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24)

5 月 6 日

下午,我请北大、清华、北师大、人大、理工大和二外的党委书记和校长来座谈。

他们一致认为,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的定性没有错,起到稳定局势作用,使各级领导心中有底。小平讲话后,有了精神支柱。4 月 27 日的游行是蓄谋已久的。27 日不游,”五?四”也得游,他们一致认为党中央在政治是非问题上,要旗帜鲜明,不要把下面装进去出卖了。他们认为今后斗争可能转入校内,非法学生组织争取合法、夺权。

尚昆来谈。他说紫阳要改变定性,认为定高了。杨说,赵应肯定这一段李主持中央工作是正确的。赵想去见邓,要杨同去。杨没有同意,说邓的想法不可能变。杨还说,邓没有反对传达他的讲话,还说,传达了的就传达了,但不再下发文件。

上午,我在中南海召开农业科学家的座谈会。农大和农科院的一些专家教授参加了会议并踊跃发言。

下午,我邀请北大、清华、北师大、人民大学、理工大学和第二外国语学院等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来中南海座谈,李铁映、李锡铭、何东昌等参加。学校的领导同志一致认为,人们日本 26 日社论的定性没有错,起到稳定局势作用,并使基层领导有了底。小平同志讲话口头传达后,明确了中央的政策,大家有了精神支柱。4 月 27 日学生的游行是蓄谋已久的,即使 27 日不游,”五.四”也得游

5 月 5 日晚,我在会见亚行各国代表团团长时,针对赵的讲话,也有一个即席简短的讲话。在谈到最近中国发生的游行和罢课时,我指出:”政府果断采取了正确、妥善、冷静的方法加以处理,避免了事态进一步蔓延和扩大”。”现在大部分学校已经复课”。我明确表示”尽管我们对某些学生的做法并不赞成,但对他们的一些正当要求,可以通过对话加深双方理解”我郑重声明,”中国政府将努力维护国家的安定”。学校领导同志都很敏感,自习对照了赵和我的讲话,发现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他们强烈要求中央的声音要保持一致。衙门一致认为,希望党中央在政治是非问题上要旗帜鲜明,不要把基层的同志卖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就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基层同志紧跟中央,中央政策一遍,基层领导都执行了修正主义路线,又挨批,又挨斗,好不冤枉,所以,至今心有余悸。很明显,学校领导同志这些话是针对赵紫阳在亚行讲话而言的。他们估计,今后学校的斗争可能由街头转入校内,闹事学生组织斗争焦点要争取政府承认其合法性地位。在座谈会上,我还是极力维护中央领导的团结。我说,中央没有改变动乱的性质,只是有的同志讲话调子低了点,那只是策略性的,为的是更好地争取学生的大多数,保护和巩固积极分子队伍。但是,斗争还在继续,搞自由化的人不会就此罢手,各学校要巩固积极分子队伍,揭发动乱本质,争取更多学生站到党的一边来。

杨尚昆来对我说,赵紫阳要改变动乱的定性,认为定性高了。尚昆不同意他的观点。赵又退而求其次,提出要淡化关于”动乱”的提法。尚昆担心我和赵紫阳在会上发生正面冲突,认为这不利于团结。我对尚昆说,实际上赵紫阳早已淡化了对”动乱”的定性,但我绝不能同意在淡化的口号下改变对”动乱”的定性。赵紫阳提出要去见小平同志,并要求尚昆同去。尚昆推辞了,他对赵紫阳说,小平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动乱定性不可能改变。

昨天下午,赵紫阳还主动去民盟中央,参加民盟组织的中去年教师座谈会。会上发言的人纷纷赞同赵紫阳在亚行的讲话,不同意”四?二六”社论。在座谈结束时,赵紫阳说:”大家讲得很好,谢谢”。阎明复接着说,赵紫阳感谢大家,这句话有很深刻的意思。

路透社在评价赵紫阳亚行讲话时称,”与一周前对学生们严厉谴责形成鲜明对照”,”采取了同情的态度”,”是对上周判断的大修改”。法国世界报称:”这位党的首脑似乎已出色地使形势发展得对他有利了”。法国费加罗报以《中国–赵紫阳时代》为题,称”总书记改变战术”,”大学生初步尝到持不同政见的好处”。

2009年8月20日, 6:4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