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64)

6 月 13 日

上午 9 时,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了部、委、办负责人会议。传达小平同志讲话。我讲了话。

晚上,开碰头会,尚昆同志传达小平同志意见。一、中央明确调江泽民和李瑞环到中央工作。二、扩大会议只由李鹏同志一人做报告。(缺一行)

我又开了工作班子碰头会,等各方工作转入正常会议后,不再碰头了。

上午 9 时,党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了部、委、办部长级负责人会议,传达了小平同志 6 月 9 日的讲话。我在讲话中强调要大家消除模糊认识,把思想统一到小平同志的讲话上来。我要求当前要做好六个方面的工作:平息这场反革命暴乱,是关系到我们的党、我们国家、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生死存亡的一场严重的斗争。事态不断地发展,由学潮发展到动乱,有动乱发展为反革命暴乱。5月中旬以后,北京实际上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并且动乱已经开始不同程度地蔓延到全国的其他一些城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不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就不可能平息这场可能蔓延全国的反革命暴乱。

6 月 4 日,解放军、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对天安门广场实行了清场,结束了天安门广场被占领 40多天的混乱状况。平息反革命暴乱第二阶段工作已经顺利展开,北京市的社会秩序和生活秩序也开始得到恢复。由于当地省、常委和政府及时组织的工人纠察队,配合了武装警察和公安干警,使动乱得以一举平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们党领导的一支人民军队,是服从指挥的;中国政府也是稳定的,能够有效的履行政府的职责。

对今后的工作,要求各部门要继续贯彻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部署,坚守工作岗位,做好本部门的工作,努力完成今年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和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当前,特别要做好以下六项工作:

第一,要继续稳定物价。今年稳定物价的工作总的来说是好的,物价已趋于稳定和有所回落。控制物价的任务相当艰巨,不能松动。

第二,要争取今年的农业生产有个好的收成。夏粮可能取得好收成,达到 1865 亿斤。今年农业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增加了农副产品收购的贷款。要克服打白条子的现象,使夏粮征购能够顺利进行。

第三,要继续做好压缩基本建设规模,控制消费基金增长,开展增产节约、增收节支的工作。今后不仅要调整基本建设结构,还要进一步调整生产结构;把有限的资金主要用来扶持对国民经济有重大关系的骨干企业,用于生产市场上供应紧俏产品的企业。号召工人阶级发扬在主人翁精神,搞好生产,把由于动乱造成的损失夺回来。

在平息暴乱之后,我们要切切实实采取措施克服工作中的失误和缺点。进一步整顿公司,惩治官倒,反对腐败,加强党风建设和政风建设,克服官僚主义,让广大人民真正感觉到我们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第四,我借此机会,向我们的舆论界,宣传界提出一点要求。在这次平息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过程中,首都的舆论界还是配合党的政策做了大量工作的。

但是由于党的主要领导人在这场动乱中对新闻界进行了错误的导向,使一些新闻单位一时失去了方向。这也是长期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泛滥的结果。舆论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国内外的敌人给我们造了大量的谣言,蒙蔽了事实真相。所以,在今天的会议上,我想向我们的舆论界、新闻界提出,要迅速地站到党、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来,把思想统一到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上,积极投入到平息这场反革命暴乱,坚持改革开放的路线上来。

第五,我们的外加政策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好和对外开放的政策,将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不会因为发生了动乱和反革命暴乱而有所改变。现在外交工作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在国际上掀起了一股反华的热潮,西方一些国家在政治上、经济上向我们施加压力。我们应该严正地告诉他们,已经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是不会向任何压力屈服的。对外来的压力,我们一定要顶住。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六十年代我们就遇到过一次。这一次的规模不会太大,时间也不会太长。

最后一点,我们一定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坚持到本世纪末实现翻两番的目标,坚持”三步走”的发展战略,坚持十三大制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这次从动乱到暴乱,教训是很深刻的。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在一个时期放松了”四个坚持”,放松了精神文明建设,放松了思想政治工作。在这场严重的政治斗争面前,希望大家都能够经受住考验,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为彻底平息这场暴乱,为顺利达完成今年的各项任务作出贡献。

姚依林同志也讲了话:

小平同志在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会议上的讲话,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必须用这个讲话来统一我们全党的思想。小平同志讲了两个问题,一是,我们为什么要采取戒严措施;二是讲我们必须坚持党的正确路线。对这个讲话要进行一次认真学习,务必把这个讲话学好,把认识统一到讲话上来,是做好工作的重要保证。

在学习中可能会有若干问题提出来。比如,学生要求我们承认他们是民主爱国运动,承认他们的组织是合法的,我们退一步行不行呢?如果退一步,中国的反对党就公开出现了。妄图推翻我们的人民共和国,这不是打算一个步骤完成的,而是分几个步骤。我们如果退一步,承认他们的组织,就是承认他们在一些地方的夺权,搞垮了一部分党组织,中国就开始有公开的合法的反对派了。如果再退一步,就走上了波兰的道路。所以,这一步退不退,是我们党、我们国家不变颜色的关键。当然并不是退一步,我们国家就立刻垮台,而是向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向走了一步。我们有一些学生和一些知识分子受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想建立一个西方式的资产阶级共和国。即使他们得逞了,能不能建立成一个同英美等并驾齐驱的西方式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我看,那只是幻想。最后中国只能是变成一个依附于某个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国。中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社会主义制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独立的国家存在于世界。所以,我们坚决不能退,就是关键的一步。这些问题,各部门的领导同志要引导党员共同学习,提高认识,统一思想。一手抓工作,一手抓学习,两手抓,就从现在做起来。

