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45)

5 月 26 日

今天继续进行打招呼的工作。上午,我与田纪云谈了话。他表示,与赵无特殊关系,但对军队进城必要性有些保留。还与吉林何竹康、山西李立功、王森浩、新疆铁木尔、宋汉良谈话,他们都表示坚决支持中央关于处理赵的精神。

彭真同志送来一个他与人大副委员长讲话的材料。从法制的角度讲,人大也不能违宪。人大无权撤销总理按照宪法规定行使的戒严权力。

我委托王忍之和袁木起草在政治局扩大会议讲话的草稿,谈了一些要求。宣传组为万里起草一篇书面讲话稿,凌晨 1 时发到上海。

今天,我们继续向地方以及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负责人进行打招呼的工作。上午,我与田纪云同志谈了话,他表示,他与赵紫阳并无特殊关系,他对赵推行的经济政策,也不完全赞同。但是,他对军队进城的必要性,还想不通,有保留。我还与吉林何竹康、山西李立功、王森浩、新疆铁木尔、宋汉良等同志谈话,他们都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他们一致认为,4 月 26 日社论和我的 5 月 19 日讲话对地方作用甚大,对制止动乱犹如一场及时雨。

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分别整理了李鹏、乔石、杨尚昆、宋平、姚依林同志分别同各方面负责同志谈话的情况:

李鹏同志谈话情况

24 日谈话情况:

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表示:坚决拥护中央方针,也是对上海市委的支持。回去抓紧做工作,确保上海的局势的稳定。

广东省长叶选平表示:估计广东省委常委拥护中央方针问题不大,但广东情况复杂,可能在干部群众中波动较大。

天津市委书记李瑞环表示:坚决拥护中央方针,可以控制天津局势。

辽宁省委书记全树仁、省长李长春表示:拥护中央方针,来时怕中央在戒严受阻后要后退,现在放心了。希望把谈话精神传达到地师级。

河南省委书记杨析宗表示:对社论和戒严坚决拥护,但对赵紫阳的问题顾虑很大,希望中央不要急于处理。

26 日谈话情况:

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表示:他一直认为是一场动乱,他与赵紫阳只是工作关系,无其他关系。他提出调大批军队进北京是否有必要。

黑龙江省委书记孙维本表示:完全拥护中央的决策,黑龙江可以控制局势。

山西省委书记李立功、省长王森浩表示:山西的情况也说明是一场动乱,对中央的决策表示坚决拥护,山西没有问题。

吉林省委书记何竹康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策,坚信吉林的中央委员及老同志都是一致拥护的。

新疆自治区委书记宋汉良、主席铁木尔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策,新疆领导班子没有问题。5月 19 日新疆已发生过较大的动乱,还有发生新的动乱的可能,因警力不足,希中央军委能及时批准他们动用解放军协助维持秩序。

杨尚昆同志开会、谈话情况

24 日上午,广东省委书记林若表示:拥护中央决定,担心广东开放政策会变,对港澳影响大,做干部的工作有一定难度。

24 日下午,杨尚昆主持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约 70 人参加,与会同志一致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坚决服从军委邓主席的命令。

25 日上午,河南省委书记杨析宗、程维高表示:拥护中央决定,但希望能将赵紫阳挽救过来。

25 日上午,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省长张皓若表示:坚决按中央的精神做工作。

25 日下午,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表示:拥护中央决定。但是,担心国内不稳,会影响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方针。

26 日,海南省委书记许士杰表示:坚决按中央精神,做好工作,希望中央文件早点发下去。

乔石同志谈话情况

24 日谈话情况:

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表示:拥护中央的方针,拥护小平同志的决定,坚守岗位,努力工作,积极完成中央交给中办的各项任务。

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态度不够明朗,感到问题太大了,中央统战部部长阎明复表示:事情经过他都清楚,约时间再谈。

中央纪委副书记陈作霖、中央政法委书记任建新、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刘复之表示:完全赞成中央的方针。

