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北大飞  来源:http://flyingpku.blogspot.com/2010/03/sadam.html

按:下面的文章是我回复“北邮人论坛”网站上一位自称是北邮学生的Sadam(这网名也真够可怕)兄的两篇反驳文章。虽然他当然宁 死也不会承认,我有些怀疑他的文章是有关方面授意写的,理由是我认为北邮校方肯定会采取某些行动,但我当前看到的唯一动向就是这两篇文章。网友可自行判断 我的怀疑的合理性。但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怀疑才这么认真写如此长文,我的目的只是为了增进大家对chilling effects组织的了解。所以我结合他的一些反驳提供了大量有意思的信息。对于美国法律,维权感兴趣的朋友,我认为拙文值得认真一读。

话说我关于方滨兴歪曲诬蔑Chilling Effects组织的文章影响正在不断扩大,但没有任何公开反驳出现,而只有一个发在某内部网站,外网不可见到的文章指出些无关紧要的技术细节错误。我正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今天twitter上就有北邮的朋友告知他们校内网站“北邮人论坛”上出现了一位Sadam君对我的指正文章 《北大飞!你不给方校长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

http://forum.byr.edu.cn/wForum/disparticle.php?boardName=Talking&ID=4624888&pos=25

这 篇文章指名道姓要我给方滨兴校长一个说法,好像气势很盛,但可笑的是,我找了半天甚至没找到他文中哪里给出了我原文的链接好让读者对比阅读。我阅读他文章 之后,发现一是他只是指出了我早已自我修正完毕的那几个无关技术细节上的问题,二是对我的文章和另外的一些基本事实进行了尽情的歪曲。这类歪曲任何一个将 我原文与之对照阅读过的读者都可以随意挑出一堆,我就不一一赘述,只是随手挑出个例子,让大家欣赏,他对事实的歪曲,比起方滨兴校长对chilling effects的歪曲,有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I**********Sadam文****************
"通过北大飞提供的ChillingEffects的地址,http://www.chillingeffects.org/
, 对该网站大概了解了一下,基本上如北大飞所说的那样,它不是一个帮助搞网络过滤的组织。。。但是从方校长的发言来看,并没有将 ChillingEffects定义为一个替google搞过滤的机构,这个帽子可不能随便戴,方校长没有也不能给ChillingEffects戴这个 帽子,当然北大飞也不能随意滴给方校长戴上这么一个帽子。"
************************************

首先,连这位歪曲专家都承认我对chilling effects所做的概括。但他认定方滨兴校长并没把这组织定义为替google搞过滤的机构。不过方校长红口白牙是这么说的:

“ 所有的当事人,包括管理部门,都可以向chilling effects组织投诉,说:某某信息是一个有害信息,你不能够让他再出现。。。他这个组织有很多大学,法律界(人士)帮你研判,说的对还是不对,如果他 认为你说的对,就放在数据库里提交给google。google就自动过滤。而且这样的话你就会发现在你搜索完了之后后面就提示,根据chilling effects计划,你的搜索结果有部分不予显示。表明了过滤。那么我专门组织学生做过测试,结果我们测试了大约有180个国家的google,全都在执 行这个计划。”

我想任何读完这段话的人都能看出,方滨兴何止是把chillingeffects定义为替google搞过滤的机构,他实在是把这个机构说成了专门帮google搞过滤的机构。这帽子不是我给方校长带的,是他自己结结实实的摁在自己头上的。

由 于这篇文章写的十分荒唐,加上其指出我的技术细节问题我也早就自行更正,他需要的说法我业已提前给了,所以并没进一步理会。不过刚才我又重新回到北邮人论 坛,想看一下北邮的同学对他这文章到底有什么反应,这下居然发现这位Sadam同学已经看到我新写的那篇细节更正文章,并连夜重新炮制了一篇向我揭穿方滨 兴的公益行为道辛苦,并声称要给我点“小小地打击”,原因是他认定我并没有“耐心求真”。该文网址如下:

http://forum.byr.edu.cn/wForum/disparticle.php?boardName=Talking&ID=4627518&pos=11

他说:

