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38)

首都党政军干部党员大会

5 月 19 日

晨 5 时许,赵紫阳和我分乘两辆面包车去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同学。

上午 9 时,到邓小平处,有陈、李、杨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姚、乔,三总部的迟、赵、杨,还有秦、洪、刘。

邓小平讲了几点,大家都表示赞成。

一、问题出在党内,两个司令部,表面上是赵和李,实际上是赵和我。

二、不能再退,再退就是逃兵。

三、戒严的目的是保卫人民。

四、开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解决赵的问题,人数 40 人左右,由李、乔、宋筹备。

五、人基本定下来。李鹏当总理,江泽民当总书记。邓又说:我最大的失误是找错了两个接班人。

六、舆论不可小看,中央要成立宣传小组,直接抓。

邓还说,对赵周围的人,还在搞名堂的,应控制起来。

晚 10 时,在总后礼堂,中央开了首都党政军动员大会,我代表中央讲话,杨也讲了话。

凌晨 5 时许,由中央办公厅统一安排,赵紫阳由中办主任温家宝陪同,我由国务院秘书长罗干陪同,分乘两辆救护车去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同学。我乘车进入广场,当学生发现是我,纷纷围到车前门。我向绝食学生表示了慰问,希望他们尽快结束绝食,和政府站在一起维护国家稳定。在罗干的指挥下,我们的座车从容离开广场。赵就不同了,他下车以后,站在学生中间拿个话筒,满面愁容地对围住他的学生说:”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相信学生提出的问题终究是可以解决的”,这句话与昨天阎明复对学生讲的是一致的。赵还故作姿态,向学生鞠躬致敬。赵是在作孤注一掷,向学生公开了党中央的分歧,进一步煽动学生的对抗情绪。

上午 10 时左右,我们应邀到小平同志处开会,参加会议的有陈云、先念、尚昆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鹏、姚依林、乔石,人民解放军三总部的迟浩田、赵南起、杨白冰,还有秦基伟、洪学智、刘华清三位老红军参加。邓小平同志在会上讲了六点意见,根据我当时的记录,主要内容是:

一、这次动乱,问题出在党内。中央有两个司令部,名义上看是李鹏和赵紫阳,实际上是我(指邓小平)和赵紫阳。

二、动乱到今天,不能再退了。谁要退,谁就是逃兵。本来”四·二六”社论发表后,情况已好转,学生已决定复课。赵紫阳 5 月 4 日讲话是一个转折点,学生闹得更凶了。赵紫阳与戈尔巴乔夫谈话,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我。广场放起鞭炮,打倒邓小平。打,我也不退,要斗到底。

三、扭转动乱局势,我提出戒严。只有戒严,才能保护人民,保护学生,把损失减到最小,最快恢复正常秩序。无政府主义任它发展,很快就会波及全国,不可收拾。戒严步骤要稳妥,要尽量减少损伤,但是果准备流点血。动乱分子搞打砸抢,也有暗藏武器,他们要反抗,阻挠戒严。如果我们提出”绝对不用杀伤性武器”,那是不行的,那等于捆住了自己的手足。我们这些人,都搞

过学生运动,也算有经验。知道在前头闹的勇敢分子,不是核心人物,真正的核心是那些摇羽毛扇的。要让这些核心的人,在戒严时期露出头来。赵紫阳周围的人还要搞名堂,这很危险。鲍彤先隔离起来,切断他的对外联系。

陈云同志插话:该隔离的,不只鲍彤一个,搞内外勾结的还有若干人。要立即采取措施,打乱学生的指挥系统。

对头,什么”高自联”、”工自联”,都要宣布非法,取缔,绝不能手软。??(此二字不清)人不可免,开一个名单,尽量全一点。

戒严要多久时间,现在定不下来。总之,要到一切恢复正常为止。台湾不是戒严 20 多年了,也没有说哪一天解除。

四、开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问题出在中央内部,会议任务就是解决中央领导问题,决定总书记和常委补充人选。领导不能中断,以后再开中央全会加以确认。参加的人范围小一点,人少一点好。非常时期,开 300 多人的会,也不方便。政治局的人参加,还扩大到老同志和军队的人,不超过 40 人,宁缺勿滥,不允许有里通外面的人参加。会议的筹备工作由李鹏、乔石、宋平负责,参加会议的名单也由他们提出。

