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74)

四中全会召开

6 月 23 日

上午,开碰头会,讨论公报。然后又讨论江泽民同志讲话,打击认为他应多讲一点,有助于大家对他的了解。

下午,我参加东北组的讨论。王任重讲了两句话,值得深思。他说赵政治上搞自由化,经济上搞私有化。赵出席北京组会议,有五位同志发言对他进行批评,很尖锐。有不少同志认为,赵的经济思想与其自由化思想一脉相承,不清算恐怕难以拨乱反正。看啦全会应集中批赵在动乱中的错误,其他问题以后再谈。

上午,新班子召开碰头会,讨论四中全会公报后,讨论江泽民同志在全会上的讲话。大家认为江泽民同志应多讲一点,这有助于增加大家对他的了解。

下午全会召开小组会,我参加东北组的讨论,王任重同志在会上有两句话值得深思。他说,赵紫阳政治上搞自由化,经济上搞私有化,二者密不可分。不少中央委员在发言中认为,赵紫阳的经济思想与政治思想是一脉相承的,不清算,难以拨乱反正。大家一致认为,这次全会应集中批赵在动乱中的错误,但对批判他的经济思想,也不要拖得太久。这显然与小平同志讲的,经济问题两年不争论的观点,是不相符的。我认为,目前我国经济仍处于”治理整顿”的困难时期,不宜把大家的精力引导到理论性的争论上去。

赵紫阳出席华北组的回忆,有五位同志发言,对他批评得很尖锐。这完全出乎赵紫阳的预料。下午,赵紫阳就没有再去参加四中全会小组会了。会议秘书反映,各小组都对赵紫阳的错误进行了批判,情况与华北组相似。

2009年8月30日, 4:4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