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39)

北京部分地区戒严

5 月 20 日

昨晚,形势有恶化的迹象,广场宣布,20 万人静坐或绝食。我和乔、杨电话商量,决定 10 时宣布戒严。

下午,成立了中央宣传小组,由丁关根、王忍之、袁木、何东昌、曾建徽参加。

部队进城受到极大阻力,主力被困在八宝山,南面被围在南苑,东面困在通县,北面困在太平庄。唯一成功的是由沙河到达北京车站,但部队一下车就被包围。

北京形势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广场游人宣布,有 20 万人静坐反对昨晚的首都党政军大会。我和乔石同志在电话中商定原定今晨 8 时实施北京部分地区的戒严,因为准备工作跟不上,宣布戒严开始时间推迟到上午 10 时。

9 时 30 分,我签署了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

为了坚决制止动乱,维护北京市的社会安定,为了保障公民生命和财产安全,保障公共财产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政府正常执行公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89条第16项的规定,国务院决定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

为什么只选择北京市部分地区,而不是整个北京市,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动乱主要是发生在北京市区,而市属 10 个县相对比较平静,没有必要实行全市都戒严。二是宪法规定国务院只有在省、自治区、直辖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权力,在整个省区市实行戒严的权力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

中央的同志都很焦急,因为新闻界思想混乱,舆论跟不上。下午成立了中央宣传工作小组,有丁关根、王忍之、曾建徽、袁木、何东昌、王维澄等同志参加。我召集他们开了会,要求重点抓好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四大新闻单位,保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在前一段时间,人民日报对动乱起了不好的作用,因此,在戒严期间,必要时,中央可派代表进驻人民日报,加强新闻监督。

没有想到部队进城受到极大阻力,可以肯定,戒严消息事先被泄露出去了。西面来的部队被人群围堵在八宝山,南面来的部队被围堵在南苑,东面来的部队被围堵在通县,北面来的部队被围堵在北太平庄。戒严指挥部曾设想,西面的主力部队经过地铁运送到天安门,也因为走漏消息,复兴门地铁施工洞口被一群动乱分子占领,堵塞了地铁的通道,部队调不进来。惟一成功的是从河北沙河县乘火车到达北京车站的 2000 余人。这是根据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同志的请求我下令铁道部长李森茂执行动运送沙河部队的命令,他执行了。但部队一下车,就被动乱分子包围,困在北京车站动弹不得。

从 19 日到至 20 日,有人在北京街头散发了冒充人民日报号外的传单,说”我们以极为悲痛的心情””公布一个绝对真实的消息,赵紫阳总书记的权力已被剥夺”,”军管迫在眉睫”。

上海市委致电中央,说市委常委会全体同志收看了 19 日晚中央召开大会的实况转播,一致拥挤李鹏同志代表中央所作的报告。

20 凌晨,江泽民同志发表广告讲话:

昨天晚上,北京绝食请愿的同学已宣布停止绝食。我衷心希望上海的绝食同学迅速停止绝食,接受治疗,早日恢复健康。同时,我衷心地希望参加游行、静坐的同学有秩序地撤离现场,返回学校。

凌晨 2 时 45 分,上海绝食静坐 5 天的学生已全部撤离广场。

陕西、湖南、河北、河南和福建省委和政府致电中央,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制止动乱的英明决策,拥挤李鹏同志的重要讲话。

胡启立同志给中央常委写信,表示造成杨尚昆在 19 日大会上讲的,解放军绝对不是针对学生的,他希望不发生流血事件。对此信,姚依林批示,要尽可能做到不流血,但不能要求完全不流血,不动武,那将束缚自己的手足。

上午 10 时,体改所所长陈一谘到中南海鲍彤处。陈向鲍彤详细介绍了《关于对时局六点紧急声明》传单的内容,鲍彤说很好。鲍还说,戒严这一招肯定失败,这件事肯定要翻过

来。鲍还说,党内已解决不了问题,要尽快召开人大,罢免李鹏。以后你们不可能再从我这里得到情况了。两人谈话延续一小时之久。

11 时许,陈一谘召集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中层干部开会。会上,陈一谘传达了鲍彤的指示:”要保护体革所的人,他们是改革的中坚力量”,”你们以后不要依靠上边获得消息了”。这就意味着鲍彤不会再给他们消息了。在社会上还有人散发了一份以首都知识界为签名的传单,要求人大常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弹劾李鹏,以解国忧”。

戒严力发布后,仍有数万人在天安门静坐请愿,”高自联”、”工自联”和”绝食团”联合声明:第一,全国人大召开临时大会,罢免总理李鹏,署名国家主席杨尚昆。第二,反对军管,抑制军队进城。

许多不明真相的学生和群众在通往市中心区的各路口设置障碍物,阻拦执行戒严任务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还向他们投掷石块和酒瓶,严重干扰了戒严部队按时到达戒严地点。

2009年8月21日, 10:4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