晚上,常委开碰头会,根据小平同志的意见,中央同意调江泽民和李瑞环到中央工作,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由李鹏同志作报告。原先确定由姚依林同志谈经济问题,根据小平同志意见,决定取消了,理由是集中谈动乱,避免由于经济问题上发生争论,影响会议主题。近来,有些老同志认为,赵紫阳不但政治上犯有自由化错误,经济上也在搞私有论,二者是一脉相承的。陈云同志在”报告”送审稿中也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他批示:”对于经济工作的失误,赵紫阳同志从来没有作过自我批评。”在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上已有重大突破。老同志们经过反复协商已达成一致意见。邓小平和陈云同志已同意李瑞环和宋平同志同时进入常委。聂荣臻元帅至今小平同声明,对在这次暴乱中搞打砸抢的社会残渣余孽,要进行彻底清理,不要手软。

今天,北京日报刊登北大一名学生的来信说,王丹在北大办”民主沙龙”已坚持一年多了。主要是介绍方励之、李淑娴的观点,还请英国驻华大使洛德夫妇来讲演。来信说,”4 月 18 日凌晨,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请愿,已很累了,很想回校,王丹两次打电话,回来传达李淑娴的指示:’要坚持,北大队伍马上就到。’4 月 26 日,我们都被《社论》惊呆了,王丹从李淑娴那里回来说,我们要改变斗争策略,动员群众和政府干。5 月 13 日,绝食开始后,15 日王丹到广场,样子一点也不疲倦,听说还不断进餐,在蓟门饭店包了单间。王丹说这次绝食最低目标是承认’高治联’,为方励之平反;最高目标是建立’多元化政体’。”从这封来信反映了方励之、李淑娴是怎样通过王丹等制造动乱的。

(缺页)

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我们党的十三大总结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也是不会变的。在这里我还想讲一讲,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多年来形成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也不会因为这次事件的发生而改变。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还是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但是,有些民主党派的同志确实有思想转弯子的问题。因为这场斗争是极其尖锐复杂的,开始是学潮,后来是动乱,以后发展到反革命暴乱。暴乱真相正在被逐步显露出来。

我们曾在动乱的那个阶级,级民主党派的同志们通过气,说问题出在党内。从动乱发展到暴乱后,就不能完全这么讲了。党内是一个因素,由于总书记赵紫阳的错误指导思想,对动乱采取纵容、支持的态度,有几次党和政府本来能够把动乱消除在萌芽状态的,但是没有做到。”四二六”社论出来后,尽管已经爆发了相当规模的动乱,但仍然可以阻止事态的发展。坦率地讲,那时候中央统战部向民主党个别同志传递的信息,也有不正确的地方。我觉得,在认识问题,思想上确实有一个”转弯子”的问题。希望通过学习能转到与学中央保持一致。这场动乱、暴乱已经不是一般的问题,而是要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不要共产党的领导,要不要社会主义制度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小平同志深刻分析了这场动乱的原因,有国际背景,叫国际大气侯;也有国内原因,叫国内小气侯。大家都很清楚,在这次动乱,暴乱中有西方插手,有些是西方政府,有些是西方舆论。

现在暴乱是基本平息了。这场暴乱波及到一些城市。上海采用工作纠察队、公安干警、武警部队统一行动的办法,平息了动乱。有人问,北京是否也能用工人纠察队的办法来平息动乱呢?这是不可能的,试过了,根本不行。而上海可以这么做,也是戒严部队平息了北京暴乱这个背景下才做到的。

现在有许多工作要做。现在国际有一股反华浪潮,西方媒体造了大量的谣言,蛊惑人心,说什么中国军队镇压群众,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等等。有些华侨在明白事实真相后,主动给海外亲属写信,告诉他们事实真相,这就是做工作嘛。各民主党派在社会有自己的影响,可以做基层的工作,并通过他们去做所联系的群众的工作。

我们像过去一样,共同携手做工作,取得平息反革命暴乱的胜利。前一段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不彻底,这次要进行一次反对自由化思想的教育。参加过流行示威的学生只是一个受教育的问题。但是有的学生一旦参加了打砸抢烧,他就触犯了法律,就要承担责任。但如果仅仅是参加流行、罢课、绝食、有过激言行,都可以不予追究。

在这次学潮中,甚至在动乱期间,民主党派的同志都向党提出了一些好的意见和建议,如加快民主进程,反对腐败,反对官倒等,党和政府下决心要和大家一道,切切实实地采取措施,消除这些群众不满的现象。我们是人民政府,共产党是代表全国人民利益的党,不会因为平息了动乱就一风吹。该办的事要继续办,坚决办。

(缺一行)

大会议报告中加上他的名字,这样,将以李、乔、胡、姚四人的名义向局扩大会议作报告,这就显示常委的绝大多数人意见是一致的,有利于会议的顺利召开。在这一关键问题上,胡启立同志表现是良好的。

李先念、彭真、王震等老同志写信给中央,要对煽动和制造动乱的严家其、包遵信等”三会一所”的核心骨干分子,依法拘审,不能让他们都跑掉,否则兵器无穷。

王任重、方毅等代表全国政协,到医院慰问戒严部队官兵和伤员。

在崇文门过街天桥残害战士崔国政的暴徒赵跃堂、杨世增、李卫东已经被抓获。赵是湖北荆州地区流窜到京的农民,杨是北京某医院工人,李是北京无业人员,曾被公安机关扣留过。

2009年8月30日, 4:1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