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49)

5 月 30 日

上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游行示威集会法,没有通过。

下午,王震同志来,对现状很着急,但他提的办法也行不通。接通知,明天小平同志要找依林和我谈话。

晚上,开常委碰头会,北京市提出一个组织百万工人大游行方案,李锡铭强调游行有把握,确定听他们汇报后再商定。

上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游行示威集会法草案。会议没有通过这一草案,原因是该草案指导思想不对头。草案以强调维护公民权利为由,实际上对反党、反社会主义这类活动采取放任自流。会议决定由公安部牵头进行修改,拿出新稿来,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再进行讨论。

下午,王震同志握着手杖颤颤巍巍地来见我。他对当前局势很着急,他说要带领自己随身警卫人员到广场和动乱分子硬拼一场。王老精神虽可嘉,但这个办法行不通。

接到通知,明天小平同志要找依林同志和我谈话,估计是谈常委人事安排问题。我还找吴学谦和钱其琛同志谈了当前对外方针问题。

晚上,我注册常委碰头会,北京市委提出组织百万工人大游行的方案,以显示工人反对动乱,支持戒严,结束当前僵持的局面。李锡铭同志表示市委对组织这样一场游行有把握。但是我们都感到北京市没有这个把握,所以,没有对此建议作出决定,要听取他们游行具体方案的汇报后,再做决定。

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七名中年知识分子的公开信,信中说:”中外历史沉痛告诉我们,无政府状态下的混乱,必然导致一场全面的动乱。””建设一个繁荣富强的中国 100 年也许不多,而毁掉一个大有希望的中国一天就足够了。”

一位女中年知识分子前往北京市政府,在留言中写道:”要求制止在天安门广场搭设’女神’像,天安门是新中国的象征,是英雄先烈用鲜血铸成的”。”口口声声要民主的人,你们这种做法征求过全国、全市人民的意见吗?就是在美国也不允许在国会大厦前随意建造塑像的。”

“美国之音”说,中国”正在党内进行斯大林式的清洗”。纽约时报发表《改革派必将东山再起》的文章,说:”中国当局目前暂时的胜利,将为’反对党’成立铺平道路。”

2009年8月27日, 10:5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