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重新发现社会”?_冀鹏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日前,学者熊培云在新出版的书中提出了“中国,重新发现社会”的概念,他认为,在完成对改革前“革命第一”的政治主导型全能政府以及随后“效率优先”的经济主导型政府的超越后,中国将从此进入“共建共享”公民社会的宽阔之境。 …. 换句话说,通过建立工业社会的各 种网络,使社会脱胎换骨,平稳转型。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取得成绩,也正是因为不断建立起了这种横向的社会网络。我把这个过程称为中国的“新革命”,只有通过这场“新革命”,才能告别过去的“不断革命论”,催生一个满眼生机的“新新中国”。 …

2010年4月22日, 5: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