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名高三生,每周看三联和南周,每天从IPOD上看纽约时报和美联社,看你们圈子的博客,能翻墙,关注艾未未,我就这样过了三年,初中是根正红苗,到了湖北最好的高中。有点浑浑噩噩,也学了些东西。考试的结果现在堪忧,一比较就让人心惊胆颤,越来越远离自己以前的层次,总会不甘。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算个东西,但现状让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是。

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遇到的困难棘手程度与年龄成正比。这或许没错,我觉得这就像游戏里打怪一样,你10级的时候吧被15级的怪锤的吐血,30级的时候可以把15级的怪锤的吐血,但还是得被35级的怪锤的吐血,35级的怪的确比15级的怪厉害的多,但不代表10级的时候面对15级的怪就比30级的时候面对35级的怪更容易。我现在面对的问题说白了也很简单,考试眼见着上不了那些顶尖的大学,我惶恐得想找条出路,觉得是不是我走在了错误的路上。

坐在加速的错误火车上,纵身跳下是摔成重伤,继续下去只怕无果。

我能看得清方向,但却总是做不到。我知道不应该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自己就该过自己的,但我总是不免被别人的意见影响;我唾弃以分论人,不要把一个鲜活的生命符号化成一个单面的形象,但我面对那些普通中学学生的时候,却总是不免以分论人,觉得他们低我一等;我明白不要重视别人强加你的价值观,比如说分数,平常过得也确实清风明月,但发了榜还是不免默默不语,情绪低落;我知道积极向上的生活是有益的,却还是不免低落低迷。我终究不是理智冷静的青石玉板,只是个幼稚得可笑的不成熟的孩子。

我找不到一条能让我安定并满意的出路,我的愤懑不针对个人,我的力量抵不过制度。我就像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的局外人,企图成为其中一个可被替换的零部件。如果如愿,还会以此为荣。我不如加缪的莫尔索,不如王小波的猪,不如凯鲁亚克的墨索里尼。我一步不敢多迈。蜷缩而轻贱。周遭人也各有各的不易,我觉得自己只能成为累赘。我不敢继续地自我否定,怕招致更消极悲观的后果。

我常常对朋友说,出路有很多,只是太多人没有眼光。如今我却看不到一条令我满意的出路。

我该怎么办呢?

我知道王老师您一向看不起90后的孩子,无论您是嬉笑讽刺也好,劝告也罢,我希望能得到些您的建议。

一个不满18的孩子与网吧

========================================
答曰:你知足吧,我18岁的时候,不知道IPOD、纽约时报、美联社、博客、、艾未未、游戏、、王小波、凯鲁亚克……你他妈现在比我那时候知道的多得多,跟你比我那时候跟傻逼一样。问题是,这些本不该是你在这个年纪该知道的东西,这些傻逼玩意儿让你过早地怀疑人生。你真正第一次怀疑人生应该在第一次泡妞的时候。你现在把这些东西都忘记,还有救。不然你只能考到北大哲学系了,用陈晓卿老师的话讲就是:“一个人得把自己拧巴到什么程度才会想到念北大的哲学系。”

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并不是每件事做得都是正确的,并不是每走一步都是满意的。你现在顺风顺水,将来逆水连舟都没有。出来要,将来总是要还的。你现在最好是赶紧考上个像样的大学,会多一些自由,要学会在毒气室里呼吸新鲜空气。哪有新鲜空气,你自然会往哪里走。

我正好在博客上连载《沿着瞭望塔》,很适合你这类人看,你看看瞎鸡巴怀疑人生的结果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