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26)

5 月 8 日

上午,政治局常委听取治乱小组汇报。乔石讲的,他重点叙述了 27 日游行前的情况,肯定了”动乱”的事实,也澄清了李鹏不接近跪递请愿书的谣言。赵仍不甘心,说如果李不知道,说明运行机制有问题。

赵说,学生会让闹事者改选上台,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些人在台上久不了。赵又说,对话也不一定要提经过学联、青联,学校组织也可以。大家说,不能放弃学联和青联。赵说,现在的关键是提高透明度,一切问题都在透明,因为许多是谣传。我说,透明度也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

下午,我召开了接待伊朗总统哈梅内伊访华的准备会议。

下午,赵紫阳主持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听取了中央关于制止动乱小组前一段工作总结和下一段工作布置的汇报。乔石重点叙述了 27 日学生大游行前的情况,如闹事学生两次冲击新华门,22日追悼会后的请愿,23 日后的串联,在高校夺取合法学生会的权力,罢课活动。乔石肯定了动乱的事实,也澄清了学生递交请愿书,李鹏不接近学生,纯属谣言。乔石讲完后,赵紫阳仍不甘心。他说如果那么多学生在广场请愿,怎样都不知道,说明中央的运行机制有问题。其实,追悼会后赵紫阳已回到中南海,他说也不知道,是否也算中央运行机制有问题?为什么我不知道算机制有问题,而他不知道就不算机制有问题,值得深思。联系赵紫阳在宣传口发动舆论传媒妄图继续发动学生东山再起的言论,意图是很清楚的。赵紫阳认为学生闹事是对他搞自由化的支持。因此,赵乐得不闻不问。

赵紫阳在常委会上说,如果北京高校进行改选,即使一些闹事学生当选上台,也没有大的关系。因为这些人在广大学生中没有威信,在台上久不了。这是赵紫阳变相承认非法产生的学生组织,这与学生把今后对政府斗争焦点放到承认学生自治组织的意图不谋而合。赵紫阳临去朝鲜时,我问他如果出现团结工会式的自发学生组织会字母办?他但是明确承认那不能承认。现在,很明显他已经改口,说”承认”也没有什么的大的关系。他不是回电同意邓小平同志 4 月 25 日关于动乱的讲话吗?小平就说过波兰团结工会式的组织不能承认,要坚决取缔。事实说明,赵紫阳已经离开中央的方针,走的相当远了。我认为学校党委要加强领导,不能主动让权。与会的几位同志发言都讲,学生会不到改选期,在动乱气氛下改选,实在不正常。赵紫阳有提出一个问题,他认为中央与学生对话也不一定都由学联或青联类官方式的学生团体参加,学校里学生自己产生的组织也可以参加,学生自愿结合也可以。迂回统治不同意赵紫阳的意见,认为不能放弃学联和青联的领导权。

赵紫阳说,现在关键是提高透明度,一切问题都是因为缺乏透明度而产生的,学生提的腐败问题,多是谣传。他主张把康华、中信等五大公司交人大常委会组织审查。我说,提高透明度也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乔石说,耀邦治丧已结束,中央制止动乱小组应该加以改组调整。我说,乔石同志领导的治乱小组工作是得力的,为了保持工作的连续性,治乱小组不宜改组,至少要保持到戈尔巴乔夫访华以后,在来议论。常委一致同意治乱小组不能变动。会议决定中央各位领导同志亲自下到基层去,多做群众工作,主动与学生、工人和社会各阶层人士对话,大力宣传中央关于制止动乱的方针。

下午到八宝山向李井泉同志遗体告别。接着,我召开了接待伊朗总统哈梅内伊访华的准备工作。会前,副总参谋长张信、装备部长贺鹏飞主动对我说,军队一直拥护”4.26″社论,没有社论,不能动员自己和打击动乱者的气焰,社论对制止动乱起到了重大作用。晚上,我和朱琳去游泳。我的体重由动乱前的 78 公斤多下降到 70.5 公斤,下降了 4.5 公斤。

2009年8月20日, 10:0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