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47)

5 月 28 日

今天是星期日,还有两三万学生在游行,口号是”李鹏下台”。

晚上,丁关根谈了邓对赵下决心的经过。去年工会开会,先念找邓,谈赵的问题。邓已看出,赵问题严重,但下不了决心。4 月 25 日邓与你们谈话,邓说,关键时刻我不能不讲。5 月 17 日下午开会时,听了你们的发言,态度明朗,他才做了戒严决定,批评了赵。到 19 日,因赵撂挑子,邓和几位老同志商量,才下了决心动赵。

今天是星期日,天安门广场还有 2 万多北京和外地来的学生在游行,游行口号是”李鹏下台”。

晚上,我和丁关根同志谈话。他对小平同志的想法比较了解。丁关根对我说,去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工会代表大会时,李先念同志找邓小平同志,谈了赵紫阳的一些问题。小平同志当时已看清楚,赵是搞自由化的人,尽早非下台不可,但由于影响太大,一时又找不到合适人选,所以下不了这个决心。今年一月份,小平同志同你谈话,讲了”格局不变”,就是还不要动赵紫阳的意思。耀邦逝世,学潮起来,4 月 25 日小平同志与你们谈话,为动乱定性,态度明朗。但有人颇有怨言,邓为此发了脾气,说关键时刻我不能不出来讲话。5 月 17 日上午,先念同志去小平同志处,与邓谈话,虽然已有让赵下台的意思,但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下午开会时,听了你们的发言,看你们态度坚定明朗,小平同志才作了戒严决定,批评了赵,但还没有说格局要变,要赵下台。到 5 月 19 日,因赵主动辞职,要撂挑子,小平同志和陈云、李先念、彭真等几位老同志一起商量,才下了最后决心,让赵紫阳下台,并建议由江泽民同志任总书记。

关根同志讲的这一重大人事决策过程,陈云和先念同志也对我讲过类似的情况。陈云和先念同志连续几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经过长期考察,他们先后向小平同志推荐江泽民同志任总书记。陈云和李先念同志还先后对我说过,国务院任务十分繁重,你已经开始熟悉这一工作,比较之下,由你继续担任总理更合适一些。

动乱和暴乱平息之后,1989 年 11 月 6 日邓小平在会见来华访问的金日成时讲,赵紫阳在朝鲜访问期间,我们没有全部察觉他的问题,没有动他的意思。他从朝鲜回来以后,把自己全部暴露了,成了完全支持动乱的人,那就不能再当总书记。据我所了解,小平同志作出这个决策很不容易。他不此一次沉痛地讲过,两个总书记都犯了支持自由化的错误,都选错了人。

今天收到李铁映同志转来体改委一份报告,是关于索罗斯和陈一谘共同成立”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的事。该”基金会”于 1986 年 10 月成立,美方主席为乔治·索罗斯,中方主席为陈一谘,中方委员有梁恒、李湘鲁、朱嘉明等人。李湘鲁是赵紫阳的秘书,不久前才赴美的。在协议中索罗斯承诺向中国”基金会”提供不低于一百万美元的年度赠款。1987 年 11 月陈一谘向鲍彤等写了一个报告,建议党中央和政府对索罗斯和他办的”基金会”加强支持,适当提高接待规格。该报告已获得鲍彤的同意。索罗斯于 1987 年向基金会赠款 100 万美元,1988 年赠款 25 万美元。陈一谘及其体改所的一些人是制造支持这次动乱的骨干力量,他们又用了美国人索罗斯的钱。

昨天,台湾联合报报道说:”天安门广场能否坚持”,”与物资补给能否持续有绝对的关系”。今天”香港声援团”到京,携带捐款 65 万美元和大量物资,支援广场绝食的学生。

“天安门指挥部”总指挥柴玲接受美国记者康宁汉的采访。柴玲说:”现在广场是我们惟一阵地”,”有人一再主张撤”,”我是总指挥”,”要抵抗这种妥协,这种投降派”。

就在柴玲信誓旦旦要坚持占领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她却又对记者说:”中国人,我不值得为你奋斗,我不值得为你献身。”柴玲说:”其实,我所期待的就是流血”,”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才能真正团结起来”。当记者问:”你自己会继续在广场上坚持吗?”柴玲答:”我想,我不会”,”不甘心,我要求生”。柴玲要求记者对上述的话不要先披露出去。直到 1995 年,香港《广角镜》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柴玲自辩》的文章,才披露这次谈话。康汉宁的现场录像,显示出当年广场上”总指挥”的形象与”内心世界”是多么虚伪。

美国国务卿贝克说:”美国仍然赞成并支持中国学生们的目标、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民主化。”

2009年8月27日, 10:5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