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33)

中苏关系正常化

5 月 15 日

绝食的学生仍在天安门广场,社会上各种捣乱分子都参加进来了。清晨的清场不能进行了,秩序大乱。欢迎戈尔巴乔夫改在机场进行。

下午 4 时,大琳应邀去参加中苏友协的招待会。

阎明复和胡启立来了,他们要中央承认”四·二六”社论有错,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我不同意。现在还不是动乱吗?惟一办法,只有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我请他们向紫阳反映。到晚间胡启立回来反馈。赵讲,如果中央不肯认错,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晚 7 时,我和大琳参加杨主席为戈举行的宴会。戈夫妇情绪很高,谈笑风生。戈说:苏联现在处于一个大变革时期,变得太快了不行,太慢了更不行。

在为戈举行宴会时候,广场上有学生,也有打着工人旗帜的人,冲了四次大会堂。不断传来消息,有人要自焚。市里已组织了抢救措施。

绝食的学生仍滞留在天安门广场,社会上各种捣乱分子也都参加进来了。清晨的天安门广场的清场,也不能进行。由于广场内外秩序大乱,欢迎戈的仪式连在大会堂内举行也不可能,临时改在首都机场进行。杨主席为戈尔巴乔夫举行欢迎仪式,连红地毯也没有来得及铺上。车队为了避开天安门广场,由北面绕道到达钓鱼台国宾馆。

下午 4 时,朱琳应邀去参加中国对外友协为戈尔巴乔夫访华举行的中俄友好人士招待会。

阎明复和胡启立来我办公室。他们提出,要承认 4 月 26 日社论有错误,要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才能缓和当前紧张局势。还说这是惟一的办法。我不同意。我说,”四·二六”社论有什么错,难道现在还不是动乱吗、我认为惟一办法是中央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我请他们向赵紫阳转告我的意见。到晚间,赵紫阳的回答反馈回来。赵紫阳讲,如果中央不肯认错,那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晚 7 时,我和朱琳参加杨主席在大会堂为戈尔巴乔夫和夫人赖莎举行的欢迎宴会。戈夫妇情绪很高,真是谈笑风生。戈说,苏联处于一个大变革时期,各个方面都在变,变得太快了固然不行,变得太慢了更不行。戈颇为得意地对我们说,外国评论,经注改革中国走在前头,而政治改革苏联走在前头,你们以为如何?我说,各国有各国的情况,各人走各人的路。朱琳与赖莎坐在一起,用俄文交谈。赖莎说,他们的座车途经一座庙宇时,大概是天宁寺吧,受到中国群众热烈欢迎。看得出,其中有不少大学生。他们俩下车与群众握手表示友好,洋洋得意,溢于言表。

就在为戈举行宴会时,广场上的学生队伍,也有打着工人旗帜的队伍,四次冲击了人民大会堂。在席间不断传来广场的消息:中央如不答应学生要求,有的人就要在人民大会堂前自焚,以示抗议。这是他们利用戈尔巴乔夫访问来要挟政府。北京市组织了专门的小组,准备了如果真的有人自焚采取的抢救措施。结果自焚并没有发生,是吓唬人的。李锡铭又来电话,对中央态度不明朗,甚为恼火。他难道真的不明白不是中央不明确,而是中央内部态度不一致。

2009年8月20日, 10:2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