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44)

5 月 25 日

上午,开宣传小组碰头会,确定近期的宣传方针。主要是宣传解放军形象,最近社会上谣言甚多。我利用会见三位新驻华大使的机会,出一下场,讲一篇话。

下午,与许家屯谈话。他谈得只是在福建搞开发区。

晚上,开常委会,决定把通气会上的讲话传达到县团级,并发书面材料。原则上确定在 5 号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10 号召开中央委员会议。

上午,我主持常委碰头会,研究解放军进城受阻的问题。确定近期要大力宣传解放军形象,取得广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使解放军能够顺利进城。

最近港台以及国内社会上谣言纷纷,说”邓小平已死”,”李鹏被他的警卫员开枪击伤”。国家领导人从 5 月 19 日大会以后就没有在公开场合出来过。因此,我今天利用会见尼日利亚、墨西哥、缅甸三位新任驻华大使的机会,针对赵紫阳下台是否意味中国改革开放政策要倒退的讨论,讲了一篇话。我说,中国改革开放政策不会变,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邓小平同志,而不是别的什么人。两年前,自由化分子苏晓康编导了一部名叫《河殇》的电视政论片。在这部电视片里大肆吹捧赵紫阳,说只有赵在 1987 年担任了总书记以后,才开辟了中国的”新纪元”,赵紫阳似乎是改革开放的旗手,要树立赵紫阳的”新”权威,中国才有希望。我今天对三位大使的这个说明,对国内外都是必要的。针对宣布戒严是否合法的议论,我说,中国政府是根据宪法第八十九条第十六款的规定,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在”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曾经决定在全国实行过军事管制措施。针对戒严是否就是军事管制的问题,我说,戒严不同于军事管制。”军管”实在政府不能有效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能时,由军事当局来接管政府全部或部分职能的一种措施。中国政府现在还没有到这个地步。中国政府是稳定的,有能力解决当前存在的问题。

下午,香港新华社分社许家屯来看我,我虽然很忙,当仍然抽空与他谈了话。他没有针对当前动乱局势谈什么意见,而提出想在福建搞新的经济开发区,有点不识时务,言不及意。我看着未公开颂扬资本主义优越性的许社长,是来摸中央底的。

晚上,我主持召开常委碰头会。会议决定把向各省市、部委领导通气讲话内容发下去,以便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碰头会原则上确定在 6 月 5 日左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10 号左右召开中央委员会议,对赵紫阳的问题作出组织处理决定。

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出《告北京市民书》,提出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来北京市维护首都治安,恢复正常秩序,希望广大爱国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能充分理解,给予协助和支持。这几天戒严部队利用进城受阻的机会,开始内部整顿工作。有些部队来的匆忙,缺乏思想动员,需要对官兵传达和宣传中央的决定,是每个战士对自己执行戒严的光荣而坚决的任务有充分的理解。

上午,彭真邀请党内副委员长习仲勋、彭冲、廖汉生、耿飚、陈慕华、王汉斌,商讨对学潮和动乱的看法。彭真说,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是违宪的。这次游行示威就是动乱。全国人大是代表 11 亿人民的,不能服从搞游行示威的那一小部分人,与会同志都表示同意。

2009年8月21日, 10:5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