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问题,跟毒奶粉一样,事关儿童安全,没人可以置身事外。人们有权要求真相。

  

    3月25日晚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终于播出就山西疫苗事件对王克勤、陈涛安的采访
   

   
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刊发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王克勤的《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一文。文章揭露曝山西疫苗存在高温暴露、官商合谋垄断疫苗市场等问题,近百名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

   
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发病前不久,均接种过疫苗。

  
 报道表明,从2006年到2009年3月前,山西人民接种了质量可疑的高温暴露疫苗。

   
一个挂名“卫生部企业”旗号的“北京华卫公司”空降山西,全部托管了山西全省疫苗的供应管理权,此项事关3500万山西人民生命健康的权利,本应属于山西省疾控中心,却交到在山西进行垄断经营疫苗的华卫公司手里。据记者调查以及卫生部相关部门证实,“华卫公司”根本不是什么山西方面说的什么“卫生部企业”,而是一家编造资格、以牟利为主要目的的个人公司,并且该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中没有经营疫苗的资格。

   
此前,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曾公开为这家没有疫苗经营资格的空壳公司打包票,说是“卫生部的公司,专门搞疫苗配送的大公司”、“这家公司是大企业,是非常靠谱的大公司,它经营能让山西人民和山西的儿童受益。因此我们做出选择,把山西的疫苗都托管给它。”(据王克勤披露,这些话有李书凯的原话录音资料)

   
该公司在山西控制了疫苗的管理、配送及经营达一年零九个月,到2007年10月15日突然消失。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在2009年12月以53岁的年龄提前退休,一家三口游居澳大利亚至今未归。

 

   
山西省卫生厅当日做出回应,表示“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下结论倒很块,未经调查,居然当日就可以作出“报道基本不实”的结论,轻易否定王克勤历经7个月走访当事人而写出的调查报告!

 

   
3月18日,针对山西卫生部门上述说法,《中国经济时报》3月18日发表公开声明,支持记者调查,并表示对王克勤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正视问题。

 

   



   
3月19日下午,一位怀疑自己孩子受到问题疫苗伤害的家长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欲起诉位于迎泽区的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被明确告知“不立案”。而早在去年1月,另一位来自山西吕梁的家长向同一法院提交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法院至今既不立案,也不驳回;去年8月,7位家长还来到法院门前击鼓“要求立案”,但也没有任何效果。(易文龙是受害孩子家长)

 

   3月20日16时30分许,山西省卫生厅大门前人山人海。6名受害孩子家长来到山西省卫生厅门前反映有关疫苗的情况,患者家长靳伟才在准备进入卫生厅大门时,被卫生厅保安推倒在地。16时50分许,6名受害孩子家长被允许进入卫生厅10楼会议室。负责接待受害孩子家长和媒体的是山西省卫生厅应急办公室主任冯志。他说:“卫生厅的相关领导正在赶往这里的途中。”



   
直至18时许,“正赶往卫生厅途中”的相关领导依然没有到来,6名受害孩子家长无奈离开会议室跪在卫生厅大门前继续等候。

 

   
陈涛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信息科科长。军人出身,曾当过侦察兵,是全国第一套儿童免疫接种信息管理软件的开发者。他最早发现和举报疫苗问题

   
注意这些疫苗标签:山西独创了公益标签与商业标签(华卫公司)连为一体的疫苗标签。



   
在陈涛安带领下,记者在疾控中心拍摄了当时给疫苗贴标签的地方。——中国经营报李学宾
   

 

   
3月20日中午12时57分,陈涛安的手机上出现了一条短信,短信发自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发信人称:“不要猜测我是谁,我们老板叫我联系你跟你讲清楚,疫苗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如果你不管这事了,我们老板会事后给你五万块感谢费。

   七分钟后,13时04分收第二条短信:“如果你执意要管我们老板花钱找人砍你一条腿还是很容易的,不要以为现在是名人就有用,事情一过你还是普通人一个,希望你好好考虑,另外不要试图知道我是谁我也是受人之托”。

   
当天,陈涛安的妻子在家中收到恐吓电话,内容大致类似。“打电话的人是本地口音。”

 

受害孩子王小儿的父亲王明亮



   
陈涛安收到短信不久,王明亮、易文龙、宋天娇等家长的手机上也收到了类似的恐吓短信。发信人称:“不要猜测我是谁,我们老板叫我联系你,是跟你讲清楚,疫苗的事情你不要再闹了,如果你不闹这事了,我们老板会事后给你十万块钱,你现在就可以给我个银行卡号或者事后再跟你联系。”

  
第二条短信:“如果你执意要闹,我们老板花钱找人砍你一条腿还是很容易的,你的地址我已经记下来了,不要以为闹大事就有用,事情一过你还是普通人一个,我们老板也不是普通人,真要搞你,你就是告到哪都没用,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另外不要试图知道我是谁,我也是受人之托。”

   
这些短信都来自同一个手机号码:15156752184,归属地是安徽阜阳。

王明亮即回复短信:“你要拿就拿我两条腿!拿一条,我还能跑北京。”

 
  (农民王明亮唯一的儿子王小儿于2007年11月24日出生,孩子满月后不久,2008年1月2日下午,柳林县柳林镇青龙村卫生所医生杨桂兰来到王明亮一家居住的平房里,为孩子接种了乙肝疫苗。接种疫苗一周后开始抽搐。求医数月,未能挽救孩子生命。而他的妻子作剖腹产子的同时,做了绝育手术。

   

    


    
3-22下午4点半:山西省政府就疫苗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

   
办公厅副秘书长巨宪华,山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波在省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调查核实结果。证实:北京华卫时代公司进入山西疫苗市场,没有经过严格的招投标程序。承认:按照协议,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应缴50万元风险抵押金,栗文元违规将其中的27万元购买小轿车个人使用。——仅仅是程序问题?仅仅是栗文元违规购车的27万元的问题

   
副秘书长巨宪华表示:山西省的疫苗监管是严格的,疫苗质量是有保障的,广大人民群众可以放心地为孩子接种疫苗。

   
发布会上,官员们被记者问得言语混乱、满头大汗,有官员呵斥记者问题太多耽误时间。新闻发布会记者自由提问仅持续十分钟,就草草收场。



   
这也许是某网友讽刺新闻发布会的杰作吧?
 

   

   
据3月24日《钱江晚报》报道,专家调查组统一口径:山西省卫生厅从疾控中心及当地多家医院抽调人马组成专家调查组,事前“统一思想,统一口径”

 

   
在曾经抢救过儿子的医院门前的王明安  

   
3-24日:山西省警方已派人赴京打听和“接”举报人。傍晚,王克勤的几位律师朋友一起护送王小儿的父亲王明亮到王克勤家。山西方面,派出所所长翟武平已于当晚18时15分从太原乘坐HU7371赴京,并于19时20分到达北京首都机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5f81d50100i8sk.html

   
——多少学得文明了一点,跨省抓人改跨省“接”人了!

 

   
3-26
四川手机报:【要闻】针对近年我国媒体报道的多起疫苗“接种事件”,卫生部昨日表示,我国上市疫苗总体上是安全的,接种疫苗后反应异常不可避免,不是疫苗质量和实施差错造成,各方均无过错。因此,对受种者可予以一定经济补偿,但是不赔偿。(四川手机报0325早报版)

   
——疫苗问题,卫生部本身也涉嫌,嫌疑人自己出来宣布没问题,太荒唐!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