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温柔的暴力,就像温水煮青蛙,神不知鬼不觉得让境遇转变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峨眉山事件参与者“姜建民在被刑拘后也交代,他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他就是想让政府害怕,现在他也非常后悔。”你看,他就是想让政府害怕,结果呢,政府让他害怕了。而且呢还怕得要死,因为他连政府的一根阴毛都没伤着,可是他却面临着极坏的处境——“暴力袭警”外加“要挟政府”,两项罪名够他喝几壶的。或许他现在羡慕起已经阵亡的兄弟们了,不过在未来不久的日子里,他就不用再羡慕了。因为看守所有“”“醉生梦死”“开心死”等各种套餐,任君被挑选。总有一款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