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28)

5 月 10 日

上午,政治局开会,讨论戈尔巴乔访华问题.赵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让尚昆同志打电话,要推迟美军舰对上海的访问.中方先遣级已向办提出去西安的方案,戈仍选择上海,说明他不在乎美舰访沪.

赵讲话,说常委研究过,但有些又是他个人的意见:一、非法学生组织不能承认,但学生会改选不可避免,强调学生自治;二、新闻开放势在必行;三、廉政措施:审计五大公司,要交人大审议;四、取消特供。

上午,赵紫阳主持召开政治局全体会议。原定会议的议题是讨论对戈尔巴乔夫访华的方针。赵紫阳对戈访华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会前赵就通知军队,要求美方推迟 5 月 18 日美军舰对上海的访问,因为在这个时候戈尔巴乔夫要去上海访问。开始中方向苏联先遣组提出戈尔巴乔夫去西安或去上海的两个方案,供他们选择。但是戈尔巴乔夫仍选择上海,他明知那时美舰要访问上海,说明他并不在乎与美舰碰头。中苏谈判最大分歧在柬埔寨问题上,我方的方案是只要苏停止对越援助,说服越南从柬撤军,建立以西哈努克为首的柬临时权力机构,中苏关系就可以实现正常化。

在政治局讨论完戈访华问题,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越紫阳突然提出处理学潮的几点意见。这是胡耀邦同志逝世以来第一次开政治局全会。外地的委员江泽民、李瑞环、杨汝岱同志都参加了。当前国内中心任务是制止动乱,政治局会议不把制止动乱列为会议正式议程,本来就令人奇怪。但想不到赵紫阳突然讲了对处理当前局势的四条意见:一、非法学生组织虽不能承认,但学生会改选不可避免;二、新闻开放势在必行;三、抓廉政措施:审计五大公司,并交人大审查;四、取消对领导同志的特殊供应。赵紫阳说这四条意见,是他个人意见。接着万里同志说,人大要组成廉政委员会。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不讲话了。我说,赵紫阳讲的这几条意见常委都没有讨论过,紫阳讲话不能代表常委。紫阳讲话要害是通过新闻开放进一步煽动动乱。把对动乱的处置权由党中央转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显露出要夺中央常委权的端倪,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下午,万里同志主持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会议决定,6 月 20 号在北京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听取国务院关于学生游行示威和罢课问题的汇报,还要审议《游行示威法》和清理整顿公司的汇报。本来按照正常的运作程序,人大常委会的议程,应首先由人大常委的中共党组提交中央政治局常委审议,通过之后,再由人大常委党组作为议案提交委员长会议决定。这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也合乎民主的原则。我已经在今天中央政治局常委上明确表态说,赵紫阳的四条意见不能代表常委的意见,当然也不能视为常委已同意召开人大常委会及其议程。特别是议程中,竟然氢中央已定性的”动乱”仍称之为”学潮”,是重大原则问题,是不能接受的。这是赵紫阳常用的一贯手法。对一些重要问题,不列入常委会正式议程,只是在会议的尾巴上,由他讲讲个人意见,大家无准备,也没有时间讨论。这样,他以后遇到麻烦时,就可以说,某天某次常委会上不是议过了吗?大家不是没有反对我的意见嘛?

以后我才知道,在政治局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江泽民同志由上海市委副书记曾庆红陪同去赵紫阳那里,向他汇报了上海市委处理世界经济导报问题,请中央对上海市委予以支持。参加这次汇报的还有中央常委胡启立,书记处书记芮杏文、阎明复。面对江泽民同志的请求,赵紫阳竟说:”我也不给你们压力,我就说不知道。”赵紫阳的态度哪有一点共产党总书记的味道。启立同志态度较好,他说中央应支持上海市委,但未被赵紫阳采纳。难怪以后江泽民同志说,赵紫阳讲话对我们这些在地方工作的同志简直是如雷轰耳,不可理解。过去在地下党工作时期,我们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上级组织,党就是我们的母亲。无独有偶,次日,在香港右派报纸上就登出赵紫阳不支持上海市委处理导报的消息。这就令人怀疑,赵的身边有奸细。

晚上,我批阅大批待处理的文件,一直批到凌晨 1 时。朱琳一直等着我,不停地催我早点休息。大批文件不处理不行,外交(以下无)

2009年8月20日, 10:0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