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科技《数字与人》专栏的文章。 这个专栏是我向网易的独家供稿,故而这个专栏下的文字版权不再遵循本blog的cc协议,而是由我和网易共同享有。我对文章的版权没有100%的处置权,故而请各路飘过的网站编辑,不可用cc协议的方式来转载此文。谢谢! 此处为部分摘要,需阅读全文者可点击文后链接。 —————— 小摘要的分割线 —————— 一位名校的副校长,在一次内部讲演中提到他当年高考的志愿。他填报的第一个志愿乃是法律,因为恢复高考后,他认为,过去那个不堪回首的岁月乃是法制缺失造成的,故而需要努力进行法制以及法治建设。随着年齿渐长,他逐步意识到,法制缺失只是表面的原因,最关键的原因在于:人们的思想被控制了。 美国人麦克姆斯和肖已经证明,大众媒介对于人们的思想是有作用的:人们对社会事件的重要度排序以及重要度认识(也就是大众在想什么),大众媒介是重要成因之一。这就是很经典的“议程设置”理论。某种程度上讲,谁控制了媒介,谁就能左右(谈控制有点夸张了)人们的思想。故而,在批判学派的视角里,媒介被谁控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议题。 极权社会的独裁者是不会对媒介掉以轻心的,一旦TA认识到媒介的重要性的话。“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乃是一个证明。话语被视为一种权力:。当有影响力的媒介必须通过组织生产来打造的时候,以法律的名义,控制媒介从而控制话语权是有操作性的。 我前面写到,媒介可以左右人们的思想,但谈到控制还没到那个份上。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独立思考者群体,只是当媒介不能为他们所利用时,这些独立思考在社会生活中便无法得到传播,在社会意识中几乎等同于不存在。不过,文明的发展,终于迎来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时代。 全文阅读 Copyleft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follow我的twitter 分享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权威消解的时代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