**********Sadam文****************
“ 你看了方校的访谈,在办公室搜了搜chilling effect,浏览了一下主页的前两段文字就开始断论方校的解释是曲解的。你如果耐心求真,为什么不仔细对chilling effect的这个组织进行详细地调研之后,拿出言之凿凿的证据后再放厥词,而仅仅是翻译了两段英文,断章取义了一下便开始指责他人是在胡扯。”
*********************************

看 来这就是他的理解能力-我翻译了两段chillingeffects主页上的文字,他就认定我做的功课就仅限于浏览了这两段。可惜问题在于,其实仅仅根据 我选择翻译的那两段,真相就已经大白,谁叫方滨兴的说法那么拙劣呢?然后,Sadam兄熬夜读了点chillingeffects网页,攒出若干无法靠谱 的细节,指望驳倒我在第2篇文章中提出的5大论据,这次他学乖了一点,自己先声明自己是在“咬文嚼字”。我仔细读了一下他的咬文嚼字,发现只有两条还稍微 有点说明的必要。下面我先就这两条说明一下。

首先,Sadam有段话是这么说的:

**********Sadam文****************
“Chilling Effect ClearingHouse的工作机制:需要投诉方(sender)和收到投诉方(recipient)都可以通过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网站上传报告,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网站会将这些报告汇总,存入数据库中,并寻求支持Chilling Effect Clearinghouse计划的相关法律人员对案例进行分析,帮助上传报告者明确案例中的行为是否真的违法。如果被投诉方的行为没有违 法,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会帮助他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制止更多的投诉及恐吓,如果行为是违法的,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会帮助被投诉者理解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

Sadam兄貌似认为,投诉方和被投诉方在Chilling Effects那里是平等的。他同时也给出了他自己版本的Chilling Effects工作方式描述。

我 说这还需要说明,是因为: 1。ChillingEffects网站上确实也允许投诉方上传自己的投诉。2。在提供给投诉方做上传C&D通知的页面 http://www.chillingeffects.org/sending.cgi 右方,的确有一句说明:

“If you believe your rights (or those of a client) are being violated by online activity, you want to send a notice that clearly identifies the activity and explains why the activity violates the law. We are also concerned with helping people to understand when their activity is outside the legal limits.”

可惜的是,就这点可怜的材料完全不能帮方滨兴改变什么。第一,就算是投诉方和被投 诉方在chillingeffects心目中“平等”,这至多(其实还远远不能)说明chilling effects的主要目的不是帮助维权,反对网络管制(这其实是Sadam文章中试图说明的核心问题),但这也决不表明他的目的竟然是方滨兴说的网络审 查。第二,更糟糕的是,这点材料甚至什么都说明不了。单单从那个让Sadam如获至宝的说明来说,稍微有正常英文语感的人,读一下就知道里面的几个形容词 副词如"clearly","also"会附加什么语气。明眼人光凭这句话就能判断出他们的倾向性。其实,Sadam的原文基本等于翻译了这句话,但他甚 至没勇气把原话附加上去。

翻翻chillingeffects网站,任何英文靠谱的人都决不会怀疑这是个反对网络审查的机构。你甚至不用懂英文,因为它有个中文页面进行了准确的自我介绍:
http://images.chillingeffects.org/about-chill-zh.html
开篇就说:

“ “寒蝉”旨在帮助合法的网络活动,避免它们因为无法律根据的权利通知书而噤若寒蝉。互联网让人们有了表达他们各自的观点,戏仿讽刺政治家、赞美明星或批评 某些商业行为的新机会,我们为此而感到兴奋。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并非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感觉。研究已经说明,那些删除或断开链接的通知书常常让互联网用户噤 若寒蝉——无论那些通知书究竟是否真的有法律根据。“寒蝉”项目就是为了记录这些“寒冷的时光”,并让那些收到通知书的网络用户、网站或网络服务提供者了 解在回应这些通知书时自己所享有的合法权利。”

他们甚至没有隐藏自己强烈的感情倾向。

““寒蝉”数据交换网站收集和分析 有关网络行为的法律通知书,帮助网络用户了解他们的权利和理解相关的法律规定。“寒蝉”欢迎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以及网站主机服务提供者提交你们收到 的法律通知书。我们利用这些投诉通知研究法律威胁的遍及程度,同时也让互联网用户得以了解某些内容被屏蔽的原因。”

