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60)

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

6 月 9 日

下午 3 时,小平同志接见解放军参加戒严的军以上的干部。现在的中央领导班子和老同志都参加了。这一亮相使许多谣言不攻自破,如邓已死、李打伤、杨逃跑等。邓讲,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这是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所决定的;今后要实行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相结合。十三大精神不变,改革开放要更快更好。

5 时,常委碰头,同意对方励之实行通缉,目的是迫使方滞留在美国使馆;同意以李、乔、姚三人名义在政治局扩大会议发言。

晚上,我按小平同志的讲话修改报告稿。

在整个动乱过程中,特别是在天安门广场平息暴乱之后,”美国之音”作了许多歪曲事实的报道,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很坏的印象。亚行会议之后,许多西方记者乘机滞留在北京继续采访。当时由于中国政府自顾不暇,无力管理这些外国记者,给了他们可乘之机。大批西方记者发布了大量煽动和支持动乱的报道。在平暴之后,中国新闻媒介却鸦雀无声。作为中国政府主要通讯机构的新华通讯社,在平暴后的三天内,没有发布任何外文稿,全世界突然听不到中国的声音。

下午 3 时,小平同志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解放军参加戒严部队军以上的干部。常委中我和乔石、姚依林,老同志中万里、李先念、彭真、王震、薄一波同志和军委委员都参加了接见并合影留念。在接见会上,小平同志发表了历史性讲话。他深刻分析这场政治风波的性质,是极少数人先搞动乱,后来发展到反革命暴乱,他们的目的是打倒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他说军(几个字不清,猜测是”队永远是人民的子弟兵”),国家的钢铁长城。他还说,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早来要比晚来好,因为我们这些老同志还在。江泽民同志因为还没有正式担任总书记,根据他本人意见,没有参加这次会议。这次中国领导人集体亮相,使香港报刊报道的许多谣言,如他们造谣说邓小平已经去世。李鹏被自己的警卫打伤、杨尚昆已经逃跑等等,不攻自破。小平同志特别强调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方针、路线是正确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都是对的,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对的坚持,失误要纠正,不足的要加把劲。小平同志充满信心的预言,我们的事业前进的步伐将迈的更稳更好,甚至更快。现将邓小平同志在接见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摘要如下:

同志们辛苦了!(热烈鼓掌)

首先,我对在这场斗争中英勇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武警指战员和公安干警的同志们表示沉痛的哀悼!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而现在来对我们比较有利。最有利的是,我们有一批老同志健在,他们经历的风波多,懂得利害关系,他们是支持对暴乱采取坚决行动的。

人民日报 4 月 26 日社论主要是定了性质,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动乱”这两个字厉害,一些人反对的就是这两个字,要修改的也就是这两个字。但是,实践证明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后来进一步发展到反革命暴乱,也是必然的。主要的难点在于一小撮坏人混杂在那么多青年学生和围观的群众中间,阵线一时分不清楚,使我们许多应该采取的行动难于出手。一些同志只看成是单纯对人民的问题,不了解对方不是人民,是一些反动的人,他们是要颠覆我们的国家,颠覆我们的党,这是问题的实质。

他们的根本口号:一是要打倒共产党,一是要打倒社会主义,还有打倒邓小平。他们要建立一个完全西方化的共和国。他们提出反腐败的口号,这是他们的陪衬。这次平息暴乱中我们死伤很多人,武器也被抢去了。这对我们军队是一次很严峻的政治考验,我们考试及格。如果是用坦克从人群中轧过去,就会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所以,我要感谢解放军指导员。尽管损失令人心痛,但可以赢得人民,分化是非不明的人,使他们改变观点。让大家看看,解放军究竟是什么人,血染北京的是解放军还是别人,流血的是谁。以后在不能让人把武器夺取了,应该采取坚决手段。该开枪自卫的就开枪,否则就不像人民解放军了。我么的指战员被打倒在地,那点路障能够挡住吗!这表明,不管受到多么大的损失,我们军队永远是国家的捍卫者,是社会主义的捍卫者,是人民利益的捍卫者是最可爱的人!

这次事件暴发出来促使我们很冷静地考虑一下过去,也考虑一下未来。也许这件坏事会使我们步子迈得更稳、更好,甚至于更快。使我们的失误纠正得更快,使我们的长处发扬得更好。

回想过去第一个要回答的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 10 年,是不是因为发生这次动乱,我们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就发生了问题?必须作出明确、肯定的回答。第一个翻番已经完成了。第二个翻番时间是 12 年。再往后五十年的问题也比较容易考虑,因为增长速度是百分之二点儿就够了。我想我们没有作出一种”左”的判断,制定的也不是一个过急的目标。因此,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应当说我们所制定的战略目标,现在至少不能说它是失败的。而且,在今后 61 年当中,在 15 亿左右人口的国家,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是能够做到的。

第二个要回答的问题:十三大概括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对不对?两个基本点,即四个坚持和改革开放,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没有错。如果说有错误的话,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还不够一贯,没有把它作为基本思想教育人民,教育学生,教育全体干部和共产党员。这次事件的性质,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四个坚持的对立。不是错在四个坚持本身而是错在坚持得不够一贯,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太差。艰苦朴素的教育今后要抓紧,国家越发展越要抓艰苦创业。有了艰苦创业精神,腐败现象也可以消除很多,这是我们的传统。我对外国人讲,10 年最大的失误就是教育,这里我主要是讲思想政治教育,不单纯是对学校、青年学生,是泛指人民当中的教育,这是我们很大的失误。

改革开放这个基本点错了没有?没有改革开放,怎么会有今天?但 10 年改革开放的成绩要充分估计够,否则我们没有前途,取得这个成绩是由于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结果。改革开放必然有西方的许多坏的影响进来。80 年代初建立经济特区时,我强调要两手抓,一手是抓改革开放,一手要抓打击经济犯罪。但回头看,出现了明显的不足,一手比较硬,一手比较软。我们讲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这句话要坚持,不能改。在实际工作中,在调整时期多一点计划性,在另一个时期多一点市场调节,切不要把中国搞成一个关闭性的国家。现在不是讲信息重要嘛,请常委们研究。这是个比较急迫的问题。

总结过去 10 年,我们的基本提法,从发展战略到方针政策包括改革都是对的。要说改革,就是改得不够。我们坚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是西方的三权鼎立。美国骂我们镇压学生,他们七十年代闹学潮,派了一师去占领。他们的办法比我们高明,一出现就马上压下去,不使他们蔓延。

以后我们怎么办?我说,照样干。我们原来制定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照样干下去,坚定不移地干下去。

下午 5 点,召开常委碰头会,会议确定 6 月 15 日左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6 月 20 日左右召开中央全会,并一致同意李鹏、乔石、姚依林三人联名向会议作报告。会议决定由公安部对方励之发布通缉令,一迫使方励之暂时滞留在美国驻华使馆,不采取强制逮捕的措施。

晚上,我听取尉健行部长到广东查案的汇报。已查明赵的长子和佛山无线电公司勾结,共同倒卖彩电获利 1600 万元。批件是赵紫阳亲自批的,再由进口办办理,发放了许可证的,尉健行还向我展示了赵紫阳的原批文。

深夜,按小平同志今天讲话的精神,我再次修改了在扩大会议的报告稿。

2009年8月27日, 11:3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