈话。

警卫局的同志反映,22 日上午耀邦追悼会结束,下午赵紫阳就去郊区打高尔夫球。由此可见,他对耀邦同志是毫无感情而言。对全国乱哄哄的局势,他却一走了之,令人不可思议,也发人深思。(偶不知所云)

这是一场动乱

2009年8月19日, 12:37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