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56)

上海未动用军队

6 月 5 日

今天主要是在天安门以外地区陆续发生打砸抢事件。李锡铭要求成立区指挥部,实行区自卫战,由解放军配合。

社会上谣言甚多,主要是不明真相。老百姓看热闹的也有伤亡,有的是持枪暴徒所为

电视台只是在节目结尾时以不引人注目的位置播送了残害军队的镜头。

目前担心的是驻守在天安门部队的士气。凌晨一时,我和王震到人大会堂看望战士。

全国各地都有打砸抢,成都发生严重的打砸抢,上海断了交通。江泽民认为北京暴乱已控制,主张上海用工人纠察队来制止动乱,维持秩序。

今天,天安门广场没有发生反弹,学生回校后就再没有出来。但是,在北京市区,特别是郊区连续发生歹徒制造的打砸抢事件。李锡铭情绪十分紧张,要求成立北京市区级戒严指挥部,实行区自为战,保卫广大居民和机关的安全。办法是以区委和政府为主,同时配备一定数量的戒严部队,加以配合。我同意李锡铭的意见,并通知戒严指挥部研究他提出的方案。今天,社会上谣言甚多,主要原因是不明真相。在局部地区与暴乱分子发生枪战时,有些无视戒严指挥部的通告,擅自上街围观的群众中也有伤亡者,帐都算到解放军头上。我们也从电视摄影纪录中发现,有些因围观而无辜伤亡者,竟是被持枪暴徒开枪乱射所造成的。

广播和电视台在这关键时刻,都没有坚决站到党和政府这一边。今天中央电视台两位播音员一反常态,有意身着黑色服装,不知他们为谁吊丧。只在电视节目结尾时,用不引人注目画面的位置,播送了歹徒残害解放军的镜头目前我最担心的是驻守天安门广场部队的给养和住宿条件。他们执勤任务重,风吹雨淋,只能吃压缩饼干。凌晨一时,我和王震同志到人民大会堂看望部队。发动在京机关为部队送主食,战士食宿虽已有安排,但没有蔬菜吃。几万官兵都挤在大会堂各大厅内地板上睡,特别是厕所不够,大小便困难,室内空气污浊,如不迅速解决,部队难以为继。

天安门广场已全部清理干净,但通往天安门各主要交通干道线仍被暴徒阻拦。因此,目前至关重要的事,是打通天安门各方的交通干线,保证部队给养畅通。

目前暴徒仍有可能在北京市区内制造大的停电、停水、停止交通的破坏行为,给市民制造更大的困难,以激起群众的不满。全国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骚乱。成都发生严重的打砸抢,烧了一家最大的百货商店。上海市暴徒纵火烧毁一列火车,市内交通一度中断。暴徒开始全面出动,形势也相当紧张。

江泽民同志认为北京暴乱已基本控制住,对全国动乱分子起到巨大威慑作用,因此,他主张在上海不再动用军队,而用工人纠察队来制止动乱,恢复和稳定社会正常秩序。我同意泽民同志的意见。上海市长朱镕基才从国外访问回来。吴邦国和黄菊同志一直主持上海制止动乱的工作,甚为得力。泽民同志当晚打电话给朱镕基同志,传达中央关于上海不动用军队,而依靠工人纠察队的决定。

“高自联”头目郭海峰已被抓获,但其他重要头目,如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仍下落不明。

在北京,暴徒破坏活动仍在继续,当日焚烧军车 41 辆,烧砸其他各种车辆 389 辆。一伙暴徒在和平街北口公关汽车站焚烧 28 辆公交车,叫嚣”要让北京市交通瘫痪”。

2009年8月27日, 11:2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