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59)

6 月 8 日

今天北京的形势又比昨天好一些。

下午,通过邓办,把三天以来的情况和目前采取的措施都详细报告了邓。

上午 10 时,去人民大会堂,看望解放军。同时登上楼顶了解天安门东西长安街今天交通开发的实况。看来,是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的。

今天电视,又放了一些揭露暴徒的镜头,效果较好。

今天的形势又比昨天好一些。军民一起消除长安街路障和垃圾,天安门广场很快就可以恢复通行。

今天是端午节,饭桌上端上粽子,朱琳听不得有人说解放军的任何不是。昨晚部队在外交公寓遭枪击,她十分气愤,认为解放军有权还击。在整个动乱过程中,朱琳始终伴随着我,日夜不离,同甘共苦,给我鼓励和力量,真是患难与共。

上午 10 时,我去人民大会堂,看望驻守在那里的解放军。同时登上大会堂楼顶,俯视天安门东西长安街今天交通开放后的实况,看到车辆来往已恢复正常,心中感到甚为欣慰。暴徒大势已去,反扑已不可能,北京已不会发生大的反复了。

今天晚间中央电视台又播放了一些揭露暴徒的镜头,对争取人心产生了积极的效果。

我外交部副部长朱启祯紧急约见美驻华大使李洁明,就美国驻华大使馆给予方励之和李淑娴所谓”保护”事,提出严重抗议。指出这一行动是违反国际法的,也是违反中国有关法律的。对此,中方表示极大的遗憾并提出严重的抗议。

后来,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法教授阿尔弗雷德?鲁宾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上发表文章,认为美国驻华使馆庇护方励之、李淑娴是干涉中国内政,违违反了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文章说:

布什总统在 6 月 8 日记者招待会上断言,美国驻华使馆庇护方励之及其妻李淑娴是合法的,因为方先生的生命收到威胁。显然,这种解释是谬误的。一些人如为了逃避暴徒或其他非法行动,受到外交庇护是合乎人道主义原则的。此原则对方励之案件并不适合。世界法庭 1956 年的决定,秘鲁的阿亚?德拉拖雷在政变失败后逃到哥伦比亚驻秘鲁大使馆避难,因而形成了对那个国家权限内事务的一种干涉。结果,哥伦比亚败诉了。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刊登《方励之进美国大使馆记详》一文。该文是根据美国驻华使馆科技参赞林培瑞提高的资料写成的。内容如下:

戒严令颁布后,方氏一家就感到他们处境危险。6 月 4 日午前,林培瑞驱车去方家。林培瑞问他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李淑娴说如真的需要,她会打电话说”请孩子们过来玩”。到了下午 5 点钟,李淑娴打电话来,说”请孩子们过来玩”,于是林培瑞又到了方家。他们找了车,开到香格里拉饭店。林用自己的名字租了个房间,给房家三个人住。第二天早上,林培瑞找了他自己雇的车和司机,开车去美使馆。使馆问方,为什么要住进来?方回答说,朋友告诉他,在黑名单中,他与李淑娴被列在第一、二位。他说能不能在使馆住几天,等气氛缓和一点再出去。美使馆官员说,政治避难是给一些到了美国本土的人的保护,在使馆内不能有这种保护,但有一种类别的保护,叫”临时难民”,是可以考虑提供的。方提出美国使馆能不能给他们绿卡,这样离开中国可能容易些。使馆人员说,使馆没有权发给绿卡,但可以发给签证。于是,方家三人就办了去美国的签证。到了晚上,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报道了方励之去了美国大使馆的消息。在这之前,美国国务院也发表了这一消息。

2009年8月27日, 11:3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