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中追求的实体正义是相对的,所得到的也是一种相对的公正。因为根据司法的认知,不可能得到百分之百正确的、惟一的实体上的公正判决。因此,一个案件如果没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定性错误或者张冠李戴,只是认识上或者量刑幅度上的差异,都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