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李鹏六四日记》(9)

4 月 21 日

晚 7 时,召开常委碰头会,讨论悼词。

晚 8 时许,5 万学生集中到天安门广场,使原来交通管制计划无法进行。次日晨 3 时,预订的清场也无法进行,只能与学生谈判,要他们向东移动,空出天安门东侧的汽车通道。学生答应了。为防止万一,军委调 38 军一个团进驻中南海。共调来两个师,都是老兵,不带武器,以免发生流血。

今晚 7 时,赵紫阳召开常委会,讨论中央对耀邦同志的悼词。中央的悼词对耀邦同志的一生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根据小平同志意见,没有给予耀邦同志“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

晚上 8 时,5 万学生以参加耀邦追悼会为名,提前涌入天安门广场,使原来定的明天追悼会时要采取的交通管制措施无法实施。晚上,我一直在中南海办公室里,观察天安门的动态。乔石同志在现场直接指挥,天安门广场的清场无法进行。

次日凌晨 3 时,北京市公安局负责人出面与学生代表谈判,为了保证追悼会顺利进行,要求学生队伍向东移动,空出大会堂东门外的汽车通道,以便参加追悼会的车辆通行。学生 XX 答应了,空出了人民大会堂东侧前月 30 米宽的 XXXX。

为了保证追悼会的顺利进行,军委杨尚昆副主席下令紧急从北京军区调兵力进驻北京,从驻防在保定的三十八军的两个机械化师中抽调 1500 名兵力,日夜兼程,赶赴北京。一个团进驻中南海,其余兵力布置在中南海四周,保卫中央首脑机关的安全。抽调的都是老兵,赤手空拳,不带武器,以避免与学生发生流血事件。

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说:“一名学生告诉记者,这次示威,不过是借吊祭胡耀邦,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就是想搞一场民主运动,已有较长时间的酝酿,胡耀邦逝世只是一个诱发因素”。

西安发生了严重的打砸抢时间,经军委批准,派 4000 名解放军支援。

上午,胡耀邦同志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顺利进行,杨尚昆同志主持,赵紫阳同志致悼词。对耀邦的评价是:“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政治家。”小平同志亲自参加了会议,并向李昭同志表达亲切慰问。追悼会约 40 分钟就结束了,人民大会堂东门外仍有几万名学生和群众聚集在一起,滞留不走,不知他们在等候什么。

追悼会结束后,我从大会堂上车时,碰到赵紫阳同志。我对赵紫阳同志讲,你很快就要出访朝鲜了,应该再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中央对学潮的方针。赵紫阳说,常委都译过了,不必再开会了。他又说,对学潮的方针,一条是追悼会后恢复社会正常秩序;一条是党和政府与学生开展对话;一条是谁搞打砸抢,就依法处置。我针对当前学潮中已发生的几个月则问题要求紫阳同志有个明确表态。我说有些学生要求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呢,他说这不能答应。我又说,对正在成立的非法学生组织呢,他说那也不能承认。我试图再次说服他召开常委会,他已不愿再听我讲什么,匆匆上车离去。

我从大会堂回到中南海办公室,密切注视耀邦同志的灵车一路行动情况。当得知灵车一路安全通过长安街,到达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遗体火化后,我才放下心来。

今天上午,西安发生了严重的打砸抢时间,不法分子冲击了省政府大院、省检察院和法院。防火点燃了汽车、车库和油库,将大街上一家服装店洗劫一空。陕西省委来电报告中央称,陕西警力不够,要求中央支援.经中央军委批准,派 4000 名解放军支援西安,维持社会秩序.

今天,日本共同社报道说:”作为历次学生运动的教训,有必要建立新的学生组织”,“朝着‘全国团结学生会’方向发展”.

赵紫阳出访朝鲜

2009年8月19日, 12:25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