我这个人,错误也不少。选了两个人,都选得不安。两个人的问题都出在自由化上。两个人都搞改革,耀邦比我还急,具体办法不多。赵紫阳是说得多,做得少,历来借我的名,搞自己的一套,借改革开放搞自己名堂。这不能让,改革的旗帜要由我们来举。

五、新班子可基本定下来。李鹏继续当总理。我提出江泽民当总书记,江泽民这个人有思想、有能力、也有魄力,可担起这个责任。胡启立不能留在常委了。宋平符合进常委的条件,熟悉党务,熟悉人的情况,可以帮三年。中央领导要逐步年青化,老同志一年不如一年,就不再进常委了,在一边帮忙更好些。常委还应该补充一两名在地方工作、搞改革、有成效的人。新的常委要树立新的形象,政治局应该是一个改革开放的政治局。

六、舆论不可小看,要让绝对可靠的人掌管起来。中央要成立宣传小组,常委直接管起来。要立刻派人进驻电台和电视台,对戒严要及时宣传报导。

十三大从理论到实践是正确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对的,不能因为动乱而发生动摇。动乱是坏事,坏事可以变成好事。解决好了,能保持 10 年,甚至 20 年的稳定,中国就大有希望了。

与会的同志对小平同志的讲话,都一致表示拥护。

今天的会议我是到得较早的一个。小平同志把我叫到他的书房,他说,你继续当总理。接着他又问:你看江泽民同志当总书记怎样?我当即表示赞同。我说,在 1987 年学潮中,在这次动乱中,江泽民同志都经受了考验和锻炼,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他既有在中央部委工作经验,又有地方工作的经历,是总书记合适的人选。

今天下午,我在紫光阁会见澳大利亚总理特使伍尔科特。他说,他从大使馆出来,是穿过小胡同到中南海,沿途费了不少周折,迟到了,请你原谅。我说,北京发生动乱,已不同程度地蔓延到外地。但这纯属中国内政,我们会妥善加以解决,对此,我充满信心。

晚上 10 时,在总后礼堂,召开了首都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会前我请启立同志去请赵紫阳出席会议并讲话。赵以身体不适、头晕为由拒绝参加。我让胡启立再次去请赵紫阳主持会议,不作讲话,至少出席一下会议,以表示党中央的一致。赵紫阳不是说过对这次中央的决策虽然保留意见,但组织上服从吗?令人遗憾的是,赵紫阳仍拒绝出席会议。

这次会议由乔石同志主持,李锡铭同志首先介绍了北京学潮发生的经过和发展的趋势。接着,我在会上作了报告:

今天,党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中共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要求大家紧急动员起来,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恢复社会正常秩序,维护安定团结,以保证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

当前首都形势相当严峻。无政府状态越来越严重,法制和纪律遭到破坏。本来,5 月初以前,经过大量的工作,形势已趋于平稳,但进入 5 月以后,又更加动乱起来。卷入游行示威的学生越来越多,公共交通到处堵塞,党政领导机关受到冲击,社会治安恶化,严重干扰和破坏了首都的政策秩序。

天安门广场部分学生绝食请愿的活动还在继续。实际上这是少数人拿绝食学生作为”人质”,要挟、强迫党和政府答应他们的政治条件,连一点点起码的人道主义都不讲了。党和政府一方面采取了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对绝食学生进行治疗和抢救,另一方面,同绝食学生的代表进行对话,希望立即停止绝食,但都未能取得预期效果。

北京的事态还在发展,而且已经波及到了全国许多城市。在不少地方,游行示威的人越来越多。在有的地方,也发生了多次冲击当地党政领导机关的事件,发生了打、砸、抢、烧等严重违法破坏活动。种种情况表明,如再不迅速扭转局面,稳定局势,就会导致全国范围的大动乱。

