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无知的Searcher,比如深陷“上国”迷蒙的Gmail User。他们不知道谷歌为何忽然无法访问,或者有可能听CCAV说说。所以,当事情发生后,明显感觉到利益受损的便不再局限于站长,而是比例更大的,广义上的“”们。之后发生的事情我认为和情境1中假设应该 … 对,这次已经不是中国站长了,而是所有网民。 草民会所; 三月28th, 2010. 回复; 引用. @痕迹 我的理解,即使动乱也是ZF自己造成的。而谷歌的退出也是ZF对谷歌业务干预的结果。GFW这一伟大发明,它并限制不了公民的言论,即使翻墙去Twitter也有好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