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表示:拥护中央的决定,回去后在省委做工作。

25 日上午,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表示:拥护中央的方针和决定,回去做好湖南的工作。

下午,乔石同志向中直各部委、事业单位和群众团体负责同志 19 人传达了中央精神。

26 日下午,云南省委书记普朝柱、省长和志强,贵州省委书记刘正威、省长王朝文,广西自治区委书记陈辉光、主席韦纯束都表示:拥护中央决定。原来心里很着急,中央一讲,心里明白了。回去以后做好本省、区的工作。

27 日下午,西藏自治区委书记胡锦涛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回去做工作,估计西藏的问题不大。

宋平同志谈话情况

24 日上午,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表示:完全赞成中央的分析和决策,态度非常坚决。

山东省委书记蒋春云表示:对问题的性质认识明确,坚决拥护中央的决策,认为”四?二六”社论的立场不能退,回去做好在鲁中委、中顾委、中纪委委员的工作。

陕西省委书记张勃兴表示:完全拥护中央决定。早就觉察到中央在对这次事件处理上前后的差异。认为事态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赵紫阳应负主要责任。

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表示:拥护”四?二六”社论和李鹏同志讲话的立场。

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回去做好工作。

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表示:拥护中央的方针,回去做好工作。

26 日下午,甘肃省委书记李子奇、省长贾志杰,青海省委书记尹克升、省长宋瑞祥都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策,回去做好工作。

姚依林同志谈话情况

24 日谈话情况:

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表示:坚决拥护中央,请放心。

江西省委书记毛致用表示:完全拥护中央决定,回去后要把江西工作做好。江西省省长吴官正表示:同意中央决定,否则是国无宁日,民无宁日。

25 日上午,安徽省委书记卢荣景表示:拥护中央决策,否则,拖下去党要拖垮,不能够再让步了。

25 日下午,国务委员陈俊生表示:你介绍的情况很详细,主要情况都了解。我一定坚守岗位,做好工作。

国务院部委负责人

对传达中央精神的态度

5 月 24 日、25 日,依林同志主持会议,给国务院各部门负责同志打招呼,传达中央精神。出席会议的有 35 个部委、19 个直属机构、5 个办事机构和 4 个大公司的主要负责同志。会后受依林同志委托,罗干同志分别给出席会议的 29 位同志打电话了解情况。现将这些同志的意见简报如下:

外交部钱其琛(部长,中央委员)表示:对于中央的决定,我没有什么意见。在部机关传达以后,也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只能提到:一、不要冲突流血;二、对外表态的口径外交部有些不好办,最好由国务院发言人出面谈一下。

体改委贺光辉(副主任)表示:我本人态度明朗,坚决,站在中央一遍。现在下面也有些顾虑,希望要实事求是,不要搞”划线”、”站队”等。

安全部贾春旺(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非常拥护中央的精神,各位副部长也表示拥护中央的决策。积极下去做工作。

监察部尉健行(部长,中央委员)表示:开始我就认为”四.二六”社论是对的,随着时间的发展,更感到小平同志高瞻远瞩。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这是一场动乱,同时是党内的一场都整。我认为,赵紫阳同志不顾大局,把党内矛盾暴露在党外,在学生中表白自己,他的看法和做法是错误的。

航空航天部林宗棠(部长)表示:我坚决拥护、贯彻执行中央的决策。部里的同志们也都是这个意见。

建设部林汉雄(部长)表示:我对中央的决定没有意见,相信组织。在部里传达以后,六家表示相信党和政府能够妥善处理这件事,都希望不要流血。也有的同志讲,如果京外不来人,是不是就可以不戒严了。

纺织部吴文英(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向部里提出:坚决拥护中央、国务院的决定,反对动乱;坚守岗位,稳定市场和社会;做好机关工作人员及所属院校学生工作。

