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37)

要求学生停止绝食

5 月 18 日

凌晨 5 时,赵、李、胡、乔去协和、同仁医院探望了绝食同学。

9 时,启立来,商定 11 时与绝食学生代表对话。

下午 3 时,召开戒严会议。北京军区周依冰司令员报告,决定派 5 万兵力,20 日晚以前进入北京。决定成立戒严指挥部,北京市长为指挥,司令员为副指挥。

宋平同志反映,鲍彤手下的顾云昌散布”赵完了”,常委 3 比 1。

凌晨 5 时,由中央办公厅统一安排,赵紫阳、李鹏、乔石和胡启立四位常委都去协和医院和同仁医院探望了绝食而住院的学生,希望其他参加绝食的同学尽快结束绝食,到医院接受治疗。

上午 9 时左右,胡启立同志来我办公室,提议我去会见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代表。我认为这是向搞动乱学生公开表示中央态度的时候了,所以欣然同意。我原以为他会和我一起去,不料,临上车时胡启立却不去了。他解释:”四·二六”《社论》是他起草的,学生对他有气,他去不方便。胡启立临阵脱逃,实在不够意思。

11 时在人民大会堂,我和李铁映、李锡铭、阎明复等同志会见了绝食学生代表。鉴于”文化大革命”中经常发生领导接见造反派时,往往不时打断或不让领导把话讲完的情况,会见一开始,我就和学生”约法三章”。对这场重要的谈话,根据当时的记录,摘要如下:

李鹏总理:今天和大家见面只谈一个题目,如何使绝食人员解除目前的困境。党和政府对这件事很关心,也为此事深感不安,担心这些同学的健康。先解决这个问题。我还对今天谈话提出一点要求,同学们有什么意见,可以充分讲。我们不打断你们,也不插话。但是,我们讲话时,你们也不要打断我们。(大家表示同意)

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吾尔开希:李总理,你刚才说我们只谈一个问题,而现在不是你请我们来谈,而是我们广场这么多人,请你出来,至于谈几个问题,应该由我们来决定。广场上现在已有许多人晕倒了,你大概也清楚。我想重点是如何解决问题。昨天,中央常委的书面讲话,我们都听了。我们认为,这还不够,很不够,我们提出的条件你是知道的。

北京大学学生王丹:我们昨天对 100 多个同学做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是 99.9%的同学投票表示不撤离广场。在这里,我把我们的要求再明确一下:一、肯定这次学生运动是民主、爱国运动,而不是所说的动乱;二、尽快对话,并现场直播。这两点如果政府现在能圆满地回答的话,我们可以去现场向同学做工作,撤离广场。

吾尔开希:我们提出:第一,要求下面肯定这次学生运动,要全面地否定”四·二六”社论,否定是动乱。然后,可以有几种办法:一、请赵紫阳同志或李鹏同志,最好是赵紫阳同志到广场去给同学直接讲话。二、人民日报发个社论,否定”四·二六”社论,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这次学生运动的伟大意义。只有这样,我们可以尽量说服同学把绝食改成静坐,我们可以尽量说服,但不敢说一定能够做到。

王丹:我们到这里来,实际是代表广场上绝食的同学,为他们的生命负责的态度来的。希望各位领导能对我们提出的两个问题表态。作为”绝食抗议”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我们都为同学的生命安全担心。希望各位领导能对这两个问题尽快明确。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戴颂育:希望尽快答复我们的两个要求。

北京大学学生熊焱:我们认为,不管政府方面还是其他方面,是否承认它是爱国的民主运动。历史都会承认的。但是,为什么还特别需要政府承认呢?这代表了人民的一种愿望:想看看我们的政府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政府。我们都是主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人,都是有良心的人,有人性的人,为了解决问题,什么面子都应放下来。政府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人民是会拥护的。我们并不是对李鹏总理个人有什么意见,因为你是共和国的总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生王超化:我同意刚才同学的想法,如果作出某种”决议”,但不代表广大同学的话,”决议”也是没有用处的。

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王学珍:有不少北大同学在天安门广场,对周,学们的行动,我们作为师长,心里都很难过。我认为,广大同学是爱国的,不是代表动乱,这一点,希望政府能肯定。第二,希望政府的领导人,也希望总书记能到天安门广场,给同学们讲一讲,表示理解同学们的心情。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王志新:世界上有一惯例,绝食七天的时候,政府应该给予答复,连南非这样的国家都能做到,中国政府也应做到。

王超华:同学们是在自觉地搞一场民主运动,争取宪法赋予的权力。如果仅仅说是”爱国热情”,那么,在这种热情下,运动中什么事也会干出来的,无法使这次运动中做到理智。

北京大学学生邵江:学生运动可能已经形成一个全民族运动,学生现在还是比较理智的,但是不能保证形成全民运动时,都是理智的。

王丹:还有发言的没有?没有了。那么,请领导表态。

李鹏总理:如果谁有意见,还可以讲,充分的讲。(无人表示要讲话)请李铁映同志讲一讲。

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这次学潮发展到这样的规模,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因为,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的政治事件,做社会上产生很大反响,事态还在发展。关于对这次学潮,我认为,广大学生表现了爱国的精神和爱国的愿望。但是事情不能完全凭自己主观的想法和良好的愿望,而要看事态的发展和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稳定的局面,什么事请都吹了。中华民族的振兴,只不过是一句空话。希望在座的同学能够做工作,使在广场绝食的同学尽快的回到学校里去。