显然,他们担心的是“法律威胁”。在这页面内,他们甚至没有平等的也欢迎一下发出通知书的那些人提交他们的通知。

从 这个中文页面,我倒又看出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原来他们对自己的中文官方翻译是“寒蝉数据交换网站“,方滨兴在节目的翻译则有些看起来细微但实则重大的差 别。他这么说:“chilling effects很难翻译,我们可以把他翻译成寒蝉效应。也就是说通过某种方法让你不敢说话。” 如果我们用Sadam率先垂范的咬文嚼字法来看一下,问题出来了。原本的翻译突出的是,这个网站的服务对象是“寒蝉”们,是帮助那些不敢说话的人。但方滨 兴的翻译把这意思刚好搞成相反-“通过某种方法让你不敢说话”。还有更蹊跷的一点,明明人家就有个官方翻译在那里放着,方还说什么“很难翻译”,这也许是 他看网站不仔细,没发现这个中文页面。但如果真是如此,怎么可能他翻译出来的又正好和人家的官方翻译一样,只不过又多了点私货让含义相反了?我话到这里打 住,不许联想。

即便不看这个中文页面,我们也可以去看看寒蝉网站的专门section:weather reports(天气报告): http://www.chillingeffects.org/weather.cgi

这section名字的含义,就是比喻各种法律带来的网络审查已经让寒蝉们冷到了什么程度,光从这一点,他们站在哪边就已经清楚了。但让我们还是耐心的点开,看看里面这些报告的题目和摘要:

1。More Chilling than the DMCA – Automated Takedowns
直译:比DMCA法案更加寒气逼人:自动屏蔽。-没人认为这话的意思竟然是宣扬法律威武的吧?

2。Twelve Years Under the DMCA at 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David Abrams, Chilling Effects Clearinghouse, March 12, 2010

Abstract: 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EFF) describes multiple instances in which the anti-circumvention provisions of 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have been used to stifle legitimate speech rather than stop pirates.

看看这个摘要就明白了:EFF描述了滥用DMCA的多个案例-他们被用来让合法言论噤声而不是制止盗版。

3。We Don't Need No Stinkin' Court Order. We've Got the DMCA.

David Abrams, Chilling Effects Clearinghouse, March 11, 2010
Abstract: Last month, MySpace sent a DMCA takedown notice to Scribd to remove a document summarizing recommendations on rebuilding a portion of the MySpace website, alleging a copyright violation. Although originally intended to stop Internet piracy of creative works such as music and video, this is another example of the takedown provisions of the DMCA being used to avoid the time and expense of obtaining a court order to remove documents that, while possibly sensitive or embarrassing, do not themselves have commercial value.

英语不行的人可别理解错了:这意思是骂某些人滥用DMCA去回避更费时的合理法律程序干掉他们不喜欢的网上内容。看看摘要就全明白了。

4。 Takes Down then Reinstates Video by Artist Using His Own Song
批评YouTube呢,艺术家用自己的歌做成视频都被拿掉了,可见严格的过分了。不过后来又恢复了。

5。Careful What You Download – What You Don’t Know Can Cost You
点击下面的more,就知道这里是批评一类他们认为很不公平的侵犯版权判例。

废了这么多话,我想已经说清楚了,Chilling Effects百分之二百是以制止网络用户受到“法律威胁”为目的的组织。

还需要说明的一条涉及Sadam兄的另一段话,我说这需要说明,不是说这里面有什么干货,而是他的胡扯已经超过了我的想象力:

**********Sadam文****************
并不只是从2002年开始向这个计划提供材料而已,Google确实利用这个计划提供的法律信息选择屏蔽或者不屏蔽搜索结果。这在你的文中也提到了,你是 这样说的 “刚才我对google提示的翻译如下:“根据一项法律要求,我们从本页移除了一项搜索结果。如果您愿意,可以去chillingeffects.org 网站了解此项要求。””。
**********************************

“Google确实利用这个计划提供的法律信息选择屏蔽或者不屏蔽搜索结果”,这就是明目张胆的胡扯了。chillingeffects网站说的明明白白:

http://www.chillingeffects.org/input.cgi

“This website cannot provide individual legal advice — we cannot analyze your particular website or activity to assure you it is legal. (This is for your protection and ours — we do not have the resources to analyze every site individually, and we don't want to give the impression that we have.) What we can do is help present the issues as lawyers think about them and answer general questions: Does the law really say that? What is the scope of copyright, trademark, or defamation law? What defenses exist for a given claim?”

