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29)

5 月 11 日

“美国之音”广播,邓要退休,一个时代结束。赵占了上风。

王瑞林表示,没有”四二六”社论就没有以后形势的缓和。

上午 11 时,小平同志见了伊朗总统哈梅内伊,谈了半个小时。下午,我与伊总统举行正式会谈。

上午 11 时,会见美新任驻华大使李洁明,结束时我说,希望你比洛德大使干得出色。

下午 3 时,彭冲同志来谈 6 月 20 日人大常委会的议程,包括学潮。我打电话给紫阳。他说,原想不开,但委员长会议已作了决定,不能改了。

晚上 7 时半,应王震同志的邀请,我到他家里谈话,他强调四个坚持。他还建议开一次六千人大会,我认为不可能。

这两天形势仍不平静,北京有一万多大学生支持新闻工作者的游行。山西冲了省政府,海南也冲了省政府。有可能在戈访华期间出事。

“美国之音”今早广播,邓小平要退休;在中国,一个时代已结束,赵紫阳在斗争中占了上风。又说 4 月 27 日大游行标志中国历史上的转折。

上午,邓小平同志的秘书王瑞林给我来电话,传达小平同志的意见。小平同志说:没有 4 月 26 日社论,就没有今天形势的缓和,要李鹏坚决顶住来自内外的压力。王瑞林和先念同志的秘书徐桂宝、陈云同志的秘书许永跃都列席了昨天政治局会议。党内最有威望的小平、陈云以及先念同志是了解昨天政治局会议情况的。乔石同志在昨天会上还说,赵紫阳曾经对他讲过,赵去向小平同志汇报,赵讲什么意见,小平同志都支持。王瑞林今天的电话证明,赵讲的并不准确,并非事事如此,小平同志是讲原则的人,显然对赵紫阳昨天讲的四条意见有保留。赵紫阳想利用人大常委会把当前的”动乱”淡化为”学潮”,小平同志也是不同意的。

上午 11 时,小平同志会见了伊总统哈梅内伊。小平同志说,中国要力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内环境,才能把自己发展起来。这是动乱以来,小平同志第一次公开出来会见外宾和讲话,对当前局势表态。下午,我与伊总统举行了正式会谈。

上午 11 时,我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美新任驻华大使李洁明。我对李洁明说,希望你为维护中美关系的正常发展作出新的贡献,希望你比前任大使洛德干得出色一些。洛德在任期间,赤裸裸支持中国的自由化分子,他和他的华裔夫人鲍泊奇到北京大学参加”民主沙龙”活动,干涉中国内政,违背了外交人员应遵守的国际准则。

下午 3 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彭冲同志来找我。他说,6 月 20 日要召开人大常委会,会议的议程包括”学潮”问题,要国务院准备向会议作报告。我当即表示这样做不妥。我立即打电话给赵紫阳,认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召开人大常委会,讨论”动乱”问题是不合适的,只能使局势更加复杂化,这也不能体现党领导一切事业的原则。在电话里,赵紫阳态度还不错。他说,由他与万里同志去商量一下,看看能否更改常委会的议程。后来赵比阳又来电话告诉我,昨天人大委员长会议已作了决定,将听取整顿公司和听取学潮的汇报,不好改了。这使我不能不怀疑,这是他们早已商定好了的。

晚上 7 时半,应王震同志的邀请,我到他家谈话。他强调四个坚持,建议开一次类似 1960 年中央召开的六千人大会,来统一党内思想,解决动乱问题。王老的想法是好的,反映了一个老革命家的赤胆中心。但是。目前不具备开这样大会的条件。他还建议国务院要狠抓农业和能源交通,争取今年农业有个好收成。

这两天形势很不平静,北京有 1 万多大学生上街游行,支持新闻工作者。山西闹事者冲了省政府,在海南省海口市也发生了冲击省政府事件。北大学生正在酝酿新的行动。天津有 500 名学生骑自行车到北京支援动乱。估计很有可能在戈尔巴乔夫访华期间出事。

今天,乔石同志主持了制止动乱小组的办公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关于戈尔巴乔夫访华期间维持社会秩序的措施,包括坚决维持校园的稳定,依照北京市法规加强对游行示威的管理,提出要进一步加强新闻舆论的导向作用,宣传中央的方针。与此相反,今天新华社报道,赵紫阳、胡启立和芮杏文 5 月 9 日会见初级阶段理论研究会的代表,会议认为改革要过两关,即市场关和民主关,认为过”民主关”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主题,还认为民主、自由、人权等都应提到理论研究的重要位置上来。这是赵紫阳再次公开亮相,表示他支持学生搞西方式的民主。

2009年8月20日, 10:1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