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58)

6 月 7 日

下午 5 时,在尚昆同志处开会,决定由北京军区负责一天内打通天安门东西长安街一线。戒严指挥部撤出人民大会堂。2 时半,沈阳部队 115 师包围了外交公寓,因为有人从那里射击,打死一名战士,打伤三名。为避免国际争端,我直接给迟浩田打电话,要部队撤出,3 时半解围。宣布”高自联”、”工自联”非法,对头头要求投案自首。

电视播放了总政一组纪录片,记录暴徒是怎样残害解放军的。袁木谈话后,效果不错。

6 月 5 日,方励之已透过美国大使馆,要求保护,其洋奴嘴脸已暴露无遗。

法国表现最坏,罗卡尔宣布和中国中止一切级别上的关系。瑞典也拒绝李先念主席的访问。国际上对我施加压力。

在天安门广场平息暴乱以后,西方国家领导人纷纷向中国施压。6 月 5 日,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停止中美军事合作,取消对中国国防部长的邀请,停止对华出口武器。延长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纽约市单方面终止与北京的姊妹城市关系。美国洛费曼公司撤退 40 名在华专家,该公司正在执行中美间最大的军事合作项目,即歼 8-2 歼击机性能的改进。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也发表谈话,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法国表现也很坏,总理罗卡尔宣布中止和中国一切级别上的官方往来。瑞典政府公开表示,拒绝李先念主席的访问。国际上联合起来对我国施加压力。西方领导人亲自出马为动乱分子打气,说”这是以此为了自由而进行的运动”,是”一场争取博爱的战斗”,”表现了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失败”。在香港和澳门也发生了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

昨天下午,袁木在中南海召开记者招待会,揭露首都发生暴乱的事实真相。袁木说,在这场暴乱中,军队和地方死亡人数加起来是 300 人,其中包括戒严部队的官兵,包括一些罪有应得的歹徒(多数是刑满释放分子、地痞、流氓、外来进京不明身份的人),也有一些学生和误伤的群众。至今还有 400 多名部队官兵失踪,生死不明。对于西方国家对我国制裁,一是我们不怕,二是外国政治家应有一点长远观点,中国党和政府有能力、有办法、有决心克服这些困难。

中央电视台相继播出《天安门广场清场纪实》、《暴乱真相》、《血与火的考验》等专题新闻片。广大群众从电视中逐步了解这场动乱和暴乱的事实真相,更加拥护采取果断措施,认为一举平息这场动乱和暴乱是中央的英明决策,播放电视片和记者招待会均收到较好的效果。

上午,吕培俭同志报告,经他亲自核查,赵二军在海南确实 X 官倒,利用关系拿到批件,从南韩购买 1600 多辆小汽车,从中谋取暴利。另接到报告,赵二军已于 5 月 25 日办好香港定居证,可能已经出境。

军委决定由北京军区负责,一天内打通天安门东西安街的交通线,戒严指挥部撤出人民大会堂。大约在 2 时半左右,我的秘书急急忙忙向我报告,沈阳军区部队 115 师包围了建国门外交公寓,要向公寓射击。原因是有人从公寓内打黑枪,向正在行进的部队开枪射击,打死战士一名,打伤三名,因而激起战士愤怒,要求举枪还击。我当即与迟浩田总长通了电话,在国际社会多个国家已对我国采取孤立政策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引发国际事端,我要求部队忍辱负重,撤出对外交公寓的包围。迟总长同意照办。我还不放心,又亲自打电话给外交部,派一位司长到现场,直接向115 师传达我的指示,要他们撤离。3 时半,去现场的外交部杨鹤雄副司长向我报告,115 师已撤离,外交公寓已解围。因为这件事处理得当,没有扩大事端,未给西方找到攻击中国更多的借口。我向尚昆同志建议,遇到这类突发事件,军委应有个规定,下面部队才好执行。总参立即作了十二条规定,明确规定部队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开枪自卫还击。公安部宣布,组织动乱和暴乱的”高自联”、”工自联”为非法组织,这两个组织的头目要限期投案自首。

6 月 5 日,北大教授、自由化分子,动乱的幕后指挥着方励之和李淑娴已逃到美国大使馆,要求保护,其洋奴嘴脸已暴露无遗。美驻华使馆已将他们收留,进行庇护。

2009年8月27日, 11:29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