翻译:本网站无法提供个别法律建议--我们没法分析你个人的网站 或者行为来保证你是合法的(这是为了保护你,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我们没有足够资源去单独分析每一个网站,我们也不想给人以我们可以的错觉。)我们可 以做的就是按照律师的思维表述这些事,同时回答一些一般性问题:法律真是这么说了吗?关于版权,商标,诽谤等的法律范畴在哪里?对某个投诉能有什么辩护?

大 家明白了吧,人家自己网站都强调自己没能力判断具体一条信息是否合法,怎么可能有“Google确实利用这个计划提供的法律信息选择屏蔽或者不屏蔽搜索结 果”这种咄咄怪事? 然后Sadam居然把这话栽赃到我头上,足以展现其不择手段的程度。我翻译的那个google提示是这个意思吗?

最后回过头来我再逐条简短说明一下Sadam君其他完全无聊的胡扯。大家没时间娱乐的,完全可以不看。下面S指Sadam的胡扯, 北:指在下的反击。

S: 第一条,chillin effects压根就不是什么计划,而是民间自发成立的一个组织,根本不是google成立的。google只是从2002年开始向他提供材料而已。(北大飞说的)
Chilling effects压根不是什么计划,确实不是什么组织,它是一个法律用语,飞哥您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还是让百度百科告诉你吧
http://baike.baidu.com/view/1013452.htm?fr=ala0_1
Chilling effects clearing house是个民间自发成立地一个计划,而不是什么组织,我猜想耐心求真的你一定知道吧。这在这个计划官网的FAQ中有详细地描述。

北: 纠缠chilling effects到底是不是个组织毫无用处。wiki上给的条目名字就叫chilling effects (group),这group你若不爱翻译成组织,改成团队我也没意见,意思不是一样吗?他同时当然可以当作法律用语,但这不妨碍一个组织(哦,团队)也 可以叫这名字,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S: 第二条,此事我早已解释过了,彻底颠倒黑白。任何有英语阅读能力的人,均可翻墙上wiki及chilling effects主页,并通过半小时的阅读证实这点。有个网友幽默的说:如果这“计划”(实为组织,以后不再重复)的确是这功能的话,他们会给自己起一个这 名字吗?这句话真说到点子上了,比我的水平高。(北大飞说的)
飞哥,首先不客气地再指出你两个技术问题,wiki和Chilling effects主页不需要翻墙,你在彻底颠倒黑白。再者再给指出一个语法错误,“通过某种方式让你不敢说话”,方校说这话可是有上下文的,方校是在解释寒 蝉效应这个词,而不是在说这个组织。哥,拜托你看清楚了或者把语文学好了再来丢人现眼。

北: 可惜我在墙外,当然没你这种墙内人容易判断到底哪个网站被墙,这一点是你的优势。不过这GFW经常抽疯,今天墙了这个,明天又放了那个,常常毫无道理,这 让人判断也难。语法错误,上下文之类,我看懂语文并看了上下文的人当然会知道,如果方滨兴真的只是要翻译那个词,而不是指这组织也是干这个的,他必然会特 别澄清。看来,你还是该去教导下方滨兴语文-不过我相信他肯定不是真的不懂。

S的第3条我前面已经分析完毕。

S: 第四条,这条可以由该位反驳我的网友找到的审查提示直接驳倒,这一点倒有必要详细展开。刚才我对google提示的翻译如下:“根据一项法律要求,我们从 本页移除了一项搜索结果。如果您愿意,可以去chillingeffects.org网站了解此项要求。”(北大飞说的)
飞哥我在这点上不想和您多说太多。您非得和方校较这个真,方校是在一个主流媒体上做访谈,而不是在教室里给你开讲座,表达清楚主要观点是主要目标。您非得要求专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向你这种小白解释清楚所有问题,现实吗?您耐心求真的治学态度没有用到刀刃上,我真为您惋惜。

