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57)

告全国人民书

6 月 6 日

9 时半,去尚昆同志处参加戒严工作会议,做出一些决定:

(一)北京各区成立分指挥部,与驻军联防。

(二)天安门军队向东西方向疏散,动员北京市和国家机关接待。

(三)为了改善中央电视台状况,中央准备派代表指导工作。

(四)市区实行宵禁。

(五)全力打通全市交通线,保卫公共设施。

戒严部队调一半兵力撤出天安门,在长安街东西交通线防守。

我于今晚 7 时半,动员国务院所属 24 个单位腾房。

由于电视台播放了暴乱的录像片,许多人观点发生了变化。

布什表态很坏,对天安门事件做出强烈反应,决定停止与中国的军事交往,停止军事人员互访,鼓励赴美留学生留在美国等等。

今天发表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告全体共产党员和全国人民书》。指出一个多月来,少数人在首都制造的动乱已发展成为一场骇人听闻的反革命暴乱;果断地平息暴乱,完全是正义的行动;要求全党和全国人民,提高警惕,插亮眼睛,团结一致,同他们进行坚决的斗争,保卫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成果。这份文件是泽民同志主持起草,经过我和其他常委同志同意发出的,现摘要如下:

目前,首都北京形势严峻,一个多月来,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蓄意制造动乱。从 6 月 3 日凌晨起,这种动乱已经发展成为一场骇人听闻的反革命暴乱。

极少数暴乱分子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制造了种种暴行。他们进行暴乱的目的,就是要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公然喊出”拿起武器推翻政府”的口号,公然叫嚣”要杀死四千七百万共产党党徒”。这次反革命暴乱的策划者和组织者,主要是极少数长期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搞政治阴谋的人,同海外、国外敌对势力相勾结的人,向非法组织提供党和国家核心机密的人。出面制造打、砸、抢、烧等种种暴行的,主要是一些没有改造好的刑满释放分子,一些政治性的流氓团伙,”四人帮”的残渣余孽和其他社会渣滓。总之,他们是一伙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有刻骨仇恨的反动分子。

众所周知,一个多月来,政府对至少数人蒙蔽群众制造的动乱一再采取忍让、克制的态度。但是极少数人以为政府软弱可欺,变本加厉进行活动,终于发动了反革命暴乱。面对这种严重局面,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采取果断的措施,坚决平息这场暴乱。在平息过程中,戒严部队又尽了最大努力避免流血。但是极少数暴徒置若罔闻,面对戒严部队发动疯狂袭击,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一些伤亡,包括解放军和武警战士。这事我们很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不这样做,暴乱就不能平息,那就要发生更多更大的流血事件。因此,果断地平息这场暴乱,完全是正义的行动,是符合首都人民和全国人民的愿望和根本利益的。

我们已经取得了平息暴乱的第一步胜利。但是必须清醒地看到,反革命暴乱还未完全平息,极少数暴乱分子是绝不会甘心失败的,他们还会伺机反扑,制造种种事端。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务必提高警惕,擦亮眼睛,团结一致,同他们进行坚决斗争。

全体共产党员、广大人民群众和各界爱国人士,一定要相应党和政府的号召,明辨是非,顾全大局,迅速行动起来,挺身而出与制造暴乱的极少数人作坚决的斗争。要相信党和政府有能力制止暴乱。共产党员要处处以身作则,起模范带头作用。广大干部群众职工要坚守岗位,搞好生产,保障供给,积极维护社会治安和社会正常秩序。各级党政组织,要加强正面疏导和思想政治工作,为稳定局势创造安定和良好的社会环境而斗争,同心同德把建设和改革继续推向前进。

上午,我参加了戒严指挥部的会议,经过讨论,会议作出一些决定:

(一)北京各区成立戒严分指挥部,并与驻军联防,并先在东城、西城、崇文、宣武、海淀和朝阳六个区实施。

(二)集中在天安门的军队逐步撤离,进驻城区各主要交通要道和据点,由中央出面动员北京市和国家机关腾出房子接待军队。

(三)为了改善中央电视台宣传工作不得力状况,准备派中央代表去指导工作。广电部部长艾知生同志要求先不派人,由广电部自行派得力人员加强领导,故中央改派联络员。

(四)市区继续实行交通管制。

(五)全力打通市区内各交通干线,并大力保卫电、水、气等公共设施的安全。

会后,戒严指挥部命令从天安门调出一半兵力,约 2.5 万人,驻守在东西长安街一线,负责打通交通干线。

今晚 7 时半,我在中南海开会,向国务院所属 24 个单位作了动员,要求沿东西长安街各国家党政机关腾房接待解放军,得到与会同志全力支持。我在会上的讲话要点是:

从 6 月 3 日开始在北京发生的这一场反革命暴乱,性质是非常严重的,是关系到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存亡的一件大事情。所以,同志们在接受戒严部队安排住宿任务的时候,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必须从这个大局出发。6 月 3 日,解放军奉命进程,在进程过程中,解放军的军车被堵截、被烧毁、战士遭到殴打。当时解放军是本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态度来对待人民,但是同志们可以看看,歹徒们是多么残暴的对待我们的解放军!电视和报纸将把这些情况一幕一幕地展示在大家面前。在部队行动过程中,一方面是歹徒袭击解放军,另一方面是解放军进行自卫还击。现在,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和解放军是有对立情绪的。但是,作为我们多年培养出来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要从国家和党的生死存亡这样一个大前提来考虑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愿意把这个国家交给他们?如果不愿意,只有一条路,就是支持解放军执行戒严任务。

现在北京市面临的是人民的安全问题。因为这些歹徒抢走了不少的枪支,他们不仅袭击解放军,而且到处为非作歹。昨天发生了焚烧公共汽车的事件,造成全城的交通断绝。他们还扬言要破环电厂、水源、煤气等公共设施。打砸商店也不断发生。这就表明暴乱分子要在破坏生产和人民生活上下手,把北京搞瘫痪。

现在,解放军已经固守在天安门一带,那里是安全的。天安门是共和国的象征,是不会再被这些歹徒夺回去的!但是,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就是需要打通东西长安街两条交通干线,恢复首都的正常秩序。当然,我也知道,机关里有一些同志现在还不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这就要靠各级党委和各级领导干部保证戒严部队顺利执行任务,沿东西长安街的国务院和中直的二十多个单位要接受解放军进驻你们大院的任务。解放军不会干涉你们的正常业务,你们只是给解放军提供一个驻地,便于他们执行戒严。你们应该以非常欢迎的态度来迎接解放军。有什么困难也必须克服。我想,这是对我们国务院各部门在这场动乱中的一个考验。解放军并不要求太好的房子,有住的地方,有水喝,有饭吃,有一份热菜热汤就行。解放军首先把这个交通要道打通,然后巩固局势,平息这样暴乱就有了保证。

在我讲完话后,国务院秘书长罗干说,下面我们就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落实接待戒严部队的任务。

由于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暴徒在暴乱现场残害解放军的录像,许多人的观点发生了变化,开始理解和同情解放军。

2009年8月27日, 11:2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