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底我搬进现在所住的北京东五环附近某小区时,再大胆地设想,我也不敢预测这个地区的房价在两年多后,会涨到2万元左右一平米。在2007年此地的平均房价在8000元一平米左右,而在我购房的2004年底,大约是5000元左右。现在这样的涨幅,用疯狂来形容毫不为过。

近日报上一则新闻让我对失控的房价有了

更深刻的认识。我家向东往通州方向约3公里的五里桥地区
(也就是说更为偏僻),中弘北京像素小区日前开盘时比当初向购房者所承诺的价格每平米高出4000元左右,原先承诺的20000元一平米一夜之间变成24000一平米,买一套小户型就有20多万元被“蒸发”,从而引起购房者和销售人员的肢体冲突。(4月12日《京华时报》)

开发商如此放肆地坐地涨钱,议者可以说他贪得无厌。然而对一种经济行为进行简单的道德指责意义不大,做生意的追求利益最大化,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关键是开发商为什么有坐地涨钱的底气?今年全国“两会”上,高房价成为最热门的话题,中央政府也表示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遏止住房价涨幅过快的势头。而“两会”刚一结束,全国各地的房价,特别是首都北京的房价,似乎故意要和政府的调控开玩笑,就像坐火箭一样往上蹿。而众多消费者出现了近似恐慌的购房行为,这种失去理性的行为又为高房价推波助澜。

房价飞涨的原因很复杂,不仅仅是个经济学问题,各种分析已经很多,笔者在此只是想谈一点个人的担忧:这样下去,飞涨的房价很可能将一个民族的未来给透支了,它损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即使那些因此得到巨大财富的人也会在多数人利益受损的情况下,无法保有其财富。

此话决不是危言耸听。高房价绑架了
”的未来,而“”是城市中最具有创造力、本应对未来最有信心的一群人,他们的生活质量下降所导致的“蝴蝶效应”将是巨大的。一次,我和小区里一家饭馆的伙计谈起房价,他说,无所谓,北京房价不涨我也买不起,反正我得挣钱回家去盖房子。我对他说,这事其实和你关系很大。假如这个小区一家人平均每月2000元供房,全家每月收入10000元时,他家除了必要的开销外,可能还有2000元钱用来旅游、买衣服,包括来这个馆子吃饭;如果他家每月要用4000元供房,全家收入不变时,他家去外面餐馆吃饭,去商场买衣服的次数将会尽可能降低,那么餐馆、商场和制衣厂的生意就会很差,就会影响你和你在广东制衣厂打工的妹妹的饭碗。你们在城里挣钱回乡下盖房子的难度就更大了。而且,还会影响你和妹妹各自老板的投资取向。如果三、四年前在北京和深圳买一套房,现在出手,利润几乎翻番,而这世上哪一行业有这样的利润?即使生意能做下去,他们也可能将饭店和工厂转手出去换成现金来炒房。如果多数人都这样想,谁来做其他的实业?

这个道理很浅显,连进城的农民工都一听就懂。而一些因高房价而得利者却装着不懂,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房价透支了年轻白领的生活质量和对未来的信心,透支了进城民工的工作机会,透支了其他行业的发展空间,甚至透支民族的未来,不遏止房价怎么行?http://www.kdnet.net/Infolook.asp?bclass=1&id=99996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