北:这条他显然是无法反驳,所以只能说我“咬文嚼字”了,实质是哀求我别对方校长的话太当真。可惜就算不那么当真,他也过不了关。这点在我第二篇驳斥方滨兴的文章中早有详尽分析。

S: 最后,方滨兴的第五条,"执行这个计划"之类,当然是从前提上开始就已经是假的了,我就不说了。(北大飞说的)
这点上我也不想和您纠缠什么了,您连Chilling effect的全名都不知道,您连组织和计划都没搞清楚,我也不想和您废话了。

北: 无必要评论。

最后的最后,在原文的最末有这么一个网站提示:
※ 修改:・Sadam 于 Mar 27 18:30:37 2010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43.*]
也 就是说,在本人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Sadam君还修改了一次他的文章。他修改之前,我就详细的看了他的文章,所以知道他改掉的是什么-他不承认没事,大 家就当我在用另外一个曾经富贵没得到好死Sadam的编故事,开玩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改之前给出了这么一个网页:
http://blogoscoped.com/archive/2007-03-02-n19.html
然 后论述说,这网页是google内部人写的,说明,chillingeffects计划的确是google审查的一部分。大家可以自己从这网页上搜索 “Chilling”然后看看人家是不是这么说的。Sadam总统(不是Sadam君)可能自己也感觉,这么扯谎有些太离谱了。也有可能Sadam总统不 是一个人,那是一个团队灵魂附体战斗来着,团队中有人蠢些找到了这个不靠谱的网页,聪明一点的人发现了又给去掉了。Sadam总统的事情,我当然不知道具 体是怎么回事了。

附:北邮Sadam原文:

发信人: Sadam (大米饭), 信区: Talking
标 题: 北大飞,北大荒向你道声“大飞哥,您辛苦了”
发信站: 北邮人论坛 (Sat Mar 27 18:01:40 2010), 站内

读《再谈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对chilling effects组织的诬蔑》之后的几点拙见
看过北大飞的第一篇文章之后,只觉得他是一个技术小白、压抑多年的小愤青,所以就很技术地颇为愤青地指正了一下他所犯的各种技术类错误以及道德类错误 (我们就事说事,不要随便诋毁他人,不要带着脏字写文章,这个叫泼妇骂街)。紧接着飞哥在他的第二篇文章中把自己标榜为“告诉广大人民群众真相”的勇士, 这种貌似大无畏其实自己把自己当根葱的行为让我很无奈。北大飞,你不是要耐心求真嘛,你不是要说实话嘛,你不是要咬文嚼字嘛,你不是要较真嘛,北大荒就教 教你该如何正确表达自己的观点。

在具体展开之前,飞哥请允许我先先小小地打击你一下。暂且不谈你的观点成立与否,先谈谈你标榜的引以为荣的耐心求真。你真的做到耐心求真了吗?我看没有 吧。你看了方校的访谈,在办公室搜了搜chilling effect,浏览了一下主页的前两段文字就开始断论方校的解释是曲解的。你如果耐心求真,为什么不仔细对chilling effect的这个组织进行详细地调研之后,拿出言之凿凿的证据后再放厥词,而仅仅是翻译了两段英文,断章取义了一下便开始指责他人是在胡扯。你如果耐心 求真,你为什么会出现诸多细节错误,方校讲的是180个网站而不是180多,方校是让学生调研了全部的180个网站而不是像你只是随机地选了几个。你如果 耐心求真,你也不会在不懂得Google的使用方法(难道方校非得找来会180个国家本地文字的学生才能做调研,荒谬!)的前提下就瞎说。抱着这种“求真 ”的态度还自我吹嘘比某些专家强太多太多,哎,我太无语了。拜托大哥,起码某些专家是拿着一段资料,你呢?飞哥随便查查资料就觉得挖到金矿了。您看到的专 家们都挖烂了。