科委阮崇武(副主任,中央委员)表示:对于中央的决定,我坚决拥护,科委比较稳定,无人上街游行。

经贸部郑拓彬(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李鹏同志讲话以后,我们已经表态赞成。现在我感到更加明朗了,也好办了。我们坚决支持和拥护中央的决定,经贸部不会有问题。

体委伍绍祖(主任,中央委员)表示:中央的措施非常正确,不如此不能制止动乱,是稳定大局所必须的。体委机关一致拥护中央的果断指施。

冶金部戚元靖(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完全拥护中央的决定,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能退步。无数先烈用生命夺取的证券,决不能在我们手中丢掉。

化工部秦仲达(部长,中央委员)表示:中央的决策英明、及时,我完全拥护,坚决贯彻执行。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结果就是和平演变。我坚信,党和政府有能力制止动乱。

人事部赵东宛(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策,决不能退让,否则四项基本原则要丢,十年改革成果也要丢。赵紫阳对于动乱的扩大要负主要责任。

水利部杨振怀(部长)表示:在部里传达以后,大家一致表示拥护中央的决定。

地矿部朱调(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策。大家行动起来,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

能源部黄毅诚(部长)表示:对于中央的决定,大家一致表示用户。赵见学生时的讲话时违反党的原则,在国家困难的时候,分裂党,是非常错误的。

轻工部曾宪林(部长,候补中央委员)表示:完全同意中央采取的果断措施。目前部里主要抓了:动员大家不要上街游行搞声援。

林业部高德占(部长、候补中央委员)表示:中央关于制止动乱的决策完全正确,拥护李鹏、杨尚昆同志的讲话。对赵紫阳同志要抓紧处理。一小撮人还把希望寄托在党内一些人的身上,及时处理,可以更有效地制止动乱。

商业部胡平(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策。中央的果断措施非常及时,非常必要,我们一定坚决贯彻执行。中央的精神传达后,内部的思想趋于平稳,但不一定都通。

物资部柳随年(部长)表示:传达中央精神以后,大家感到问题清楚了。中央的措施非常正确,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必将产生连锁反应,我们的党也要分裂,退让是没有尽头的,退让的结果是国无宁日。

广播影视部艾知生(部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这是一次严重的动乱,这与新闻界的作用有关,是同启立同志根据赵紫阳同志的意思,在新闻界搞了一系列对话有关。我们部一定以实际行动坚决贯彻执行中央的决策。

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王涛(总经理,中央委员)表示:我们一直拥护中央的决定,采取戒烟措施是必要的。大家都不赞成在党内搞分裂,都表示一定与中央保持一致。

审计署吕培俭(审计长,中央委员)表示:我完全拥护中央的决策。审计署一直用户中央所采取的措施,早解决比晚解决好。

统配煤矿总公司于淇恩(总经理,中央委员)表示:中央的决策是一件大事,我完全拥护。现在看来,乱首先乱在党内、先解决常委会内的问题是正确的。

国家旅游局刘毅(局长,候补中央委员)表示:我非常赞成李鹏、尚昆同志的讲话。我的态度很明朗,动乱不制止,党和国家的前途都成问题。赵紫阳所做的,是削弱党的领导,这是实质。

国家气象局邹竞蒙(局长,候补中央委员)表示:我完全赞成中央的精神。过去有些情况不利阿杰,现在清楚了,就应该坚定不移,坚决拥护中央,相信党、政府、解放军能够妥善处理。

交通部钱永昌(部长,中央委员)表示:完全拥护中央的决定和部署。我们一方面抓紧做好思想工作,另一方面抓紧做好本职工作。

国务院侨办廖晖(主任,中央委员)表示:完全赞成和拥护中央的决策。建议人事的变动最好按照党内的正常程序进行,按照党章的规定办。

人民银行刘鸿儒(副行长,候补中央委员)表示:传达以后,大家的认识加深了,态度坚决了。过去一些不清楚的问题明确了。大家都信心增强了,表示用户中央的决策。

今天上午,陈云同志主持召开了中顾委第 11 次常委会议,传达学习了党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反对动乱、维护社会安定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出席会议的有:薄一波、宋任穷、王平、王首道、伍修权、刘澜涛、江华、杨得志、肖克、余秋里、宋时轮、张劲夫、陆定一、陈丕显、陈锡联、胡乔木、段君毅、耿飚、姬鹏飞、黄镇、康世恩。黄火青同志也参加了会议。

