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博安保升级 个人买鼠药须实名登记。http://news.qq.com/a/20100404/000288.htm。中国各级政府把任何一件好事情搞砸搞坏的能力,绝对世界一流。更牛的是,他们可以将只有小说中才能出现的情节,完全打造成新闻。开一个会和买老鼠药联系在一起,无论你怎么有想像力,恐怕都想不出这样的馊主意,可是政府很能干。把奥运会侵犯人权、不便民众的举措移植到世博会、即将到来的广州亚运会,还以此自豪,只有那种完全不把纳税人放在眼里的政府才做得到。买菜刀、老鼠药实名制,限制一些人到上海或者不准住酒店,签安保协议,甚至连寄封信都要特殊处理,上海现在真是处于“战争”边缘啊。

二:西南大旱,请作协官员走出灾区的“总统套房”。 http://gcontent.nddaily.com/f/01/f016f25df05b5b1b/Blog/a3d/8eb8c5.html。前苏联体制在中国生根豢养下的作协,使得许多生产垃圾的废物作家,成为官方的吹鼓手是必然的。官方知道他所豢养的不少所谓的作家或者刊物,都是废物,但它依然要养,是因为他们听话,是因为这些掌握一定的话语权,不送一杯羹给他们吃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如此遮盖真相。配得上的时代的大话,首先你配不配得上你经历的许多荒唐生活,你邻居成为拆迁户而自焚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敢写出真实的文字才面对自己所遇到的灾难?至于说重庆方面替中央财政买单,从投入与产出来看,那当然是重庆方面想要其相应的收益。但到头来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倒霉的当然只有重庆纳税人。

三:广西局长私密日记中所涉80余名官员集体噤声。http://gb.cri.cn/27824/2010/04/04/3245s2805662.htm。由雷锋到韩峰的日记,是由极权时代到后极权时代的一个标志,从完全的造假,到现在的搞笑,总算脱掉了政府官员及其机构那层高尚的皮。虽然脱掉了他们的皮,但还是无法制约官员,但先把他们“”似的自封解构了,那么将来把政府关进笼子里来驯养也是迟早的事,当然这个驯养过程一定很艰辛甚至很漫长。《韩峰日记》有相当强的现实意义,其打破官员只做不说的潜规则,从而让民众更加看清官员们的荒谬丑陋,无疑为增加民众对官员们的不满和反抗打下基础。至于说80官员噤声,只会让人更进一步看清官场丑陋而不准揭露的蛮横,无助于政府机构公信力的确立。

四:中国网店实名制倒计时 小型购物网站或出局。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0/04/04/4287786.html。网店实名制也好,要缴税也好,其实并不可怕,但为什么网民们心里不踏实,甚至对这样的规章反抗抵触呢?那是因为纳了税,不能享受相应的权利,没有相应的权利却不断增加税赋,这是民众怨声载道和抵触反抗的因由。无权利不纳税,无代表不纳税逐渐在成为公民的常识,但官方却没有丝毫的进步,这不能不使民众反弹。更可恶的是,网店实名制其背后的管制思路是限制网络的发展,限制民众进一步的网上自由,如你卖了港台书——这些不违背言论自由不违背宪法,但因其揭露真相使官方痛恨入骨——官方就会制裁你,关店大吉,甚至有可能因此裁定你犯罪,这样的荒谬想法才是官方要限制网店的深层因由。

五:殡葬价格上涨过快调查:由行业垄断属性决定。http://news.sina.com.cn/c/2010-04-04/164720006868.shtml。在这个国家,你活着艰难,没有尊严,你连死都死不起。因为所有关乎人之生死和尊严之事,都被官方垄断,并成为其变态维稳的一个步骤。殡葬养了多少公务冗员和多少官商勾结。从民政部门到火葬场再到墓地,都是清一色的垄断和官商勾结的温床,你就会知道你连死也是死不起的。其实中国许多事情,其坏菜的根源,无不缘于垄断,无论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都是如此。

六:山西一村支书被曝曾说“我不贪污,当官干啥”。 http://v.news.163.com/video/2010/4/D/O/V62GG1EDO.html。现在很多官员雷人语录,竟相攀比,不把人雷死绝不收场。这些“诚实”的官员们一次次频繁地展览他们的蛮横丑态,其实他们才真正是颠覆政府政权的“斗士”。没有他们这样的雷人话语,深受愚民教育的民众怎能真正认清政府官员的嘴脸及其机构的为恶?“我不贪污,当官干啥”,和前两年一位小学立志当贪官,都表明中国社会中的官与贪已经划了等号。对于雷人语录的教育功能,我们可以模仿一下“长征语录”:雷人语录是播种机,是宣传队。

七:专家称出台社保税不会增加民众负担。http://news.sina.com.cn/c/2010-04-04/200720007120.shtml。社保基金中的贪腐,使得民众对保其命的社保也有深刻的担忧,事实上政府的公信力的下降,已经使得民众对任何一个领域的安全感都在逐渐丧失。这种安全感的普遍丧失,正在民众心里蔓延,你说你费改税就不增加民众的负担,增加民众负担的费改税还少吗?改成税收后,你怎么限制税务部门的贪腐,只不过是把社保部门的权力部分让渡给税务部门而已,民众的不安全感并没有在这种让渡中消失。至于说“专家称”之类的话,现在的“专家”还有公信力吗?用老百姓的话就是,专家信得,耗子药都吃得。

2010年4月5日6:51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欢迎访问我的独立微博客http://ranyunfei.shoutem.com和推特:http://twitter.com/ranyunf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