下面我就一条一条地咬文嚼字一下你第二篇文章中的5大论据:
第一条,chillin effects压根就不是什么计划,而是民间自发成立的一个组织,根本不是google成立的。google只是从2002年开始向他提供材料而已。(北大飞说的)
Chilling effects压根不是什么计划,确实不是什么组织,它是一个法律用语,飞哥您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还是让百度百科告诉你吧
http://baike.baidu.com/view/1013452.htm?fr=ala0_1
Chilling effects clearing house是个民间自发成立地一个计划,而不是什么组织,我猜想耐心求真的你一定知道吧。这在这个计划官网的FAQ中有详细地描述。Google并不只是 从2002年开始向这个计划提供材料而已,Google确实利用这个计划提供的法律信息选择屏蔽或者不屏蔽搜索结果。这在你的文中也提到了,你是这样说的 “刚才我对google提示的翻译如下:“根据一项法律要求,我们从本页移除了一项搜索结果。如果您愿意,可以去chillingeffects.org 网站了解此项要求。””。

第二条,此事我早已解释过了,彻底颠倒黑白。任何有英语阅读能力的人,均可翻墙上wiki及chilling effects主页,并通过半小时的阅读证实这点。有个网友幽默的说:如果这“计划”(实为组织,以后不再重复)的确是这功能的话,他们会给自己起一个这 名字吗?这句话真说到点子上了,比我的水平高。(北大飞说的)
飞哥,首先不客气地再指出你两个技术问题,wiki和Chilling effects主页不需要翻墙,你在彻底颠倒黑白。再者再给指出一个语法错误,“通过某种方式让你不敢说话”,方校说这话可是有上下文的,方校是在解释寒 蝉效应这个词,而不是在说这个组织。哥,拜托你看清楚了或者把语文学好了再来丢人现眼。

第三条,方对此“计划”的运作方式的描述也完全是胡扯。真实情况是:各当事人或者政府部门(所谓“管理部门”一词本身就是个误导,好像美国还真存在什么 专门的互联网言论管制部门一样)发现有违法内容的搜索后,会直接通知google,而 google然后才把该类通知交给chilling effects备案,并自己决定到底是否真的删除。什么由“该组织经过研究后,认为应该删除的,提交数据库。由google自动删除”也亏方滨兴能编的出 来。(北大飞说的)
飞哥你这一条真正地暴露了自己所谓“耐心求真”。你真的仔细研究过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计划的运作方式吗?还得我来教育你,我忽然觉得你很悲哀。Chilling Effect ClearingHouse的工作机制:需要投诉方(sender)和收到投诉方(recipient)都可以通过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网站上传报告,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网站会将这些报告汇总,存入数据库中,并寻求支持Chilling Effect Clearinghouse计划的相关法律人员对案例进行分析,帮助上传报告者明确案例中的行为是否真的违法。如果被投诉方的行为没有违 法,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会帮助他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制止更多的投诉及恐吓,如果行为是违法的,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会帮助被投诉者理解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飞哥,你明白了吗?如果你不相信,你自己可以去Chilling effect clearing house的网站上按照它上面的指示体验一下这个工作流程。如果你实在不会的话(鉴于你技术小白的身份),可以表示一下,我给你贴个图教教你。

第四条,这条可以由该位反驳我的网友找到的审查提示直接驳倒,这一点倒有必要详细展开。刚才我对google提示的翻译如下:“根据一项法律要求,我们从 本页移除了一项搜索结果。如果您愿意,可以去chillingeffects.org网站了解此项要求。”(北大飞说的)
飞哥我在这点上不想和您多说太多。您非得和方校较这个真,方校是在一个主流媒体上做访谈,而不是在教室里给你开讲座,表达清楚主要观点是主要目标。您非得 要求专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向你这种小白解释清楚所有问题,现实吗?您耐心求真的治学态度没有用到刀刃上,我真为您惋惜。

最后,方滨兴的第五条,"执行这个计划"之类,当然是从前提上开始就已经是假的了,我就不说了。(北大飞说的)
这点上我也不想和您纠缠什么了,您连Chilling effect的全名都不知道,您连组织和计划都没搞清楚,我也不想和您废话了。
我的发言结束了,希望北大飞同志改掉自己“耐心求真”的不良习气,真正静下心来好好地讲实话,中国需要真正依照事实讲实话的勇士,而不是胡言乱语诽谤他人借机炒作的庸人。

ps: 北大飞原文链接http://xys4.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1/fangbinxing2.txt

183,80,微帅,能侃。
※ 修改:・Sadam 于 Mar 27 18:30:37 2010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43.*]
※ 来源:・北邮人论坛 http://forum.byr.edu.cn・[FROM: 123.116.143.*]

