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不是为了挑战谁的权威,而是为了法治正义,我们的目的是成长为公民社会的力量,成长为社会的希望。比如,通过很多维护正义的事件,一个城市里逐渐出现那么几个或者几十个具有道德威望的正直,而这些公民又保持很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