现在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看出,极少数极少数的人要通过动乱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这就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他们公开打出否定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口号,把矛头指向为我们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邓小平同志,其目的就是要从组织上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翻经过人民代表大会依法产生了人民政府,彻底否定人民民主专政,他们四处煽风点火,秘密串联,鼓动成立各种非法组织,强迫党和政府承认,就是要为他们在中国建立反对派、反对党打下基础。如果他们的目的得逞,中国将出现一次历史的倒退。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就会变成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中国。

我们所以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揭露极少数人的政治阴谋,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把广大青年学生同挑动动乱的极少数人区分开来。前一段,我们在处理学潮问题上所以采取及其宽容、克制的态度,也正是出于这样的愿望和目的,那些躲在背后策划和煽动动乱的人,却以为党和政府软弱可欺,不断制造谣言,蛊惑群众,扩大事态,导致形势发展得越来越严峻。

必须强调,我们仍然要坚持保护广大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把他们同制造动乱的极少数人严格区别开来,对他们在学潮中的过激言行不予追究。

为了坚决制止动乱,迅速恢复社会秩序,我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紧急呼吁:

一、 目前还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希望你们立即停止绝食,离开广场,接受治疗,恢复健康。

二、 广大同学和社会各界,希望你们立即停止一切游行活动,不要对绝食学生进行所谓的”声援”了。再搞”声援”就是把他们推向绝路。

我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号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和衷共济,团结一致,立即行动起来,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制止动乱和稳定局势作出贡献。

各级党组织必须在稳定局势中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全体共产党员要在制止动乱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各级政府必须严肃政绩法纪,认真抓好稳定局势以及各项改革和建设工作;全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坚守岗位,忠于职守,维护正常的工作秩序;全体公安干警和武装警察要努力维护社会秩序,强化社会治安,坚决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活动;所有工商企业和事业单位都要坚持正常生产秩序;各类学校都要坚持正常的教学秩序,凡罢课的应一律无条件的复课。

我们的党是执政党,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为了对神圣的祖国负责,对全体人民负责,我们必须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迅速结束动乱。

我在讲话结束时,还为解放军进城和即将宣布的戒严留下一个伏笔。我说,希望广大人民群众对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公安干警为维护首都安全所做的努力给予全力支持。

我的讲话不时为热烈的掌声打断,会场情绪慷慨激昂,十分热烈。

尚昆同志在会上作了即席讲话,他说,调来一部分解放军是为了协助首都武警和经常,维持社会秩序的,希望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给予理解和支持。

赵紫阳拒绝出席这样一个关键性的会议,再一次在全国和全世界面前暴露和他与党中央的决裂。赵紫阳犯下了分裂党的不可饶恕的错误。

下午,赵紫阳还给中央常委和政治局写信称:”我头痛加剧,急需治疗和卧床休息”,”在此期间,常委和政治局工作,建议李鹏同志主持”。

就在中央召开大会前 45 分钟,天安门广场的绝世学生也宣布停止绝食。、

鲍彤领导的政改室另一位副局级干部高山,在 19 日上午来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谘、高山根据鲍的意思,先后炮制四份反动传单,并以”体改所”、”农研发展中心”、”中信国际所”和”北京青年经学会”四家名义,发表了一个《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在天安门广为散发并进行广播。”声明”呼吁公开中共高层决策内幕;立即召开人大特别会议,进行干预;召开共产党特别代表大会,对政治局工作进行审议;授意学生要赶快结束绝食,说政府将采取极端举动,这就是指戒严。以上事实说明,小平同志在 5 月 17 日开会时就对常委们讲”你们办公室内有奸细”,这一判断是十分正确的。党的核心机密已被鲍彤泄露到动乱分子那里,扩散到社会上了。

今天,陈子明、王军涛、周舵等人在蓟门饭店召开会议,研究成立”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

2009年8月21日, 10:3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