发信人: Sadam (大米饭), 信区: Talking
标 题: 北大飞!你不给方校长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发信站: 北邮人论坛 (Fri Mar 26 19:26:40 2010), 站内

近日,在新语丝上惊现一贴《戳穿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在google事件中对美国chilling effects组织的诬蔑》,作者北大飞,对方校长一番言论进行“剖析”,言辞颇为放肆。我作为北邮人,看过此贴之后,十分愤慨,对此贴的一些论点深不以 为然,特发此文。

首先是关于是否诽谤ChillingEffects的出生问题:
很 感谢北大飞提供的链接,我从wiki百科上看到了ChillingEffects的历史,的确ChillingEffects这个组织并不是 google成立的,只是google从2002年开始开始将Notice放到ChillingEffects数据库中。从这个角度来看,google确 实是执行了一个已经存在的,名叫ChillingEffects的这么一个计划。而且从方校长的原话来看:谷歌执行了一个chilling effects计划,并没有说是成立或者主导了这么一个计划,对于ChillingEffects这个组织是不是由google成立的这么一个问题,北大 飞能看出来,我(一个北邮人)能看出来,方校长作为一位院士,能在中央电视台提起ChillingEffects这个组织,不会不知道这个组织是怎么来。 所以,我建议对于“何止是歪曲和夸张,根本就是颠倒事实。通篇全是不折不扣的谎言。”这样的言辞犹如泼妇骂街,极度庸俗,品味低下(省略若干形容词)。此 举只会显示出北大飞自己的浅薄和无知,同时强大滴激发广大北邮人的强烈愤慨。

其次是关于验证方式问题:
1.国家个数,我查了查google在别的国家搜索引擎的一个列表,统计了一下,一共是180个,而且方校长在采访的时候也说的是180个,所以文章中(不是180多个,这一点暂且不和方滨兴计较)的这个“多”字不知道北大飞是从那个耳朵听出来的。

2. 关于方校长让学生对各个国家的引擎进行测试的问题。使用google在各国本地的引擎并不是强制性的要使用本地语言,各个国家的google引擎都会 列出本国使用的语言种类,供用户进行选择,比如我们使用google.cn的时候,同样可以使用英文,并不是一定要用中文来搜索才能搜到结果。相信有不少 外国朋友在中国旅游的时候,也还是可以通过google.cn来搜索他们需要的信息。所以方校长并不需要找那么多懂的180个国家的文字的学生就可以进行 测试了。这个可以随便找个使用BIDI语言国家的google引擎(如:www.google.ae)试一试就可以了解。

3.随机对一些 网站进行方滨兴所提到的“free fucking”的搜索,就举在采访中提到的www.google.com.au,输入“free fucking”关键字,的确在开始看不到什么过滤的信息,但是在大概第13页的时候会出现这么一条消息,“作为对Google收到的一份法定要求的回 应,我们已从本页移除了1 条搜索结果。如果您愿意,可参阅这一要求的详情。 链接如下 ChillingEffects.org.”。对一个阿拉伯文的google引擎进行相同的实验,比如www.google.ae,输入“fuck big ass pussy”这类关键字的时候,在第2页也会出现类似的信息,

虽然我不懂阿拉伯文,但这样的信息足以表明北大飞的观点是错误的。所以关于搜索结果的问题,希望北大飞抱着严谨治学的态度,仔细论证后再放厥词。

通过北大飞提供的ChillingEffects的地址,http://www.chillingeffects.org/
, 对该网站大概了解了一下,基本上如北大飞所说的那样,它不是一个帮助搞网络过滤的组织,因为它也不可能有能力去检查互联网,像google或者百度那样 去爬取所有网站的资料,并对网站内容进行分析。但是从方校长的发言来看,并没有将ChillingEffects定义为一个替google搞过滤的机构, 这个帽子可不能随便戴,方校长没有也不能给ChillingEffects戴这个帽子,当然北大飞也不能随意滴给方校长戴上这么一个帽子。