陈云同志在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

关于反对动乱问题,我将两点意见:第一,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后退。如果后退,两千万革命先烈用人头换来的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会变成资本主义的共和国。第二,我们作为老同志,现在就是要坚决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坚决拥护李鹏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同时,要主动地多做干部和群众的工作。

宋任穷同志简要通报了最近一个时期中央为反对动乱、稳定局势所采取的措施以及党内斗争的一些情况。与会同志一致表示,完全同意陈云同志讲话,坚决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领导,坚决拥护李鹏、杨尚昆同志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坚决拥护共产党、国务院为制止动乱、稳定局势而采取的重大决策和一系列果断措施。会上部分老同志发了言:

薄一波:在这关键的时刻,陈云同志亲自出席并主持今天的中顾委常委会议。陈云同志刚才的重要讲话,我完全赞成。

现在出现的这场动乱,是极少数人有计划有预谋地制造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否定我们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一定要有明确的认识,不能有丝毫含糊。

对于广大学生的爱国热情要给予肯定,对于他们提出的惩治”官倒”、消除腐败等正确意见,要认真倾听和采纳。对于那些极少数搞动乱的人,必须坚决斗争,彻底揭露他们的政治阴谋。

宋任穷:我 4 月 25 日到外地,起初学生都比较平静。后来,学生也闹起来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赵紫阳同志在接见亚行会议代表时的讲话,根本不提”四·二六”社论,完全另讲一套。学生们看到中央的意见不一致,加上中央新闻媒介的倾向不好,便上街声援北京的学生,实际上是被煽动起来的。赵紫阳同志与戈尔巴乔夫会谈时把一切责任都推到邓小平同志身上。第二天,学生们游行喊的口号,便集中到打倒邓小平,限期解散中顾委、结束老人政治等等。说明他们背后是有人在操纵。

余秋里:陈云同志讲话,言简意赅,非常重要。关系到我们党生死存亡的时刻,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共产党员不起来讲话,那就等着堂人家砍头!这是一场尖锐的斗争。闹动乱的人喊的口号,是打倒邓小平、打倒杨尚昆、打倒李鹏。一个是军委主席,一个是国家主席,一个是国务院总理,统统打倒就等于职权被他们夺去了。我建议把赵紫阳的问题抛开。他是个阴谋家。如果不挑开,他们的组织派别活动就会不断。

陈锡联:我们国家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到了要不要党,要不要国家、要不要社会主义的时候了。他们攻击矛头击中指向邓小平和李鹏同志,还喊出了限期解散中顾委的口号。目的就是要否定党和政府,不要社会主义。这无论如何是不能允许的!

耿飚:现在是个非常时期,也是非常危险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老同志,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二千万人头换来的天下,应振作起来,坚决斗争。

黄火青:我们要团结起来,坚决斗争到底。现在,我们虽然宣布了戒严,但军队在外边,不能进城。一旦继续捣乱,军队就必须进来。

刘澜涛:最近,国内外消息报道,有颠倒是非的趋势。天安门不是我们的,是方励之的舞台,”美国之音”是搞动乱人的指导思想、政治领导,放松思想教育的结果。

段君毅:学生闹动乱,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首先要解决党内问题,把背后的极少数坏人揭露出来,让他亮相。

