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祝振强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近来,有关中国作协在重庆会议期间闹出的是是非非,并没有由于中国作协的一纸声明外加一纸证明而止息,相反,网友由之发现了更多耐人寻味的内容,比如声明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百般漏洞、无理狡辩以及证明的公章问题、日期问题以及三种日期写法问题等等。还有一个曾经以写反腐闻名的作家,为了维护吃喝作家们的面子里子,竟然到了撒泼打诨、人身攻击的地步!如果说此前人们对于中国作协的那些官员作家们弱智、退化、酒囊饭袋的议论还止于有限的材料的话,则这一次,中国作协的作家们是以现身说法、赌气无赖的方式,为网民及民众提供了丰富的、新鲜的、第一手的材料。原本是极其富有“精神高度”、至少是惯以“精神高度”自居的作家或高官作家们,在与网民、公众的过招中被发现,一方的愚蠢、愚昧、不堪一击,已然到了形同耍猴子的地步!如此作家,除了为人们增添一些有“精神高度”的茶余饭后的笑料外,还能有些什么呢?

今天看到一则媒体的报道,更是让人做实了上述判断。是《南都周刊》上一则作家“语录”——作家麦家怒斥网络文学:“如果给我权力,我就消灭网络。我认为,现在的大部分网络文学99%都是垃圾,而1%的精华如大海捞针,也就自然会消失掉了”。

说实话,我有些不相信貌似严肃的此作家之语的严肃性,甚至一度觉得他是在4月1日这天、扮演小丑开的一个玩笑。若不然,照此类推的话,则中国作家简直就是不惜以言语之后的行动,甘愿充当世界上最垃圾、最不为人耻的独裁者的角色,且欲干活的,是一件不亚于原子弹滥炸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为全世界、为全人类所赖以生存、生活、发展的互联网,已然成了这位作家的天敌,必“消灭”而后快之!口气之大, 堪比希特勒、斯大林以及近邻金家族人士。

,理应最慈悲、最慈善、最宽厚、最和蔼、最普爱众生、最和平和气、最悲天悯人者也!,还应最具民主意识、民本意识、民众意识、公民意识者也!且应不乏一腔热血、嫉恶如仇之本能本性。这之前,还应该有个前提,就是作家之所以作家,应该是智慧、聪颖度以及学识眼界,都非常之高于普通民众。否则,就是滥竽充数、鱼目混珠。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互联网之前,中国文化、或曰作家文化为一小部分人垄断、霸持、翻云覆雨、信口雌黄。这一小部分人蛮横惯了,专断特供、娇生惯养惯了,以为自己天生、永远就是文化、文明、作家的化身,他们喷云吐雾、上窜下泄,制造了无数“”、讴歌、颂扬的垃圾产品,恰如地沟油、石灰添加剂面粉,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地强迫民众购买、食用。长此以往,专制独裁体制、封建落后体制,与其体制中的维护者之一——作家们互为表里、相互帮衬,寄生共存。作家们与专制、独裁者稍有不同的是,前者没有后者日复一日的恐惧、惊骇且前者永远都是自我感觉良好、非常、分外之良好。

当下,尤其是最近几年,中国的互联网势如破竹,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虚拟中的真实的世界、真话的世界、良知的世界、人的世界。就是这么一个存在,惹来中国作家们的不高兴了——喝彩的少了、叫好的少了、掏钱买垃圾的少了、众星捧月的少了,总之自己是不风光了,不光彩了,不大把的银子了,故极端地、咬牙切齿地迁怒于互联网,也就不难理解了。你说话而不让别人说话,你写作而不让别人写作,你生存而不让别人生存,且必欲“消灭”之,这叫愚昧愚蠢落伍退化综合症,这叫拉不出屎砸茅坑、手艺不溜扯断破袄袖!

单就指内容而论,自我感觉分外良好的中国作家们,也不睁开眼看看,随便拈来一个互联网上的微博、段子,其智慧、知识、文化、信息含量,不知道要比你们这些需要专供、、专门渠道发表的作家们强上不知几多倍!这样的一个顺口诌出的段子,恐怕是你们这些中国作家们挖空心思、搜肠刮肚一辈子都难写得出来的!

按理说,互联网的存在,应该加剧中国作家们的生存压力,迫其更好地努力、更好地证明自己,拿出更加过硬的作品来表明自己的价值。不然,自然淘汰、自然更新既是自然的法则,也是社会的法则。但是遗憾的是,中国作家们少有反思,少有理性,少有承认公众智慧、公民智慧、互联网智慧的谦逊,少有直面一个丑陋、寒碜、闭目塞听、井底之蛙之自我的勇气,他们把落伍于社会、时代、背离民众、背离民心的怒火,一股脑地发泄到了互联网、网民及民众的身上!前面是拍胸脯子自打保票,言作家协会有一万个存在的理由;后面的这个,放言互联网上的文字99%是垃圾——剩下的这1%,怕也是在暗示作家们自己臊眉耷眼爬到网络角落的自淫文字。就是说,互联网上,100%都是垃圾,都是对立面,都是敌人。

试问,如此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之言行,本身不是就很能说明问题吗?

这种越来越向暴利、恐怖发展的倾向,若演变成为超越口舌之快的些许行动,则中国作家们的自我毁灭、自我爆炸,真的就不太远了!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 迟迟不公布名单是否也算一项“奇迹”? / 2010-04-07 22:35 / 评论数(6)
  • 矿难救援且慢演变成一部大片的直播秀 / 2010-04-05 20:44 / 评论数(8)
  • 武汉对地沟油何以要打掉牙咽肚里? / 2010-04-05 11:49 / 评论数(1)
  • 铁凝主席何必到国外去找“震动”? / 2010-04-01 23:04 / 评论数(17)
  • 处理矿难官员何以没有悲戚和急切 / 2010-03-30 00:01 / 评论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