ChillingEffects 网站里提供的信息基本可以大概了解这个网站的功能,可以说它是站在法律的角度、中立的立场来帮助用户了解一些互联网行为是 否违法,触犯的是哪些法律条例。从wiki百科可以知道,C&D notices一般是由律师来起草的,而一般用户是没有专业的法律知识的,这就需要有专业的法律人士协助,而ChillingEffects就扮演了这样 的一个角色。
.
北大飞给出了一个例子,例如你的个人网站用了派拉蒙拥有版权的图片,派拉蒙的律师就可能向你发出相应的通知。 chilling effects的做法是,鼓励收到这些通知的人把他们的通知上载到此网站存档,然后这些材料会被专业人士,例如法学院学生归类,分析,并在此基础上给出维 权建议。
这个例子是不全面的,该网站并不是仅仅针对那些收到通知的人,对于通知的发送方,同样对其发送的通知提供法律分析。网站原文描述如下:
If you believe your rights (or those of a client) are being violated by online activity, you want to send a notice that clearly identifies the activity and explains why the activity violates the law. We are also concerned with helping people to understand when their activity is outside the legal limits. If you submit a letter you have sent, we will analyze it in the same way we analyze letters received.

所以,google 之所以会根据ChillingEffects里的信息进行过滤,是因为这里面的通知是有法律依据的,它是google获取需要过滤的信 息的资源之一,而并不是说google就仅仅是通过ChillingEffects来进行互联网信息过滤的。Goole是怎么过滤的,过滤的关键字是什么 ,google是不会对外界公开的,从google内部人员的一篇文章《Google censorship FAQ》(http://blogoscoped.com/archive/2007-03-02-n19.html) 可以知道,所以ChillingEffects只是一个参考,并不能说是google过滤的所有依据。相信方校长不会在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的情况下就在 CCTV上畅谈这样一个行为。所以北大飞文章中类似“其胡说八道、胡扯”这样的词语其实是对自己的真实写照。虽然互联网是自由的平台,但是也不能充满了诽 谤污蔑,肆无忌惮、令人憎恶的恶意评价。能“戳穿”对某个组织的“诬蔑”是好事情,但是恶意滴去“戳穿”只能丢人现眼。
最后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 目前网上还没有任何声明说ChillingEffects是一个组织,基本找不到任何类似ChillingEffects is a ****** organization这样的描述,说它是个组织,也只能是从其域名(.org)来判断,从其官方声明和wiki百科的解释来看,说它是一个计划更符合 翻译的要求。但是个人觉得也没有必要关注它是否是一个组织,还是一个计划,还是翻译成一个项目,只要它能切切实实的帮助我们消灭互联网上一些恶意侵权的行 为,我们还需要那么去在意它是一个组织,还是一个计划,或者是一个项目吗?北大飞,你觉得北大荒说得对吗?
不知道中国有没有这样的组织,如果有的话,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能够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希望北大飞同志能够再继续发表关于国内是否应该成立像 ChillingEffects组织的文章;我个人还真是希望中国也同样有这么一个组织,来帮助我们更多的了解互联网中的一些维权知识,而不是简单的封杀 一个搜索引擎。

北大荒

4关于谷歌退出中国专题节目—北邮校长方滨兴教授
[swf=http://img.openv.tv/hd/swf/hd_player.swf?pid=CCTV4prog_20100323_7184463&q=type=domain,hd=1,vtype=1,n=1,tv=0,random=6380464621,channel=vsearch.cctv.com,category=%E8%B5%84%E8%AE%AF,ref=http://hd.openv.com/pro_play-CCTV4prog_20100323_7184463.html&playpage=http://www.openv.com/play/&&autostart=false&playerUseStatus=1][/swf]
※ 修改:・xiongQQ 于 Mar 27 11:13:41 2010 修改本文・[FROM: 118.229.184.*]
※ 来源:・北邮人论坛 http://forum.byr.edu.cn・[FROM: 123.116.135.*]

敬请订阅GFW Blog:http://feeds2.feedburner.com/chinagfwblog,邮件订阅: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blog。在twitter跟随我们:http://twitter.com/cdt。更多翻墙工具介绍和下载:
推客浏览器(http://twitbrowser.net/blog/,墙内镜像:http://tbm001.mooo.com/),Sesawe(http://www.sesawe.org/和http://www.sesawwe.net/)。翻墙互助小组邮件列表: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bypassgfw。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免翻墙版:https://caonima.ws/。译者:http://yyyyiiii.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