黄镇:在这次动乱中,宣传舆论机构大大暴露了,他们不是党的喉舌。我建议彻底整顿新闻舆论机构,把那些搞自由化的分子清除出去,把这些舆论机构牢牢掌握在党手中。

陈丕显:克制是有限度的。如果戒严八,九天了,军队也进不了城,也可能产生副作用。我想,制造动乱的那些人,其策略是想利用我们避免流血的方针,把我们拖垮。

胡乔木:在中顾委中,确实有极少数人是支持动乱。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们要挺身而出,继续履行我们的誓言,为保卫党的事业而斗争。要特别注意和中央保持一致。

肖克:我同意陈云同志的讲话,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首的领导集体。我相信公安干警和武警是可以维持秩序的。所以,我对军队进京有保留,担心发生流血事件,所以,我在七人联名信上签了名。

伍修权:小平同志是我们党的领袖,这是内部决定,但赵紫阳把这一点抛出来,是违纪行为。我建议,先礼后兵。先发一个通告,学生应该赶紧自动回校,如果再不识大体,那么,我们要采取强制措施了。流血恐怕难以避免。问题是流血多少。

杨得志:外边所传七人写信是这样的:那几天情况非常紧张,军队受阻,一旦出现流血事件,恐怕更不好办。因此,我们七人联名给戒严部队写了封信,请他们转给中央。这封信本事写给中央的,不知怎么搞到社会上去了。

王平:拥护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央,这是毫无疑问的。我只是担心流血死人。我没有在七人联名信上签名,我拥护中央、国务院为制止动乱而采取的措施,也赞成中顾委表态。

康世恩:前一段我一直蒙在鼓里,今天陈云同志讲清楚了:学生闹事,口号不断变化,背后有人操纵,要尽快查一查赵紫阳手下的黑干将,并把他们的恶劣做法加以揭露。

宋任穷:关于今天的常委会,可发一个消息,内容是坚决拥护陈云同志讲话,坚决拥护李鹏、杨尚昆同志 5 月 19 日讲话,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制止动乱的重大决策和措施。大家同意不同意?(一致举手通过)

彭真同志送来一个他对人大副委员长们讲话的稿件。他认为从法律的角度讲,人大本身也不能违反宪法。人大无权撤销总理按照宪法规定行使的戒严权力。搞游行示威、写大小字报妨碍了公共秩序和诽谤他人,也是违反违法的。彭是针对人大常委一些人讲的。彭真同志长期主持人大工作,是上届人大的委员长,主持修改过宪法和其他重要法律文件,在人大很有威信。彭真同志讲话义正严词,很有说服力,现将他的讲话摘要如下:

今天,我受中央委托,请几位老战友、老同志、老朋友谈一谈,通通气。

这次学生游行的动机是好的,目的是为了克服工作中的缺点失误,把国家的事情办得更好,这同我们的要求是一致的。但是,他们所采取的手段、方式不大妥当。这不怪孩子们。对极少数阴谋家、坏人乘机制造动乱的险恶用心,警惕不够。

现在思想比较乱,有各式各样的口号、看法、纲领等等。问题旷日持久得不到解决。思想怎么统一?我们有宪法和法律,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宪法和法律为准绳来统一思想。不能再像”文化大革命”那样”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难道苦头还没吃够吗?还要让灾难重演吗?

为了统一思想,讲讲有关的宪法和法律规定。

一、宪法第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是人民民主专政,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我国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行动,是违宪的。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即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资本主义制度,是根本违反人民利益和历史潮流,为广大人民所坚决反对的。统一思想,这是总纲。这一条不解决,思想不可能统一,问题无法解决。党内的问题也是发生在这里。

二、最近一个多月来首都是不是发生了动乱?是。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合法的游行示威不是动乱。但是,宪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公民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到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权利。现在闹得连国事活动都不能正常进行,闹得连走路、上下班都成问题,首都还有什么秩序?还能说没有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利益?还不是动乱?我们谁要认为这种行动还不是动乱,实际上等于鼓励全国各地都可以这样闹,那还怎么进行改革开放,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三、国务院决定首都部分地区戒严合法不合法?有人说,国务院没有这个权利,全国人大常委会应该撤销国务院宣布的戒严令。这里,有些是对宪法不熟悉,有的则是别有用心。宪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国务院有权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的戒严。北京市总面积一万六七千平方公里,实行戒严的地区不过千把平方公里。为了维护宪法的尊严,维护首都的社会秩序,国务院决定首都部分地区戒严,完全是合法的。宪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请注意,国务院的戒严令完全符合宪法和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怎么能不支持呢?

