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二十三日,福建南平医生郑民生血洗校园,造成9死4伤的悲惨泪景。如果不是几个市民阻挡,他计划杀掉30名学生有扩大的可能。如此惊天惨案,郑民生报复社会确认无疑。

    杀人恶魔罪不可恕,而促使他手提屠刀的社会大气候不能不引起人们深思。

    惨案发生后,南平警方正在对郑民生进行司法鉴定,无论司法鉴定的结果是有病还是无病,我们都要窥视一下为什么一个喜欢小孩的叔叔,突然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

    据新闻讲,郑民生下手的地方是南平实验小学,里面就读的大都是公务员和富裕人家的小孩,郑民生选择这里下手,蓄意非常明显,有仇官仇富的阴暗心理,选择这样的作案目标,有报复社会某个阶层的嫌疑。

    任何犯罪都有它的成因。郑民生从一个医者到杀手的转身必定有“内因”和“外因”,任何人都想过体面的生活,任何人都想拥用活着的基本构件,可叹的是,在郑民生的阅历中,我们读出一些异味来。

    郑民生杀人泄愤的报复明晰无疑。他心中纠结的怨气,都能梳理出各自的源头,归结起来不外乎:家境贫寒,感情受挫、工作纠纷等等。这些积累起来的怨气得不到纾解,沉淀发酵后就可能变成戾气。

    当代中国处在一个复杂的动荡时代。市场经济时代,已经深刻地影响了社会上的每一个人,在转型的路上,社会剧变改变着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颠覆了许多价值体系。

    当衡量地位的标杆建立在金钱基础上时,底层民众承受着种种痛苦。现时的痛境瓦解了人们原有的各种价值观、伦理观与社会观,社会已经撕裂,共识难于达成。于是人们看到生活水平的提高,也看到几近常态的道德沦丧,公权力的泛滥,沉沦之路越走越远。

    据报道,郑民生性格内向,恋爱多次失败,低收入、无房、失业……等等几乎所有当今社会“失败者”的特征都被他一网打尽,尤其是失业之后,他没法像那些社会保障完备的国家中的失业者那样,可以依靠救济金过上一个有基本尊严的生活。再加上感情失败的打击、家人的不满以及势利的社会观念都给他的心灵以重压。

    久而久之,反社会心理在他心里积聚。终于导致他拿起屠刀滥杀毫无防卫能力、比他更弱的小学生。这一恶行是不可饶恕的,给这个他憎恨的社会雪上加霜,其结果使它更加暴戾,更加血腥,更加丑恶。弱者对更弱者间的杀戮,让人悲愤。

   南平血案,虽是个案,催生出的社会问题一时挥发不去,一些民生欠帐正在考量着执政者,假设郑民生能吃上救济金、假设郑民生能有套经济房或者是公租房、假设郑民生单位的领导唯才是论、假设郑民生有稳定的工作、假设郑民生认识的女友能患难…

    一切皆是假设,一个底层人物干出惊天大案,选择“非富即贵”的学校开刀本身就值得很多人思考。断裂的社会,需要有勇气的人来修复,社会病变,需要一把好的手术刀也!