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老虎庙 | 评论(4) | 标签:学者, 傅国涌, 处境, 强拆

在早人是在纸上被我知道的,名姓如雷灌耳。后来看了许多他的字(博客),猜度就多,但又人变了字,许多的思想,许多的观点,密密匝匝,后来人就愈发模糊起来。因为他在南方生活,城市很小,却被世人叫人人间天堂,我呢,生活在北京,名如天大,却并不适人居……

后来他来北京讲学,给我打电话,我允诺与他一会。再后来就懵懵懂懂地去看那个在先只在纸上的人——

前些日子,有人在推特上发短消息:把知识分子也逼上梁山了!看傅国涌也为强拆冲锋陷阵……

这是最新近对傅国涌的印象。因此我带上了摄像设备。想到就他的被拆迁谈谈。

和傅国涌照面,是在他拉开门子的一瞬。在照例一番寒暄过后,我立刻发现了他架设在客房客厅里的一台摄像设备。

“你也做这个?”我当然惊讶。但凡中国的传统知识分子难有情趣,看似文字里天宽,却全是平面。这大概是老天于我的暗示:怎么样,此人不会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纸上人儿吧。我暗自佩服,意外!意外!随后极其自然低也架起了我的摄像。

就此两个男人各守一台机器,而那机器的特征又是都长着眼睛,镜头对着对方,你说是监视呢、窥视呢,还是各自心怀鬼胎。

国涌不禁开怀:“不计较吧,我做录像?”

……

我也对傅国涌做了录像,是向做一段反映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生活状况的内容。在早那位于纸上横刀立马之士如今为我印象的却是保卫自己家园时的一场遭遇。印象最深的,是傅国涌对我说起他如何是与司徒雷登毗邻,又如何院子里有桃红柳绿,甚至夏天里还有葡萄可以自摘于墙下“我知道我今天所能做的,是为我房子,为我家园的失去喊几声。难道我连喊痛的权利都没有吗?至于最后的结果是如何,我们的前景是不是不乐观?这还不是到我考虑的时候……”

我接触过被警察殴打致死而走上权利争取道路的人;我接触过因看管嫌犯致嫌犯莫名死亡,警察成嫌犯而最终走上访民道路的警属;如今我又接触到了像傅国涌这样一生治学,以至于像似纸上之人,而现实里在被逼要走到街头,走进市府,为自我权利的无端被夺而悲号、而愤怒、而论争的知识分子……那么,如此类人,老天还要安排我去见识多少个呢?一个无了规章,或说有章不循的国度里,你敢说这样的事情而又这样的人不会再层出不穷吗?

这真乃神奇的国度,我看不懂你了,祖国!

附:傅国涌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fuguoyong

傅国涌访谈视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684be60100hl8a.html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 夏俊峰案件引发的思考 / 2010-04-22 18:05 / 评论数(2)
  • 刚刚开始的民意调查…… / 2010-04-19 21:55 / 评论数(4)
  • 民意调查:您认为对福建三网民的判决…… / 2010-04-19 06:40 / 评论数(17)
  • 福州网友“因言获罪案”关注团4.17日名单 / 2010-04-18 05:38 / 评论数(7)
  • 韩寒:而你们在怕什么? / 2010-04-17 10:44 / 评论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