四、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中国共产党在党章中也明确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国家机关,包括国务院,也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各政党、包括共产党,也包括各民主党派;个人,包括普通老百姓,也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谁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有的人嘴上讲法制,实际上不仅自己践踏宪法和法律,还煽动别人违反宪法和法律,请学生们和各界群众提高警惕。

下午,我向袁木和王忍之口授了我在即将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报告的内容,请他们起草。

人大常委彭冲签发电报请万里同志中止对美国的访问,立即回国主持人大会议,赵紫阳虽已自动停止工作,却又在电报稿上签字同意。我认为万里同志不宜马上回来,否则势必为那些支持动乱或反对戒严,或不明真相的人所利用。我和乔石、依林同志共同签署了对万里同志请示复电,以中央名义指示万里同志继续进行由加拿大到美国进行访问。

万里同志已提前结束对美国的访问回国,今天凌晨 3 时回到上海。中央派丁关根同志到上海迎接万里同志,向他传达中央 5 月 17 日会议情况,特别是小平同志的讲话。万里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因为动乱分子的”后台”赵紫阳垮了,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人大常委会身上。中央宣传小组为万里起草一篇对外发表的书面讲话稿。今天凌晨 1 时,我将万里讲话参考稿发到上海江泽民同志处,请他当面转交。

万里同志回国后先到上海休息。上海搞动乱的学生拉了一个大的队伍到机场接万里,逼他表态支持学生的所谓”爱国行动”。泽民同志和关根同志商量,用了一个掉包计,万里在上海虹桥机场下飞机后,不按常规去西郊宾馆,而从机场侧门出去,住在市内宾馆,从而避开了学生的包围。另一车队从机场驶向西郊宾馆,这里坐的是随行工作人员和市里迎接人员,学生却找不到万里,扑了一个空。万里同志 5 月 27 日在上海发表谈话,说由于健康原因,提前结束对美访问。回国后又从多方面了解国内的情况。坚决拥护常委重要决定,完全同意李鹏和尚昆同志 5 月 19 日的讲话,认为国务院根据宪法决定在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是完全必要的。万里是现职的人大委员长,有人企图利用人大取消戒严,他的讲话对稳定局势是有利的。

现将万里委员长 5 月 26 日在上海发表书面谈话摘要如下:

我已结束了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出访期间,我一直密切注视着国内局势的发展,回国后,又从多方面进一步了解了国内的情况。

我一贯认为,广大青年学生真诚地希望存进民主,整治腐败,这种爱国热情难能可贵,党和政府了充分肯定,但是,事态的发展已经走向广大青年学生良好愿望的反面。种种情况表明,确实有极少数极少数人在搞政治阴谋,利用学潮,蓄意制造动乱,严重干扰了北京乃至全国许多地方正常的社会、生产、工作、生活和教学、科研秩序。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改变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严重的违反宪法的行为。

万里还慎重表示:

我坚决拥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呃重要决定,完全同意李鹏同志和杨尚昆同志 5 月 19 日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国务院根据宪法第八十九条赋予的权力,决定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是符合和维护宪法的,这对坚决制止动乱,迅速恢复秩序,是完全必要的。我们的人民要信任自己的政府,支持政府,支持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做好维护首都正常秩序的工作。

目前,北京和一些地区的事态尚未完全平息。我殷切希望,全体有觉悟有爱国心的共和国公民团结起来,社会各界认识团结起来,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为迅速结束混乱状态,恢复正常秩序,作出应有的努力。

2009年8月21日, 10:58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