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32)

对话破裂 绝食开始

5 月 14 日

上午 9 时,紫阳召开常委会,定两件事:一是与游行学生对话,以换取他们撤离天安门。紫阳质问,何东昌在北师大讲话为什么说紫阳的话不能代表中央。如果何没有讲,要何正式辟谣。我说,现在谣传多得很,还说宣传口传达,学生表面是反腐败,深层打保守派,促李下台。这些话由谁来辟谣?

下午 4 时以后,对话在统战部开始。学生头头们演了一场戏,中心点是要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要为”动乱”平反,结果谈判破裂。李铁映从会场来,才知道这次对话是经过李洪林、于浩成等人与统战部安排的。

下午,外交部送来方案,今晚清场已不行,明天不能在东门外,而改在大会堂里欢迎戈氏。

上午 9 时,赵紫阳召开常委会,议定由中央派人与游行的学生对话,换取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以便为戈氏举行欢迎仪式。

在今天的常委会上,还发生了一场争论。赵紫阳很激动地说,何东昌在北师大讲话,说赵紫阳的话不能代表中央。赵紫阳说,何没有资格说这个话,如果何没有讲过这样的话,应该公开站出来辟谣。我必须保护何东昌。我说,现在社会上谣传多得很,传说宣传口传达某位领导的指示,说学生闹事表面是反腐败,深层次打倒保守派,促李鹏下台,这些传言由谁来辟谣。我讲完这一段话后,会议上一阵沉默。赵紫阳可能心虚,也没有反驳和解释,也一直保持沉默。何东昌的事也就不了了之。常委会上,赵并没有向大家讲昨天他去见过小平同志,以及小平同志的谈话内容,这也是很不正常的。

下午 4 时,李铁映、阎明复、尉健行在统战部与首都高校学生和绝食学生代表进行对话。学生演了一场闹剧,要求中央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坚持为动乱平反,坚持此次对话要进行电视现场直播。李铁映说,中央只能承认学生有爱国热情,但学生的行动是错误的。结果谈判被迫中断,学生仍然坚持绝食,拒绝撤离天安门。

在对话失败后,李铁映从统战部返回中南海。经他报告才知道,这次对话是经过自由化分子李洪林、于浩成、包遵信等 12 人在闹事学生和统战部之间当中间人,说服了阎明复而后组织的。阎明复又到我办公室,建议我和赵紫阳去广场与学生直接见面。我说,如果赵紫阳要去,我也去。但结果赵紫阳并没有去,而是阎明复自己去了,但也没有说服学生为欢迎戈尔巴乔夫而撤离天安门广场。

光明日报原总编辑方恭温又如今于浩成等 12 人,与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代表王超华商谈,共同起草一份对时局的紧急呼吁,要点仍然是要求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要求政府承认非法的学生组织,严家其、温元凯还跑到广场为绝食学生打气。

昨天,赵紫阳还在人民大会堂与首都工人代表座谈,是由总工会副主席朱厚泽为他专门组织的。赵紫阳说,对学生和群众的要求,将由 6 月下旬人大常委会议讨论,并称这是依靠民主和法制解决学潮的一个步骤。他希望大学生和其他公民都不要做妨碍中苏高级会晤的事。胡启立也与首都新闻工作者举行座谈,表示要增加新闻的”公开化”和”透明度”。还说新闻改革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下午,外交部送来新的接待戈尔巴乔夫的方案。由于学生拒绝撤离广场并进行绝食活动,今晚天安门广场不能完成清场,因此,已不能按照惯例,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为国宾举行欢迎仪式,而改在大会堂内为戈尔巴乔夫举行欢迎。中国这样乱,竟无法正常安排接待一个大国元首的欢迎仪式,真把中国人的脸丢尽了。但我也无可奈何,只能同意这一方案了。

晚上,严家其、戴晴、于浩成、李洪林、苏晓康、温元凯等 12 位知识界人士到天安门广场,向绝食学生宣读他们的《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表示这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将开创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政治多元化、民主化潮流的新纪元。”

北京高校再次停课,上街游行。晚 11 时,在天安门广场聚焦 10 万人以上。人民日报发表《要珍惜国家声誉》的短评,要求学生以大局为重。谁要是做出有损国家声誉的事情,都是极不得人心的。香港华侨刊登《绝食到何时》的短文称”徒然向戈尔巴乔夫暴露我们的困难”,”是爱国行动?还是破坏行动?”

2009年8月20日, 10:18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