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31)

5 月 13 日

10 时,去首钢座谈。书记、总经理和五位工人代表发言。他们对学生游行造成动乱是不赞成的。首钢工人关心生产,不会允许学生到他们那里去串联。但在发言中,也对整治提出一些意见,认为企业权力没有了。至于物价,大家认为最近是比较稳定的。

下午,北大和北师大有 1000 余人到天安门绝食。阎明复给我来电话,说他今晚要与学生对话,只谈希望在戈尔巴乔夫访华时,学生不要搞游行示威。

尚昆告,上午 10 时他和赵去邓处。赵对邓提出,采取对话、通过人大、增加透明度来解决学潮问题。小平讲:我赞成搞透明度,但怎样透明法要研究。非法组织不能承认。要办出几件实事,争取大多数人的同情,社会的同情。邓又说,我现在很疲劳,脑子不够用,耳鸣厉害,你讲的我听不清。

上午 10 时,我去首都钢铁公司开座谈会,与工人对话。

党委书记、总经理和五位工人代表发言。他们对学生游行,造成社会动乱是不赞成的。但一位青年工人发言,对学生又有些同情,因为对政府官员中腐败现象,社会中分配差距拉大也不满意。从这里看出动乱的组织者是巧妙地利用了青年学生和工人这种不满情绪来为他们的政治目的服务。把两种不同性质的问题混淆在一起,用心十分恶毒。发言者一致表示,首铁骨铮铮工人关心生产,不会允许学生到他们那里去串联。但在发言中,也有人对治理整顿政策提出意见,认为中央把已经下放给企业的权力又收回去了,首钢虽然现在仍有权批准基建和改进工程项目,但因受到国家计委下达”笼子”的限制,实际上这种权力是空的。从首钢看出,治理整顿方针对企业影响是不小的,反映了企业的不满情绪。至于物价,大家认为最近还是比较稳定的。我在座谈会上表示,感谢大家提了许多好的意见。当前压缩建设只是暂时的,就像人跑得太快了,要喘一口气,目的是为了今后跑得更好。坚持改革开放方针绝不支援,经济上会继续发展。我还指出,广大工人是发展生产的主力军,也是维护安定团结的主力军。

据反映,北大、清华和北师大等十多所高校的 2000 余名学生今天到天安门广场流行,并护送 300多名学生前来绝食。阎明复给我来电话,说今晚他要与学生对话,要求学生在戈尔巴乔夫访华期间,不要搞游行示威。

下午 3 时,北大 100 余名学生打着”戈尔巴乔夫,北大欢迎你”的横幅,到苏联大使馆,递交一封邀请戈尔巴乔夫到北大去讲学的信。苏联大使馆接受了这封信。

今天,杨尚昆同志向我通报了(字迹不清)一起去小平同志处谈话的主要情况。赵紫阳向小平同志提出,他主张对学生采取对话,通过人大常委会讨论,增加透明度来解决学潮问题。小平同志讲:惩治腐败,说了不少的话,但没有认真贯彻。搞提高”透明度”,怎样”透法”要研究,不要被人家利用了。非法学生组织不能承认。小平对赵紫阳说,我现在感到很疲劳,脑子不够用,耳鸣得厉害,你讲的话我也听不清楚。实际上小平同志用很清楚的语言否定了赵紫阳要在新闻上搞”透明度”的做法。对邓这次重要的讲话,赵紫阳始终没有透露出来,也没有向常委传达。

2009年8月20日, 10:1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