中华统战部部长阎明复:这些天来,我和同学们有过多次接触,现在关心的是要救救在广场上绝食、体质非常虚弱、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学生们。我想,问题的”最终解决”和绝食要分开。我相信问题是会”最终解决”的。现在,同学们自发产生的三个组织,对局势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差了,事态的发展不是按你们的意愿进行的。现在你们惟一可以产生影响的是,决定绝食的同学们离开现场。

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等:这几天事态的发展,使北京城市交通基本上瘫痪,生产受到极大地影响,多数市民希望安定下来,我向同学们转达广大市民的意见。不要让绝食的同学的生命受到威胁,先解决这个刻不容缓的问题。

李鹏总理在听完大家的发言后,谈了几点意见:

第一点,发言的同学愿意谈实质性的问题,我就先谈实质性问题,这就是立即停止绝食。我要求由中国和北京市红十字会,负责把参加绝食的同学安全的送到各个医院去。我希望所有在广场上的其他同学予以协助和支持。同时,我要求北京市和中央所属的医疗单位的医务人员,大力的抢救、护理参加绝食的同学们,以保证他们生命的绝对安全。

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共同点,或者还有生命不同点,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在这方面,政府责无旁贷。今天在座的每一位同学应该从关系绝食同学的生命安全出发,予以协助。我这个要求,并不是讲等到绝食的同学生命垂危的时候,再把他们送走,而是现在就把他们送到医院去。

第二点,无论是政府,还是党中央,从来没有说过,广大同学是在搞动乱。我们一致肯定大多数同学的爱国热情,愿望是好的。你们提出的有些意见也是政府希望解决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积极地。但是,事态发展不以你们的善良的愿望、良好的想象所决定。事实上,现在北京已出现秩序混乱,并且波及到全国。昨天京广铁路被堵塞了三个多小时,停止了铁路动脉的运输。现在有不少社会闲杂人员,纷纷打着学术的旗号到北京来了,使局势更加混乱。北京已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同学们想一想,这样下去最后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对全国人民负责的政府,不能对这种现象置之不理。我们要保护广大同学的生命安全,要保护工厂,保护社会的正常秩序,保护我们的首都。这些话,你们愿意挺好,不愿意听也好,我都要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告诉大家,告诉全国人民。动乱,中国出现过多次,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的伤害,我们绝不允许这种悲剧重演。

第三点,现在是有一些市民、工人,甚至有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上街游行,好像是对你们表示声援。你们不要误解他们的意思,他们出于对你们的关心,希望你们身体上不要受到伤害。但是这里面也有许多人的做法,我是不完全赞成的,如果他们劝你们吃点东西,喝点水,能够保持身体的健康;劝你们尽快的离开广场,有话好和政府商量,这是正确的。但是,也有一些人是在那里鼓励你们继续绝食,这样做,不是在帮助你们,而是把你们推向危险的深渊,我们不是赞成的。

同志们提出了两个问题,都是关于这场事件性质问题,我是理解的。我作为政府总理,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是我在今天这个场合不讲,我会专门讲这个问题。如果今天在座的同学们一味要在性质上纠缠,我认为是不合适的,如果在座的同学,你们已不能够左右在广场爵士学生的行动,那我就直接向在广场上绝食的同学传达政府的呼吁,希望他们尽快结束绝食,尽快到医院接受治疗。我再次代表政府向他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忠心希望他们能够接受政府对他们这一简单、而且很紧迫的要求。

在动乱性质上,今天我没与这些人纠缠。因为不是讲这个问题的时机和场合。但我也留下了一个复辟。我说,我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会在适当的机会会全面说明政府的立场。这就是指明天要召开的党政军干部大会。

我的讲话击中了要害。学生头目没有再讲什么实质性的话。临散会前,吾尔开习还演了一场闹剧。声称自己心脏病复发,学生把他抬上担架,搬来氧气瓶,给他上氧气,抬出了会场。

这场座谈会的实况录像,没想到启立同志不让电视台全文转播。但是广播电视部艾知生部长还是指示中央电视台在当时新闻联播中,全文播出了这次会见的录像。这使全国上下都知道党和政府对动乱的态度和立场,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时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宋汉良后来告诉我:18 日乌鲁木齐动乱学生冲击党委大楼,砸碎了玻璃,当时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才恰当。听了广播后,他们的腰杆子就硬起来了。

当时福建省委分管教育的副书记贺国强后来告诉我:学生在街上游行示威,要求市委支持学生,闹得交通堵塞,社会混乱,他们也不知中央是什么什么态度。听了广播后,福州学生自动撤离了。

杨尚昆同志在上午还举行了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传达中央常委关于戒严的决定。中央军委下令,调北京军区 5 万人进京执行戒严任务。要求其中 3 万人于 19 日晚进北京,另决定调沈阳军区 2 万人进京,先下达预先命令。

下午 3 时,在中南海召开戒严工作会议,我和乔石,尚昆同志参加。尚昆向我们通报了调动兵力情况。

为了协调整个戒严工作,会议决定成立北京戒严指挥部,由北京市长和北京军区司令员为正、副指挥。

果然不出所料,中央组织部部长宋平反映一个重要的情况:鲍彤领导的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的副局级干部顾云昌向中组部研究室的刘绍荣等人散布:鲍彤昨晚在政改室开了会。鲍彤说今天常委会上 3 比 1,赵已完了。另一个问,那你们老鲍呢?顾说,他首当其冲。又有人问,那你们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呢?

顾说,解散呗!

2009年8月20日, 10:3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